青年弟子:幸遇大法得救度

更新: 2019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想人为什么要活着,难道是为了吃?为了穿?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直接变到我奶奶那样的年纪,因为我既不喜欢美食,也不爱好穿衣打扮,中间这长长的几十年也太难熬了吧。上学之后,我酷爱读书,可能是潜意识中想要找寻答案吧。念小学的时候,我觉得如果能象爱因斯坦那样为人类做出巨大的贡献,不管多少年之后也都会有人记得我来过这世上;再大一些,我又感叹生不逢时,不然我也象文天祥那样“留取丹心照汗青”。

后来受无神论邪说的影响,我觉得人死如灯灭,还能留下些什么痕迹呢?随着课业日益繁重,每日紧张忙碌的学习,渐渐的不再思考这些问题,只是麻木的按部就班的升学工作。值得庆幸的是,我一直保存着一份善念,也没有在物欲中迷失自己,为日后得法留下了机缘。

师尊为我净化身体

二零一零年,我正值适婚年龄,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二零一一年第一次见婆婆时,她跟我讲她是修“真、善、忍”的,我听了以后,认真想了想,觉得“真、善、忍”这三个字很好,真诚善良还不好吗?但就是觉得忍很难做到。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修“真、善、忍”的就是修法轮大法的,后来丈夫问我:“我妈是学法轮功的,她都告诉你了吧?”我吃惊的回道:“她说她是修真善忍的呀,没说法轮功啊,我觉得真善忍倒是挺好的。”他一番解释,我才知道他和婆婆都是修法轮大法的。

抱着好奇心,我拿起了大法书《转法轮》,我想看看这个功到底讲了些什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用了挺长时间才看完,最初的感受就是这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不是邪党宣传的那样啊。但是对修炼的事,还半信半疑,但是出于好奇和好玩,我也开始学着炼功,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师尊在我得法之前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大约在我来丈夫所在地的半个月前,我开始拉肚子,拉到怕会脱水,只好每天去挂盐水打点滴,也不敢吃油腻的东西。当时正值过年,家人大鱼大肉,美味佳肴,我却只能吃一点面条稀饭,吃点青菜也只能用水煮煮。别人过年胖三斤,我瘦了不止三斤。

到了丈夫所在的城市,我开始看大法书之后,发现由于一直拉肚子,我竟生出了痔疮。虽然学法不深,也不太懂得修炼的事,出于害羞,也不愿意去求医问药,当时就想着只当是消业了吧。每次要去洗手间,都觉得非常害怕,因为实在太疼了。一段日子之后,我又发现自己便血了,马桶里经常是通红一片,很是骇人。可又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消业呢,每天咬牙坚持。大约一个月之后,所有症状突然一扫而光。别人吃药手术都不能彻底解决的病症,我学大法竟然不药而愈了,而且那时的我只不过是偶尔炼炼功,看看书,并不精進。生孩子时顺产,产后发现又鼓出了痔疮,我没动心,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我相信师尊,相信大法,只三、五天就消失了。到现在好几年了,从不象别人那样需要忌口,麻的辣的,饭点赶上什么吃什么,痔疮却从没有复发过。大法真是太超常了,太神奇了!

二零一二年春天,我开始背《洪吟三》,每天五首,所有背过的诗词都从头准确无误的背出之后再休息。一天午休之前,我照常的背过之后才躺下,随后梦中见到两条蛇一前一后从一个下水道井盖孔中钻过去,一只狗张开嘴对着井盖的孔,不一会儿狗嘴剧烈的晃动起来,蛇弹射到了半空中。正在睡觉的我,猛地坐了起来,直觉得那蛇是从我的肚脐眼里出来的,四下看了看,我才放心的又躺下了。梦竟然又接上了,我看到一个浅红色转动的东西打中了那蛇,突然我余光看到半空中立着一个人,我转头去看,原来是师尊。师尊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袈裟,垂目向下看着。我记起师尊曾讲过会有魔来骗大法弟子,就想到底是不是师尊呢,正这么想着,一阵风吹过,只微微吹动了师尊的头发,师尊的脸一点没变,我这才确认真的是师尊!那个浅红色转动的东西就是法轮啊!可惜的是那时我只顾着惊讶,竟然忘了叩拜师尊,谢谢师尊。

师尊帮我清理了我体内的邪灵异类,不然以后不知会给我带来怎样的麻烦与魔难。弟子在此再次叩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修大法,我走出抑郁

结婚后,和丈夫因为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导致各种矛盾不断,争吵不断。怀孕后,我出现了严重的妊娠反应,每天一睁开眼就要赶紧戴上口罩,平时习以为常的味道根本就闻不得,油烟味不能闻,饭菜味不能闻,连香皂都不能闻,一连多少天什么也不能吃,真是苦不堪言。每天吐得一塌糊涂,直到没啥可吐了,就吐苦胆汁,日复一日的苦撑着。

丈夫因为忙于公司的事务,醉心事业成就,加之他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对孕期的我非常冷漠,这使我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我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可我想着就算要我死,我也绝不能做堕胎这种事,修炼人不能杀生,哪怕每天只能喝点水维持生命,我也不能不要这个孩子。

慈悲的师尊再一次救了我,怀孕四个月左右的时候,我不再吐了,什么都能吃了,一身轻松,象从新活过来了一样。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外出采购,挺着大肚子,一手拎着满满一大袋的食品、日用品,一手提十斤重的食用油,独自一人回家也没啥事。心情也好了,一点也不觉得委屈难过,每天都觉得象是新生。

产前一个月,我随婆婆回老家待产,每天三点四十分起床炼功,动功一套不落,因为肚子太大不能双盘,炼静功我就单盘或者散盘。白天我就学法,那时我第一次知道有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可惜当时家里,师父的讲法经文不全,我没能在产前完整学完师父的各地讲法。那段时间,晚上睡觉时常常觉得自己的手在胀,变得很大很大,可是抬起手来看看,什么变化也没有;站在屋内,总感觉自己一伸手就可以碰到房梁。我知道是我另外空间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

随着孩子的出生,一切都变了。我没有时间学法炼功,没有个人的时间和空间,心情烦躁,出现严重的产后抑郁症状,我怨恨丈夫不关心孩子,也不关心我,每天深夜我都以泪洗面,白天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操持家务、带孩子。

本来想着苦熬到孩子上幼儿园就好了,谁知原本乖巧可爱的孩子,变得不与人对视,对任何人的呼唤都不作回应。我内心备受煎熬,却又无处发泄,处在崩溃的边缘。孩子被诊断为孤独症谱系障碍,语言发育严重迟缓,日夜为他操劳的我从未听到他叫一声“妈妈”。后来孩子又受邪灵干扰,常常闹到半夜也不睡觉,我的精神和身体都达到了承受的极限。一天,孩子又闹到天蒙蒙亮才睡去,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走到阳台给师尊法像敬香,哭着跪下求师尊:弟子真是到了承受的极限了,求师尊点化。然后我拿起师尊的一本各地讲法,刚看了没几分钟,一阵困意袭来,我合上讲法,头往后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我看到了一个装满杂物的大箱子,突然箱子倒扣过来,里面全部清空了,随后我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周身笼罩在柔和的光里,是那么温暖,那么祥和,我一直看着他,他大步的向我走来,在我旁边坐下了。他刚一坐下,我马上醒过来了,往身旁看了又看,却什么也没有。当时我只悟到是师尊点化我放弃各种执著心,却不知那人到底是谁。

直到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不再浪费宝贵的时间,这是师尊用巨大的承受才延续来的时间,我怎么能再继续执迷不悟?如果继续被常人琐事拖累,泥足深陷,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返回我真正的家了。我按照时间顺序学习师尊的各地讲法,随着学法越来越多,我终于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也知道了我为什么要来在这世上,我才悟到当时坐在我身边的人就是师尊啊,是师尊在点悟我:不要忘了,师尊一直就在你身边!

提高的快乐

去年我又开始背《转法轮》,每天一页,如果哪天没背完,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一定会补上。有时背到晚上十一点多,发完十二点正念也一点不困,头脑清醒,那就接着背法,直到困了才去睡觉。

背法越多,法理就越清晰,遇事也知道该怎么对待了。虽然有时会守不住心性,但过后会向内找了,也明白了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来帮我修炼的,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固执己见,也不再用法理去修理别人了,我再也不觉得抑郁痛苦了,也体会到了修炼提高的快乐与充实。随着我的状态好起来,孩子也在向好的方面转变,丈夫也开始能放下事业名利,也想要精進起来了。

弟子愚钝,多谢师尊不嫌弃,弟子才能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叩谢师尊,弟子一定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救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