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做真修弟子

更新: 2021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今年实际年龄七十九岁。

我自从得法后,戒掉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脑血栓、牛皮癣、灰指甲、胃病等多年顽疾不药而愈,很快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七十岁那年我扛一百斤大米上六楼不喘也不咳嗽。

如今,我年届八十,面色红润,走路生风。我深知我的生命是大法开创的、是师尊再造的。我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在大法中受益良多。

眼前出现“真善忍”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去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从此得法。那时早晨参加集体炼功,白天学法,感觉大脑每天都有变化,记忆力增强了,身上也有能量了。

有一天我骑车办事,感觉有一股风吹到脸上,好象灰尘把眼睛迷了一下,回家找女儿看看眼睛里有啥,也没看到有什么东西。然后我拿一个饭碗喝水,看到碗里有黑影,抬头往前看时眼前出现三个字“真善忍”,我悟到是师父让我以“真、善、忍”作为修炼的导航,做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

坚定正信 信师信法

一九九九年邪党发动迫害后,大法弟子纷纷去北京护法,由于乘坐火车查得太严,我和老伴带领五个儿女及两个亲戚共九人一路打车,顺利到了北京天安门,打出了真相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

第二次上北京,我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我趁警察打瞌睡,跑了出来,被看大门的警察拽住衣服,当时衣服没系扣,我顺势把衣服一脱,只穿一个背心就跑出来了。当时天气已经冷了,我用藏在袜子里的钱买了一件外衣,顺利回家。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中共迫害大法后,我曾八次被绑架、关押,其中最严重的是一年劳教和三年冤刑。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了过来。

弟子有心 师父在做

我做了一条五米长一米宽的大条幅,准备挂到市里一座五楼上面的二十多米高的大铁架子上。夜间去了两次,因为有怕心没挂上。第三天的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梦中有人叫我起床,醒后想这不是师父叫我去挂条幅吗?

我背着条幅就去了。三层楼外面有楼梯,到上面还有二层半截楼外面有小防火梯,我顺着小防火梯子一磴一磴的往上爬,脑海里想起了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楼上面还有二十多米的铁架子,我坚定的爬上去了,挂好条幅,顺利的回家。

到家后老伴说她发正念看到楼下很多乱鬼,大的领着小的都跑了。她说:你得出一身汗吧?我脱掉衣服,发现真的出了一身汗,但心里感到非常舒服。那年我已六十多岁了,我知道是弟子有心、师父在做。

有师父 不孤独

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当地公安局警察强行撬开我家外层防盗门和里层木门,绑架了我和老伴。绑架我俩的拘捕令的时间是两个月前的,六十三岁的老伴被关押不到两个月就被迫害致死。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判了三年刑,关押在当地监狱,遭受三年酷刑折磨。经历了野蛮灌食、上绳、夏天棉被闷、寒冬腊月开门窗被浇冷水昏死过去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老伴被迫害致死后,我一个人生活。我每次吃饭时都给师父盛一碗饭,摆上筷子放在我对面。如果只有一碗饭时,我就说:“师父,您先吃。”

有一年大年期间,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想着子孙十多口人哪,怎么就我一个人了,都哪儿去了?这个念头刚一出来,我马上想到:我是个修炼人,想这些干啥?有师父呢!我说:“师父,咱们吃饭。”立刻孤独感消失,心里充满了感恩。

求师父 向内找 见奇效

一次我去医院看望已经跟儿子离婚的儿媳妇,给她讲大法真相,最后说了一句:“你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身体的病就会象鸡蛋壳一样脱掉了。”结果我回来第二天早晨发正念时,就从小腹往上冒泡似的,当时就虚脱了,全身冒汗,正念也没发好,刚要躺下休息一下,耳边有人说话:“你死、你死,那谁谁不也死了吗?”我立刻说:“我怎么能死呢?师父不让我死我就不死,我还得救度众生呢!”这时我大喊:“师父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连喊四句,那个声音就没了。

但我还是有气无力的,从这屋走到那屋这么短的距离都冒汗,好象师父给我身体下的东西全都没了。我就想自己在哪方面违背大法、不符合大法的标准了呢?师父讲过向内找是法宝的法理,我就向内找。第三天我悟到:我对儿媳说错话了,那不是给人治病去了吗?

师父说:“这个大法既然能传出来,就有办法去保护他。你要是给人看病,你身体里所下的一切修炼的东西,我的法身就全部收回来。不能叫你为了名利随便毁坏了这么珍贵的东西。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2]

我求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想当常人,谢谢师父。”自那以后我也有力气了,也不冒汗了。

一次,我梦里走進了一个黑屋子,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坐在炕上指着我说:你到寿了。我回答说:我师父给延长了。醒后我想到这又是考验。

我认识到关键时刻一定要正念,信师信法才能闯过生死关,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时刻在提醒着我。

二零零七年,一次去看守所发正念,我穿了一条白裤子、天蓝色上衣,同修说太显眼了,穿素一点的好,我不但没向内找,还顶撞同修说:我就这样穿。作为大法弟子,因为自己太执著,同修善意提醒不悟,还顶撞同修,这可能也顶撞了师父,因为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我。结果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白天讲真相时肚子慢慢疼,回到家和同修学法还是疼,疼了一天,同修走了之后,我就开始呕吐,从晚上九点吐到十一点,吐的什么都没了,又开始胀肚,胀得邦邦硬,上下不通气,快到十二点了,这时我想起是旧势力迫害我,我就大喊:师父快来救我,旧势力来取我的命来了,我不能半途而废,还得救众生呢,我要跟师父一起回家。这时我想到自己有很多的执着心没有去掉,名利情、色心、欲望心、显示心、虚荣心、爱穿好看衣服、妒嫉心、不服气的心等等好多心都得去了,不应该顶撞同修,应该向内找,坚定信念,信师信法,之后肚子就放开了,通气了。我又闯过了一个生死关。

有几次我耳朵聋了,我就向内找,找的很细,然后跟师父保证不再犯,求师父,然后耳朵“唰”就开了,反复出现几次,我都用正念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现在依然很好,每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没有一点障碍。

我经历几次病业生死关,都是一个人在家时求师父、向内找闯过来的。我体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听师父话 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当时我被迫害关在邪恶的黑窝里,也没看到《九评》,就听周围的同修讲述大概意思,退党退团退队救人。开始不知道怎么讲,还有怕心,仔细想想,我们是大法弟子,总得听师父的话呀,救人是最重要的,先和比较熟的人讲吧。因为我是经过了各种运动的人,就跟人家讲从小我家是地主,土改时被斗,后来的大鸣大放、三反、五反、四清、文化大革命、扒庙砸佛像……人类道德在一日千里地下滑着,吸毒、贩毒、乱性、性解放,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退出党团队。明白的同意了,我就把名字写在一块白布上,放到帽子里(帽子里有拉锁)带出监狱,一共退了三十多人。后来去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时,又劝退了五个警察。

从黑窝中回家后,多学法,看《九评》,就越来越会讲了。我讲真相态度和善,语言简练,人们都爱听。有时坐车,有时骑自行车,到乡村、城市、商店、公交车、火车,走到哪讲到哪,每天劝退二、三十人。从二零零五年就大量讲真相,过程中吸取经验,提高心性,这是修炼的过程,去执着心的过程,找差距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当然也遇到骂人的、要举报的,我都说谢谢你。

有一次在火车上遇到一位穿军装戴肩牌的军人和我坐对面,我心里就跟师父说这人是有缘人,得救他,我问他:你是什么军衔呀?他说是营级干部。我说你挺有福份哪,你贵姓啊?他说姓关。我说你家老少辈都是好人,他们都积累了很多福份,到你这辈都给你了,你才能念书,参军当官,不是无缘无故的呀,你要守住你的德,要为你的士兵和民众多做善事,对任何人都要行善事,就能守住你的德,不能用暴力、谎言欺骗他人,不要自私,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你就能免去劫难的危险,不被下滑的社会污染,不贪污腐败,你现在看到天灾人祸了吧,法律也不管用了,大官巨贪,小官大贪,现在大官被抓的被查的层出不穷,人不治天治,咱们不给当前的腐败政党当替罪羊,要走光明的路,现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你是党员,你心里退出来,就能保命,该工作还工作,你的营长可能还能晋升,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得大福报,用化名给你退了吧,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好吗?他说好,谢谢你。我说要谢就谢谢我的师父吧。他马上到站下车了,周围的十几个旅客也都高兴的退出了党团队。

还有一次我给当地政法委书记讲真相,因为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之前他把我的一本大法书拿走了,我以要书为由去区政府找他。一见面他非常和气,让我坐到沙发上,给我一瓶矿泉水,然后说到正题。我说:书记,你很年轻,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对家庭负责,挣钱为了养家糊口,不管你官多大,也不管你有多高的知识,有多少钱,都要顺天意而行,现在全世界地震、海啸、大瘟疫,都在威胁人类,因为人都在变坏,咱们中国自从共产党执政以来,历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人,现在又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是按宇宙的大法在修炼,是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讲忍,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错,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放下名利情的人,不争不斗,你说炼法轮功有错吗?还不是江泽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学员吗?江氏集团下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就地火化,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所以全国各地的医院都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给外国人换肝换肾,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血腥事件正在发生着,不可怕吗?将来都要清算的,人做了什么都要偿还的,你说咱们能给江泽民当打手吗?现在都要退出党团队组织,把自己的命保下来,劫难来时不和中共一块被淘汰,咱们心里退掉就有福报,用化名保个平安吧,好吗?他表示同意,临走时他把我送到电梯上,最后他说:老爷子,今天这大雪天的,出门也不容易,在家炼吧。我说谢谢你,再见。

每年元旦前,我都面对面发真相台历。用带轮子的拉杆兜子装真相台历,一兜能装九十多本,去集贸市场发放。当地的警察拿着真相台历到家问我:老头,这个是你发的吧?我接过来看看说,我发的不是这样的,警察也笑了。

我也去过社区、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公安局、法院、派出所等地讲真相,将光盘、台历送到他们手中。现在,有一天不讲真相就好象缺点什么似的。

我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天天如此。十九年来尽管中共疯狂打压,从来没有停住救人的脚步,如师尊说的:“生在苦难中 半生两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冲 快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回归步别松”[4]。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炼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对你们来讲,那是不是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啊?”[5]

我听师父的话,做一个真修弟子。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感〉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