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府法轮功学员声援三退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明慧美国华盛顿DC记者站报道)二零二零年“十一”前夕,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于九月三十日晚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同时声援三亿六千多万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

'图1: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傍晚,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声援三亿六千多万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
图1: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傍晚,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声援三亿六千多万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

集会上,来自中国吉林、辽宁、江苏、上海等省市的法轮功学员在集会上讲述了在中共暴政下,他们和家人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呼吁中国同胞认清中共邪恶本质,抛弃共产党,重建中国社会道德、选择美好的未来。

'图2:曾受邀到白宫与川普会面的前南京师范大学系主任张玉华表示,她的丈夫马振宇在经受三年冤狱后,于九月十九日获释,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无法与妻子取得联系。'
图2:曾受邀到白宫与川普会面的前南京师范大学系主任张玉华表示,她的丈夫马振宇在经受三年冤狱后,于九月十九日获释,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无法与妻子取得联系。

非法刑期满 南京马振宇人身自由仍受限

前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张玉华曾在去年七月获得川普总统接见,她在白宫向川普当面陈述了丈夫马振宇受迫害的情况。两个月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以马振宇案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和凌辱,释放因信仰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尽管这一案件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但是马振宇在非法刑期满后仍未获得人身自由。

马振宇是原中国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工程师,被控给中共领导人寄有关法轮功的信件而被判刑三年,今年九月十九日刑满。江苏省苏州监狱称已于九月十九日将马振宇交给南京公安,但是张玉华表示,至今未能与丈夫取得联络。

据了解,马振宇现遭到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控制,居住在南京市夫子庙附近公安某单位收发室旁边的一个房间。公安对马振宇的家人施加压力,包括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不准与张玉华联系。南京市几个派出所威胁各自管辖区域内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和马振宇联系、不许看望马振宇,否则就要抓捕他们。

张玉华说:“我担心马振宇的安危,我不知道他的食物是否是南京公安提供。如果是,食物是否安全都不得而知。在大陆被‘突发心脏病’、被‘自杀’的案例太多了……”她质问南京公安,“你们怕什么?你们对马振宇做了什么?苏州监狱对马振宇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切断马振宇和外界的联系?”

张玉华表示,中共如此限制、剥夺非法刑期满后马振宇的人身自由,是对司法的嘲弄,是对国际社会的愚弄。她呼吁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谴责中共及南京当局,要求全面归还马振宇的自由,通报马振宇目前的身体状况和行踪,调查马振宇在监狱中遭受的酷刑折磨。

遭受惨烈迫害 磨难中坚持信仰

曾出席美国国会作证的法轮功学员尹丽萍在集会上讲述了她被酷刑虐待的细节。因为坚持信仰,尹丽萍在辽宁省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她的腰骨被警察郭勇毒打错位,导致下肢习惯性瘫痪、大小便失禁,还曾被男女警察扒光衣服,任男犯人观看。

'图3:因为坚持信仰,尹丽萍在辽宁省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她在集会中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
图3:因为坚持信仰,尹丽萍在辽宁省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她在集会中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一年的镇压中,尹丽萍身边先后有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失去生命。就在近几个月,她的家乡又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其中有一位她熟识的学员刘庆香在今年五月被抓,非法关押至今。刘庆香今年六十四岁,因为不放弃信仰法轮功,曾陷入冤狱长达九年。

另一位在集会上发言的法轮功学员凤屏来自上海。二零零零年,她到北京上访被关入丰台看守所,因为制止警察对年长的法轮功学员施暴,警察指使囚犯们对她恶毒报复。她说:“囚犯们用胶皮的鞋底对我猛抽耳光,‘啪啪’的声响能传出去很远,然后又强行把我的双手手指放在地板上,犯人们就用脚使劲地在我的手指上面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踩,再用缝衣针往我的手指上一个挨一个地扎,鲜血直流……”

在迫害中,她失去了婚姻和令人羡慕的工作,多次被抓捕,并遭到野蛮的插管灌食。在上海闵行看守所期间,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背诵经文时,七八个男警察向她们冲过来,“当时我用身躯拦住一个男恶警准备对其中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施暴力,结果瞬间我就被这个男恶警使劲的按倒在地上,他使用很大的力气让我口腔里的舌头直接舔在地上,不能有丝毫的动弹。由于受到了突如其来的严重惊吓,在那之后,我不敢见到任何一位异性,而且只要一听到有异性的声音靠近我的距离,就会浑身颤抖而惊慌。这种状态直到出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才稍微有了好转。”

警察不断给她制造生存压力和精神痛苦,就是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她说:“人格的羞辱与在肉体上的被摧残,每一秒钟的煎熬,都是在承受着人们难以想象的痛苦,使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而那时我才仅有二十几岁。”

抛弃共产党 迎接中国的美好未来

'图4: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贺宾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发言。'
图4: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贺宾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发言。

“共产党垮了,中国怎么办?”法轮功学员贺宾说,许多人担心中共解体后是否会重蹈苏联混乱腐败之覆辙,实际上,这与当前的“三退”大潮和停止迫害法轮功有着密切关系。

贺宾表示,如今全世界迎来了反共潮流,法轮功学员坚持反迫害,发起的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有着其非常独特的意义。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没有政治纲领,没有民主转型的具体措施。法轮功关心的只是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三退” 是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九评 》共产党》发表后发起的。

“‘三退’是自己有意识地抛弃共产党,与共产邪灵切割。共产党能够存在,也是因为在人间有一个物质场,公开声明退出党、团、队,用民间的话说,就是驱邪,让共产邪灵在民众身上再也没有附体生存的空间,彻底摆脱共产魔咒的控制。‘三退’是一种心灵净化,是一种道德觉醒。”贺宾说,这个心灵净化的过程,恰恰就是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没有过的,虽然共产党解散了,可是在这些国家共产党的幽灵从来就没有散去。

摆脱共产邪灵之后,重建被共产党败坏的社会道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步。他说:“法轮功学员争取的信仰自由,表面上是为了个人的信仰,客观上就是在为整个社会的道德重建铺路。信仰自由能够带来道德升华,人们相信善恶有报,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就有了来自正信对心灵的约束。有正信的人,自己发自内心愿意做好人,这种正气就会影响到家人朋友同事,正气就会扩散到全社会。”

“没有了共产邪灵的阴魂,社会道德又在回升,中国怎么办都没有问题。”贺宾说,“今天我们在这里声援‘三退’大潮,停止迫害法轮功,是为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也是为了中国人民能够有个美好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