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造的“黑箱”黑到什么程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前不久,一则消息不胫而走:在看微信时“20不准”,不能非议“党”的政策,不能“妄议中央”,不准浏览“反动网站”;不准擅自接受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采访等等,违者甚至将以刑事追究。

大陆社交媒体霎时阴云密布。10月2日,美国明确禁止中共党员入境的消息发布后,世界各大媒体都纷纷关注、议论“中共党员被美国禁入境”,然而,中国大陆的微信群一片静悄悄,基本上没有人讨论,因为只要讨论就面临着微信有被销号的风险,所以人们选择闭嘴免谈。微信上有疫情“健康通行码”、电子钱包、语音电话,人们唯恐失去这个赖以出行、支付的工具。

不许“兼听则明” 只能“偏听偏信”

微信成了黑箱,人们只能做中共允许的,而不能越雷池半步。

在“堵”微信的同时,中共强“推”软件,公务员、国有企业员工和公立学校教师必须下载,因为这些岗位大多数是中共党员,对于这九千万人的群体,中共试图把他们的大脑用“学习强国”填满。有人发文抱怨,平日工作已快累死,单位还要求每天至少要累积30分,有的甚至规定50分(每日最高上限67分);而且上级每天都要检查手机,没有达到最低积分就会被通报检讨。

这一堵一推,堵起了一道墙,中国大陆本来就有一道互联网防火墙,又叫网络“柏林墙”,现在又用刑事拘禁来威胁在微信上说真话的人,等于在网络“柏林墙”之下,又加了一道“墙中墙”;现在又强推“学习强国”,填鸭式洗脑,大陆民众还有多少时间、空间去了解本该了解的东西呢?

在信息控制理论中,信息“黑箱化”有两个条件,一是制造信息不对称,信息单向灌输,屏蔽其他通道,二是高频率、重复灌输。这也就是戈培尔那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中共制造“黑箱”由来已久

1959年7月23日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他讲:“假如办十件事,九件是坏的,都登在报上,一定灭亡。”按此精神,中国的报纸其实只有一个声音,即毛泽东与中共中央的声音,而中共中央的声音其实也就是对毛泽东意图的解读而已,“报喜不报忧”,成为中共党媒的常态。

彭德怀对于荒唐的“大跃进”上万言书,说真话,被打倒、迫害致死;刘少奇揭穿三年自然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在文革中丢了性命。连中共的领袖群体都说不了真话,更何况敢于说真话的右派、敢言人士,被打倒的打倒,自杀的自杀,把中国大陆禁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黑箱。

这个黑箱,能黑到什么程度?

有三个现象值得大家关注:

一,2005年美国《探索》(《Discovery》)节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人为造成的灾难,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而是鲜为人知的1975年8月中国河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

除了亲历者,很多国人对此一无所知。有人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认为是“美帝的阴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甚至很多当地人都不清楚。2010年,在驻马店大坝溃口处,一个当地警察面对记者采访时说:“‘75.8’吗?我们这代人没有几个知道的。”

当地县志关于“75.8”的记载寥寥数语,只有短短一小段文字的轻描淡写。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这么大的一个灾难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里,很多人却始终对此一无所知。比天灾更残忍的是人祸,比人祸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中共对此的竭尽全力的掩盖。

二、1948年,发生在长春的“兵不血刃”,中共军队围城数月。大陆军旅作家张正隆写作的《雪白血红》一书中揭示,围城导致平民死亡15万人以上。

数年前,当台湾作家龙应台向周围的人问起这件事,居然没人知道。她独自到了长春,“司机小王,一个三十多岁的长春人,像听天方夜谭似的鼓起眼睛听我说起围城,礼貌而谨慎地问:‘真有这回事吗?’然后掩不住地惊讶,‘我在这儿生、这儿长,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箱”里面,老百姓又能看见什么呢?《雪白血红》作者张正隆在找到当年参加“长春围城”的老人时,老人说,你问的这些,我都是知道,但不能说,现在还不能说。老人强调,记了也不能写。张正隆感叹,“望着老人,你会想到飞机失事后千方百计寻找的那个黑匣子。你找到了,却打不开它。”

三、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依据各地县志、档案揭示三年共计饿死三千余万人。

即便是这样,在中国大陆的百度、知乎网站,这个话题依然争议最多,置疑的声音甚至调门更高。因为有些人从自己的感觉推断,不少人说,“如果真的出现了饿死3000万人,那么家家应该都有死亡的,可我从来没听说过我家饿死人。”

杨继绳在《墓碑》中写道:“从1959年到1961年,通渭县大量饿死人的事,除了高层以外,对外严密封锁信息,直到几十年以后的今天,外面的人还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如此惨烈的事情。”

有人说,“这毕竟是政府呀”,言外之意就是政府尽管有时候掩盖,但不可能什么都是假的吧。然而法西斯宣传部长戈培尔说:“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中共的谎言术集古今中外大全,戈培尔也望尘莫及。

在黑箱之外,都发生了什么

在大陆,人们纷纷为十一假期的出游而忙碌,一片岁月静好。

在大陆之外,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用海外华人的话讲那就是“共产党已臭大街了”,在美国法拉盛地区,是华人举行集会的地方,当往往有海外华人的声援抗议中共迫害人权,如解体中共对于法轮功迫害,释放关押在集中营的新疆百姓时,中共大使馆一定派人破坏、干扰,打着五星红旗,放着小喇叭起哄。

然而,在美国陆续取缔美国各地的孔子学院,宣布在美国中共媒体为代理人机构,以及对于中共新疆高官陈全国等4人,以及“港版国安法”推动者11人采取严厉的金融级别的制裁之后,法拉盛打五星红旗的中共五毛几乎绝迹了。

在美国移民局10月2日,正式宣布禁止共产党员入境之外,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出推文说:“中国有许多优秀人才是共产党员。美国的决定有助于让更多人才留在中国国内,因为它粉碎了他们的幻想,这不是坏事。更重要的是,如今非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民众,对移民美国的兴趣也大大降低了。”

有网民说,这可真是泄露了重大机密,那就是移民美国的几乎都是共产党员,非党员没有什么能力出国。

早在2012年,香港《动向》杂志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指出,有9成中共中央委员的亲属移民海外。

最近,武汉要求党员干部公务员军人上交护照,不交就注销,其他省市也开始执行这样的“边控”政策。中共试图把人们关在笼子里为其卖命,充当人质。

然而,中共关得住人的身,关不住人的心。无论中共怎么控制,但是世界正在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中共隐瞒疫情、推卸责任,令共产党已成过街老鼠的事实,在中国大陆正在以各种方式或明或暗地传递着。这个时候不抛弃万人唾弃、人见人嫌的共产党,还等什么呢?

美国移民局称,除非证明是主动退出中共,否则不交党费被动退出不算数。总部在美国的“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于8月18日宣布,即日起该中心推出“在线办理退党证书”的服务,对于中国境内居民来说,要通过翻墙软件才能看到退党网站。

“退党证书”不仅为国际社会所认可,更是证实一个人主动退出中共的有效证据。于现实,于未来,于过去,都是不容错过的明智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