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学法修心是关键

更新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三年七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内心充满感激。我几年的体会是:修炼路上魔难多,越怕越想关难过;学法修心是关键,雨过天晴除妖魔。

一、去除思想业

一天上午,当我全神贯注的听师父讲法录音时,突然头脑中出现骂师父的脏话,刹那间我感到震惊,心想:骂师父是有罪的。但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脑的思维,我无奈的离开客厅,到卧室转了一圈,没有脏话了。我又回到客厅听师父讲法。刚坐下,又开始骂。奇怪:我的大脑为什么不听我支配呢?于是我改炼动功。当我刚炼第一套功时就骂声不断,我只得停止炼功,坐下来静心琢磨:是什么东西在我大脑中作怪?使我学法炼功受到阻挠?

几天过去了,我对炼功、学法感到发怵,因为我不愿听到骂师父的脏话,内心充满惆怅,苦不堪言。无奈之际,我打开《转法轮》,当翻到“主意识要强”这一节时,看到“还有一种强大的业力,对修炼者影响非常大,叫作思想业。人活着就得思考。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1]“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1]“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1]我恍然大悟,几天来积压在心底的苦闷一扫而光,立即鼓起勇气,坚定修炼信心,学法炼功,排除干扰,消去思想业。

几天后炼静功时,刚一打坐,只觉的师父的手在轻轻的触摸我的头顶,忽的,好似取出什么东西扔掉了。从此我头脑中再也听不到脏话了,我明白了在修炼中遇到干扰时,千万要信师信法,要正念正行,做到这一点,任何干扰劫难都能闯过去。

二、正念正行除妖魔

每日学法炼功,提高心性的同时,层次不断提高,思想境界也在升华,就能分辨出好与坏,善与恶。

二零一五年八月的一天夜里,我在熟睡中感到有人用力按压我的两腿,醒后屋里黑黑的,但我却清楚的看到床边站着一个身穿黑白花上衣的妇女,梳着卷曲的头发,对着我微笑,好像是说:我来了。当时我意识到她一定是旧势力的魔,于是心里默念: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我只要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你们的什么我都不要,你赶快远离我……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就这样破灭了旧势力的所谓考验。

同年的又一天,夜里,我刚睡着,觉的屋门开了,我睁眼看见進来一个身穿黑白花上衣的妇女,梳着短发站在床边,严肃的说:“你早就到期了,怎么还不走啊?”我的头嗡的一下,打了个寒颤,浑身冒冷汗。我稍加镇静,立即意识到,这又是旧势力派来的魔。马上在心里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的生命归大法管,不归你管,你赶快走吧!”刚说到这里,它就没了。旧势力对我的所谓的考验又一次被击碎了。

通过这两次另外空间对我的考验,使我认识到:修炼应该多学法,对法理解的好,悟性也就好,不管什么关,过得就比较容易。

三、难忍能忍闯难关

二零一六年我八十七岁,修炼大法整三年,在七月初的一天晚上,大约十点钟,觉的好像晚饭吃的东西在食道中堵塞。欲吐上不来,欲咽下不去,非常痛苦。直到一两点钟,才恢复正常。从此之后,每天夜里胸部疼痛难忍,肠胃胀满,使我夜不能寝。心里琢磨:这不是病,一定是劫难,是过关,不想它不就过去了吗?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不但关没过去,反而更厉害了。晚上九点睡觉,十点后开始难受。躺在床上,来回翻滚,心里越怕越想越难受,造成彻夜难眠,杂念丛生。一会儿想:这劫难怎么就过不去呀?修炼怎么这么难啊?我能修圆满吗?一会儿又想:靠床边小桌的抽屉里,有些女儿吃过的治肠胃的药,若吃几片也许能缓解。于是不由的手伸了出去,又想不行啊,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看着表已经十二点了,人很痛苦,一会儿又看表,两点,三点,五点,几次手伸出去想拿药又都缩了回来,艰难的熬过了这一夜。

白天我仍坚持学法、炼功,两腿没劲儿,我就靠着床边儿炼动功。我思索今天的夜晚怎么度过去啊!

此刻,深为自己的悟性低而痛心。万般无奈之际,我寻思还是请教师父吧!拿起《转法轮》书,翻到第四讲“业力的转化”。我看到书中写着:“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1]我的心轰的一下豁然开朗,师父一语道破弟子修炼中的问题,立刻明白了面对劫难,自己应做到忍受付出,吃苦才能闯过这一关。遵照师父教导,提高心性,决心忍受劫难带给我的痛苦,要付出辛苦。于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不管多么难受也不想它,集中精神背《转法轮》书上的《论语》。白天把四段《论语》分别写在剪好的四张小纸块上,放在枕头底下,夜里背。忘了,用手电筒照着看一眼,再接着背,全神贯注的一句一句的背,竟忘记了痛苦,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大约十几天后,天气凉爽了,《论语》也背熟了,从头到尾不用想,一口气背完。这天我刚躺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背就睡着了,直睡到天亮。从此再也没有痛苦的感觉了,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通过这次过关,使我感悟到修炼是艰苦的,但要以法为师,坚信不疑,以顽强的意志忍受痛苦,定会体验到“柳暗花明又一村”[1]的喜悦。

我深知,每位大法弟子背后都会有许多闯关时,遭遇痛苦的感人故事。讲出来让同修能得到点启发或鼓舞,能更加坚定的修炼到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