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劫难之后的反思

更新: 2020年0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我遇到两次劫难:一次是车祸;一次是出现常人所说的“脑血栓症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闯过劫难,我的体会是:问题出现时,第一念想到“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没事!”这关键的发自心底的一念,就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同时也认识到修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三月份的一天,在通过转盘道时,有一位不相识的老太太跟在我身后走,马上到路边了,突然一辆轿车冲过来,撞上我之后又把我向前推了十几米远,把那个老太太吓得蹲那儿起不来了。我当时头脑清醒:我是大法弟子,可不能倒下,也不能蹲下。车刹住了,我真的没有倒下。那司机吓得赶紧说:阿姨,怎么样?用上医院不?我说:“不用。你可遇到好人了,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管,没事,我也不会讹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一看,司机车里挂着一个大法弟子送的莲花吊坠。

那司机说:“别人也说大法好,今天可让我亲眼看到了,大法弟子这么好!被撞了,还为别人着想,我回去就学大法。”我问他有书吗?他说,邻居就是学大法的。司机走过去把那位老太太扶起来。那老太太慢慢站起来说:“我是党员,多少人跟我说退党的事,我都没退。这回我亲眼见到了,学大法的人心性这么高,不退也得退。”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吧?她说:“不用化名,用真名!”

司机要送我回家,我说不用,自己能走,没麻烦他自己走到家。当时没觉得疼,到家全身都疼,坚持学法炼功一天都没耽误,几天就不疼了。

第二件事是出现“脑血栓症状”。七月的一天,在公交车上,我刚坐下,一位妇女领着小孩来到我身边,我一看孩子小站不稳就把座位让给小孩了。我虽然七十多岁,但是学大法后一身病都不翼而飞了,身轻体健,经常给别人让座。有时有人问我多大岁数了,我告诉他们我的实际年龄,人们都睁大眼睛说:太不象了!我就说是学大法学的。这次,我站了一会儿,觉得心慌,头脑迷糊,手脚麻木,我觉得不对劲,立刻想到: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没事!一切有师父安排,不准旧势力迫害我。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一遍一遍的背,还背《论语》。背着背着头脑逐渐清醒了,可是右腿膝盖处眼看着往起鼓,越鼓越高,表面看就是越肿越高。我识破了是那不好的灵体在捣乱,就用手指着膝盖处心里说,你下去,你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呢!下去!这样一想,眼看着它往下消,一会儿消没了。快到站了,觉得腿沉迈不动步。我想,我必须下车,不能让常人看到这种不正确状态,他们不理解修炼人也是有难的,会影响他们得救的。我拖着麻木的右腿挪到车门处,勉强下了车。

下车之后就不能走了,一步也走不了了。正好一位年轻人看到了,就要送我上医院,我就让他帮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丈夫来接我。我丈夫来了一看,右侧胳膊、腿都动不了,就说:上医院吧。我说:“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管没事,回家!”坐车到了家门口,二姑娘和姑爷俩口子劝我去医院,我说:“不用,上楼。”姑爷非要背我,我说不用,我能走。他扶着我,真的就走上去了。進门就恶心要吐,强憋着走到卫生间,“哇”的一声,吐出的全是黑乎乎的粘东西,那难闻的腥臭味儿,太难闻了。全吐完了,我就给同修打电话。同修马上来了,看我右侧胳膊、腿没劲就说:“这样不上医院,你家人能行吗?”我说:“能行,他们都知道以前我那么多病都好了,是大法救了我。”同修说,那你自己拿主意吧。

同修刚离开我家,我就要炼功。站不住就靠着立柜,心想:“不行,不能靠着,大法弟子哪有这样炼功的?”往前走一步,站住了。胳膊抬不起来,我就硬往起举,一下、两下、三下终于举起来了。前四套功法炼完了,第五套功法需要盘腿,右腿直直的伸着,搬不动。那也得炼,把左腿放到右腿上(象男同修那样,知道这么盘不对),但当时就是想:不让我炼功,我就是要炼。这样一直没有躺下,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就能走了。“脑血栓症状”消除了,一家人非常高兴。

第二天早晨炼第五套功法能单盘了。白天,几个同修来看我,一位同修说,姐,盘腿看看行吗?能双盘不?我说:能。一边说一边扳腿,真的盘上了,那个疼痛就别提了。心里想着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疼也坚持。我丈夫和同修都竖起大拇指说:“你真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说:“我就是要做真修弟子。”双盘之后,啥都能干了,我跟同修说,告诉某同修我啥都能干了,不用惦记我。

我丈夫虽然不修炼,但非常支持我,在迫害最严重的日子里,他经常陪着我们几个同修一同出去,我们挂真相条幅,他在那儿看着。用他的话说是保护我们。他也得到福报了,原来一身的病都好了。

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保护下,我闯过了两次劫难,无法表达弟子的感恩之情。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汽车撞了,肯定是筋断骨折趴在那起不来了,后来的麻烦就多了。反思之后只觉得愧对大法的救度:一年之内出现两次大难不是偶然的,我对老父亲的情特别重:老家有人伺候,可是我年年回去,不管救人的项目多忙、多缺人手,一住就是一两个月。每次都是又拿钱又拿物,老家亲人还不高兴,我还不悟,还浪费了大量救人时间。再就是别人夸我年轻,有时沾沾自喜,心里美滋滋的,这是欢喜心又包含着显示心,都是炼功人应该修去的执着心。

修炼是严肃的,不能走偏一点儿。认识到这些之后,也是两次劫难之后,身体更轻走路更快了,头发由白变黑,黑的越来越多,愿意听讲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