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真幸福

更新: 2019年05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因为当时年轻,悟性差,不知道精進,只是按修炼时间长的同修说每天都得学法、炼功。所以我就每天早上炼一炼功,然后学一段或两段大法,应付应付就算今天完成任务了,对大法不知道珍惜。后来我参加了学法小组每周一次晚上的集体学法,老同修一字一句认真学法的态度,对法的珍惜影响着我,尤其看到他们生活中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在家庭或工作单位那么尽职尽责、无怨无悔、无私无我,对我触动很大。我决定改变自己,精進实修,珍惜这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

多学法,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结果两个月的时间,我整个人从里到外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严重的膀胱炎、咽炎、妇科病、遗传性的关节炎等疾病全都好了,皮肤变的白皙,人变的很年轻。

尤其我精神上的改变,从没有过的轻松。因为我修炼前是一个心眼儿小、妒嫉心很强、自尊心很强、自私自利、好焦虑、对生活恐惧的人。我都不敢想象,如果我要不修炼法轮大法,我这二十年除身体上的折磨之外,是在怎样的恐惧、焦虑、不安中度过。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全新的一切。我变的一身轻,身体健康,心态平稳、平和、宁静,家庭幸福,成了人人羡慕的人。

我当初修炼大法不久,有一天,我的一个同学在街上遇到我。她就一直在看我,问我怎么了:“咱们俩个才两个月没见面,你怎么变化这么大,皮肤变的白皙、精神很好。你干了什么了?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连问我几遍,我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她感到太不可思议了。因我修炼大法之前,身体消瘦,脸上有黑斑。所以这件事情对她的触动很大。所以后来邪党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之后,给她讲真相她很认同,很爽快的退出了团队邪恶组织。

在修炼之前,孩子上学是我非常焦虑、恐惧的事,因为我怕孩子在学校吃亏、老师对孩子不好、分数没别的孩子考的好 、受别人欺负等等等等都揪着我的心。可修炼大法以后,我变的很轻松。有一次,孩子放学回家很不高兴,给我说:“妈妈,今天发生了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学校发了这学期的美术用品,给我的是去年的、旧的、破碎了好多,还不够数。老师说新的没有了。”之后哇哇大哭。我当时很平静,没有生气,想起师父讲的:“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就给孩子讲这个道理。因为孩子有时候也跟着我学法,悟性很好,当时就不哭了,还说:“好的给别人吧,要不别人也难受。”这场风波就过去了。这件事情在别人看来可能是个很小的事情,可是在我修炼之前,我可不这样认为,我觉的孩子吃亏了,老师瞧不起我孩子,我会焦虑、很难受的,还会记恨老师。可现在这些事情再也困扰不了我了。我的心装的是真、善、忍大法,轻松、美好。

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孩子小时候有时也跟着学法,师父给孩子开智开慧了,个人能力很强,而且很聪明,孩子的整个学习过程从小学、中学、到名牌大学直到出国,在师父的保护下非常顺利。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孩子在办出国手续过程中,由于担保资金出了问题,签证没有按时发下来,可是机票已按预期定好,开学日期已近,课已选好。如果签证没有拿到,至少还得等一年,下一年还不定什么样哪?我丈夫非常痛苦,非常内疚。他感到是自己没有本事挣到足够的钱,耽误了孩子的前途。他跟我说:“我已痛苦到了极限,不能原谅自己。”我说:“我觉的没有那么糟糕,有希望。”安慰他别太痛苦。我们积极准备证件,星期一我们到北京把证件再次交到大使馆,官员说:最快也要两个星期或三个星期。如果这样,机票还要再买,学校也开学了。我们三人从使馆出来,他们两个都闷闷不乐。

我当时心里就想我是修法轮大法的,随其自然吧,去和不去都是有原因的,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师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所以心里还比较平静。但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应该能按时上学,我就给孩子说:“你好好准备吧,能按时去的。证件今天给他们了,明天他们发送到他们国家,后天审核签发,大后天就行了,不耽误事的。”我孩子说:“妈妈,你想的太简单了,他们是一个星期的证件寄送一次,到了他们国家还要审核,还需要时间呢。大使馆不是给咱家开的。”我想师父说了弟子都是有功能,那我就用功能让他们邮件快点审核、签发。同时我和孩子又求师父。结果,大使馆星期四通知,签证已发。我孩子看到邮件后简直不敢相信,太神奇了。通过这件事情,丈夫对大法也有了正面的认识。

修炼这二十年,沐浴在大法中,在师父保护下,我这个满身业力又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健康、平和、快乐、能够为他人着想的修炼者,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