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孙桂玲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辽宁东港市孙桂玲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劳教两年,还被非法判刑三年,以下是她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孙桂玲,家住辽宁丹东东港市小甸子镇,今年69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法轮大法之前,我患有严重的脑神经病,身体瘦弱不堪,家里家外什么活我都干不了,给我丈夫和孩子都带来很大痛苦。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很快就出现变化,我不但脑神经恢复正常人的状态,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身体无病一身轻。料理家务、种地打柴,家里家外什么活儿我都能干了,我完全换了一个人。给家庭带来了欢乐,两个儿子也相继得法修炼,我们全家人从此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给我们一家人带来极大的磨难,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历:

一、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晚,我和两个儿子在家里一起遭绑架,两个儿子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家中仅剩我老伴一人。他备受煎熬,度日如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晚上九点左右,东港市黑沟镇派出所所长、恶警毕喜松还有两名恶警到我家敲门。我质问他们:“你是黑沟派出所的警察怎么跑到我们小甸子镇来抓人呢?”恶警一听马上打电话给小甸子派出所,小甸子派出所警察王兴江、王延军和黑沟派出所警察,一共十多人,像土匪一般,我不开门,警察疯狂的砸我家的门。而后从我家窗户跳进屋里。恶警毕喜松先爬进来,把我家的房门给打开了,外面的恶警都冲了进来。我和儿子一起被绑架到黑沟乡派出所。我被关进东港看守所关押迫害两个月,我和一同修以绝食抗议迫害,被看守所警察强行灌食迫害。同年七月的一天早晨,没到起床时间我和同修就被喊起来,不让吃饭,赶快收拾行李,从看守所往外走的时候,我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扇了两个耳光。我被非法判劳教两年送进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刚吃过饭,恶警马上就开始给新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洗脑。恶警安排“犹大”来“转化”我,我坚定正念一直不配合,二零零五年五月我被释放回家。

二、我被非法判监外执行一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我在当地曹堡大队村委会讲真相,贴真相标语,被不明真相村委书记举报。再次遭绑架。在派出所里,我给警察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救人,信仰自由,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当地派出所在东港市政法委,610的指使下,判我监外执行一年,当天晚上我被放回家。

三、我被非法冤判三年

二零一三年春天,小甸子镇派出所东港市公安局在东港政法委,610指使下,把非法迫害我的材料提交给东港检察院,后被检察院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

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早晨六点左右,小甸子镇派出所警察,再次闯入家中,以我去年五月十三日到村委会讲过法轮功真相,贴标语为由,将我再次绑架。警察把我送进丹东看守所。在那里十七天后,东港市法院秘密给我非法庭审,以强加于我的“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将我非法判刑三年。在法庭上,法院的人问我真相资料是哪来的?我回答:“是救度众生用的”。他们强迫我认罪,我正告他们:“我修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没有错。”审判长听后没说什么。书记员说了一句:“支持大法得福报”。旁听人员都听到了。审判长把我叫到小屋里,问我:“能不能说不炼,说了就放你。”我说“不能。”最后他们将我非法冤判三年。一个星期后,我被送进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

四、沈阳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我刚一入狱,狱警他们就逼迫我放弃修炼,强迫我写“三书”被我拒绝,我说我不会写字。他们就将他们伪造的“三书”拿来,逼我在上面签字,我拒绝签字,他们就加重对我的迫害。直到后来我被他们迫害得思想意识不清楚,在我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签了字。那是恶警伪造的假三书,不是我写的。我绝对不会承认的。在此我严正声明:在监狱恶警对我高压迫害下,在我被迫害的思想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恶警强迫我在“三书”上签的字,以及我在恶警高压迫害下所有不符合法轮大法、不符合大法对我修炼要求的一切言行全部彻底作废!我一概不承认!那都是邪恶强加给我的。我永远也不放弃大法修炼,我永远无限感恩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法轮大法我要永远坚修到底!

两个月后,我被转押在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二小队,我被强迫干的劳役是在车间里打包装。在那里恶警让我睡的是一块凹凸不平的木板,白天整天不让坐着,一天天的罚站,几天后我又被转押到三人组。白天有时叠纸兜。警察指使犯人对我严密监视。在这里我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交给监狱,我声明警察强迫我在他们伪造的“三书”上签字,强迫我放弃修炼是违法的,我一概都不承认,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就走大法师父安排的路,大法我要坚修到底,写完后交给了分队长,她看完后拿走了,也没说什么。

在监狱关押迫害的三年中我天天背大法师父的讲法,我所接触的人都给他们讲大法救人的真相,劝他们退党团队。

有一次,我在那看同修在纸上用化石笔写师父经文,被大队长张磊看见了,把我叫到外边,气呼呼地问我谁写的?我说我写的。看她气呼呼的样子,我说:你哪来那么大气呀?我告诉她我心里看你这样真想哭,她说我假慈悲,我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反复重复两遍,她没说什么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找过我。

在这里上厕所到点才能去,晚上三人组,一人上厕所,那两人就得陪着,那两个普犯白天下车间干活那么累,我为他们着想,舍不得叫醒她们,有尿就憋着,一下肾脏憋坏了。尿不出尿,口渴的每天都喝三壶水。警察害怕了,打电话叫我家里人来劝我,孩子大老远的来到这劝我上医院,我也不去。我就背法、发正念,几天后在大法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的肾脏好了,恢复正常。所有知道这件事的警察还有犯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从那时起警察把我的三人组给撤了,我自己想上厕所就上厕所。在那里上完厕所不让洗手。我告诉监管员,不洗手有传染病。我还告诉监管员:谁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就在犯罪,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好人。后来我找机会就跟她讲真相,她明白了,同意我给她做了三退。

有一次,监狱人多,要拼床,三人两张床,白天干一天十多个小时活,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一翻身就得把两边的人吵醒,我不配合。室长就去拖地铺,给新来的人打地铺,我说我睡地铺。早上警察把我叫到外边对我说:你怎么那么自私,别人都能行,你怎么就不行?我说:法轮功学员不是来受迫害的,大法至高无上是有威严的,谁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就是犯罪。谁就得遭恶报。她说咱们说话小点声。后来她们把我调到边上单人床铺。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我被释放回家,在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三年中,我心中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在严酷邪恶的环境中反迫害走过来的。作为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希望至今还没有明白大法真相,还在继续参与迫害的各级人员能够赶快了解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早日清醒过来,立即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