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度人的大法

更新: 2019年05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我老伴在公安局工作,老伴有两个妹妹,一个妹夫是法官,另一个妹夫是军官。大法遭迫害后,我一直坚定修炼,也一直在给不明的世人讲大法真相,亲友们虽然都知道并了解我在大法中受了益,但是面对中共的打压政策,面对红色恐怖都为我提心吊胆,更唯恐自己受牵连。他们在一起商量好后,特意请我和老伴吃饭。席间亲戚们七嘴八舌威胁我说,你要再继续执迷不悟,面临的是老伴失去工作,子女没有前途,言外之意就是让我放弃大法,放弃修炼。他们讲了几个小时,最后我说:“你们说完没有?”他们说,说完了。

我说:“你们说了半天,当然是为我好,我感谢你们。但是,我也把心里话告诉你们,你们都知道我的一身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可是你们不知道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没炼法轮功的时候,我被风湿病折磨的不想活了,受不起那个罪了,我拿定主意就想跳楼自杀,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有今天,我宁愿舍弃一切,也绝不放弃大法。我知道我每时每刻都有被抓,坐牢的危险,我告诉你们两点:如果我被抓、被关、被判,一、不走后门;二、不花钱疏通。如今我们一双儿女都已成家立业,我也对得起你们的哥哥,我若坐牢,我不连累他,他要求离婚,我给签字,我的事我一人承当,不会影响任何人。我宁可失去生命,也不能失去大法!”

亲戚们听罢,都说咱们说服不了嫂子,让人家炼吧。

我是一名退休工人,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一年多,江泽民犯罪集团就疯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二十年中,我经历了人生最难忘的时光。在师父蒙受不白之冤,法轮功学员被关押、酷刑甚至失去生命之时,由于师父的慈悲保护,我走了过来,从迷茫中走向成熟,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一、法轮大法是度人的法

修炼大法前,我患风湿病、胃病、眩晕症、心脏功能衰竭,尤其风湿病折磨的我苦不堪言,为治这个病,我去省城走了几家大医院,均无效果。最后一个和丈夫熟悉的医生告诉我们说风湿病是“不是癌症的癌症”,在全世界都没有特效药,只能维持,病痛中的我万念俱灰。有一次丈夫患病,去省城医院途中遇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修炼后,我觉的大法太好了,大法不收费义务传功,我不敢相信人世间还有这样好的事,我被师父的大慈大悲感动的热泪盈眶,我决心做个大法修炼人。我拜读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捧起书就爱不释手,我越看越爱看,越读心里越亮堂。

大约一个月,不知不觉中我的几种病全好了。我无病一身轻,走路都要飘起来了。丈夫说:“修炼法轮功把病都炼好了,真神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面对电视媒体的造假宣传,我的心情非常难过,我哭了很长时间。一次打坐时,我看见了师父,很多弟子都向师父围拢过来,我也上前很想拉师父一下,师父连忙把我扶起,我激动的哭了。师父说:“别哭,师父不回来了吗?”师父给了我巨大的鼓舞,以后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世人,我把自己的受益经历讲给亲朋好友,讲给我能接触的所有人,从家里讲到家外,从城里讲到农村。我告诉所有有缘人,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还给有缘人讲预言故事,我一人徒步去农村给农民朋友讲,有的听完后都说我讲的好,有的农民朋友要用车送我回城,我谢绝了这些好心人。

二、小事中修心性

保洁工作分工不同,一位大姐负责扫地,我负责拖地。刮风天气,大厅里被风卷進许多土面,积存了厚厚的一层,大姐扫地经常落下一层土,我拖地时很是吃力。我深知自己是大法修炼人,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无论多么难拖,费多大劲儿,我都把地拖的一干二净。后来卖主们都气不忿儿了,大家全抱怨我傻,我说我是炼功人,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受点累不算啥。大家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都知道我是好人,不但为我抱不平,还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各自打扫自己摊位前的卫生,为我拖地提供一定的方便。

师父鼓励我,一次我看见旋转的彩色法轮,五彩缤纷,非常漂亮。还有一次,我在床上躺着,忽然看见师父来了,师父打着坐,告诉我说:“你别动,我给你净化身体。”师父用“金刚排山”的姿势双手往前一推,我的身体随着师父的手势飘了起来,瞬间一股暖流从脚流向头部,非常舒服。“唰——”的一下我没有了意识,象睡着了一样。从此我身上的所有病全好了,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走路时就象后边有人推着一样。

记得邪恶迫害大法最严重时期,我在菜市场买茄子,称完份量后,卖主说不太够秤,换个大的吧,我说不用了,我又买小菜,一共两把,我拿了其中的一把。这时,来了一个买主,她看剩下的那把小菜不好,就说不买了,我说咱俩换吧,我这把好的给你,她满意的接了过去。这件小小不言的事感动了卖主,他问我是信啥的?是信佛的吧。我回答说:“我是信法轮大法的。”我的声音很大,周围很多人都听见了,纷纷议论法轮功不是电视里演的那样,大家都很惊诧。

一个冬日里我去买菜,路过卖水果的摊床,我顺便问了一下香蕉价格,卖主马上拿出一盘香蕉,我告诉她我回来时买,她很不满意,说我骗她,周边的卖主们都认识我,都说我肯定回来买。我买完菜后,回来买她的香蕉,我说:“小妹儿,你别生气了,我买完了菜这回买你的香蕉。”她很不好意思,赔礼说:“大姐,我错怪你了。”我说:“没关系,我是炼法轮功的。”接下来我给她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三、病魔中找自己

二零一二年,我腰部出现了蛇盘疮,同修们都来帮我,我劝大家不要来了。家人让我去医院,我婉言谢绝,家人不放心,我告诉他谁也动不了我,我坚信师父一定能帮我。家人看我如此坚定,心里也有了底,就不再坚持让我去看病了。

在病痛中,我不断的找自己的不足,找自己的漏洞,每当我找到自己存在的问题时,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唰——”的一下去掉了一层不好的东西,就像揭去了一个铁盖子,浑身轻松的很。我一次次向内找,一层层铁盖子被揭去,同时我修去了自己一颗最不好的心——怨恨心。我从中悟到,人的痛苦就是业力轮报,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自己欠债自己还,其实我们自己仅仅还了一部份,无法估量伟大的师父究竟为我们承担了多少。

人人都知道患蛇盘疮非常疼痛,可无论多疼,我的心情很是平静,我不觉的苦,因为我要把业债还清,不欠债才是好事啊!我每天坚持炼功四小时,有时间就学法,师父一直在帮我,大法的法理也一直启悟着我,最终蛇盘疮不翼而飞,我又投入到了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中。

四、大法福泽我们全家

我修炼前,我们全家人都生活的很苦,老伴、儿媳、孙女、外孙子经常服药打针,打点滴,人人都成了病包子,药篓子,都在病痛中艰难的度日。

我修大法后,我的所有病,特别是癌症般的风湿病都好了,随之全家人的病也都好了,意外的恢复了健康。值得庆幸的是我孙女,从小学直至大学的学业一直都很顺利,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国家级教师。孙女婿一表人才,事业发达,年收入上百万。我觉的自己这个做奶奶的,真的是为孙女感到骄傲和自豪。大法弟子的家人就是有福!

我年过古稀,身体非常硬朗。老伴儿支持我修炼,常年主动承担家务,我与儿媳关系融洽,一家人和和睦睦,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