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小事中修去人心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师父说:“所以往往悟性不好的人要多吃苦,业力大悟性差,他就更不容易修炼。”[1]我对这句法深有感触,在我修炼的路上,因为学法走了形式,遇到关难急于过关,只是为了过关而过关,平时根本不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心性没得到提高,经历了不少的魔难,吃了不少苦,失去了很多应该提高的机会。

与人争强

儿子结婚很仓促,从认识儿媳到结婚,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从表面上看,儿媳和她母亲都是那种心眼多、不好相处的人。儿子一结婚,亲家母就随着也住進了儿子家。结婚当年,孙女就出生了。我尽量为他们着想,随叫随到。

大年三十那天,我和儿子说:“当年的新媳妇,又在月子里,初一早晨咱们在一起吃饺子吧。我把饺子馅调好,面和好,到你家去包饺子。”儿子说:“行。”初一早晨,我这老的就跑到小的家去,还给孙女包上了压岁钱。作为儿媳来说应该知足了吧?可是她连理都没理我,相反还一脸的不高兴。我感到很尴尬,吃完饭,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回家后,心里一直觉的窝囊。委屈心、面子心、气恨心、妒嫉亲家母住在儿子家等等,这些人心全翻出来了,心被堵的那个难受劲就甭提了。修炼之前,我就是个很爱面子的人,爱听好话,希望别人尊重自己,把名看的很重。

一天下午,我正在学法,儿媳来电话让我过去,听起来语气就不太对劲。儿媳平日里对我摔脸子的事经常有,我提醒自己,今天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的心性。我是带着怕心去的。

一進门,看到儿媳和她妈站在客厅里,一脸怒气,好象根本没看见我一样,还冲着我儿子齐声嚷嚷。再一看,儿子在睡房的床上坐着。

我赶紧安慰亲家母别上火,劝了她,又劝儿媳。她俩谁也不听,依然大声连吵吵带比划,嘴里一刻不停。这期间,儿子对他丈母娘说了两次“对不起”,亲家母像没听见,不接这个茬儿。儿子看我挺为难,就说:“妈,你走吧。”这时我看到儿子的胳膊被挠的一道道红印,表情很委屈。我就动了情,可怜他,就抱着被吵醒的孙女下楼了。在楼下待了一会儿,楼上娘俩还是没完没了的吵,我动心了,抱着孩子又上去了。

進门一看她娘俩那个霸道样儿,我的魔性一下子就窜了出来!我把孩子往儿媳身上一推,冲着她娘俩就喊上了:“叫我来干什么?就让我来看你们娘俩这个样吗?”又冲着儿子喊:“你贱吧!回家干啥?在外面挣钱去,没事别回来。现在跟我走!”儿媳和亲家母瞬间噤声,没有任何反应,她们没想到我会发这么大的火。

儿子很听话,乖乖的跟着我走,走到门前,我不会开他家的门,就又喊上了:“把门开开!”儿子赶快开了门,我摔上门,和儿子走了。儿子开车,我跟在他后面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这时就感觉这自行车很沉很沉,我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悔恨自己还是没把握住自己,对她娘俩生那么大的气。一路上,人心与修炼人的正念激烈的交战,越想,越觉的自己错了。

师父教导我们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

修炼这么多年了,我连最基本的要求都没做到,真是惭愧,对不起师父。大法弟子跟常人闹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错。我越想越后悔,这样我会把事闹大,我得赶快挽回局面和影响。進门,我就让儿子赶快回家吧。正好这时一个亲戚给儿子来电话说:“快回家吧!你媳妇在家都哭翻了!”

儿子走后,我想学法吧,可根本学不進去,满脑子都是那母女俩蛮不讲理的形像。晚上,我一夜没合眼,后悔自己没把握住。回想整个过程,觉的汗颜。可在自己当时那个层次上真的是过不去。人心不去,只是在表面上约束自己,感觉很憋屈。

从那以后,我痛下决心,一定得改,改掉那不能吃亏的心。师父说:“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从那以后,我真的有了转变。我这个处处强势不吃亏的人,只有大法能改变我。

有所转变

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了考验。儿媳说她开个服装店,要到外地去進货。進货的第二天,她没给我打电话让我看孩子,我就出去讲真相了。十一点回家,老远就看见她娘俩在门前站着,我下车跟她们打招呼。儿媳气呼呼就冲我喊上了:“出门不带手机,买个手机干什么?不知道今天我开店门摆货?”把孩子一下推给我,转头就走,我说:“你怎么不提前打招呼?”亲家母说:“可不,应该提前打个电话。”她们走了,我抱着孩子往楼上走,被那个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带动的浑身没劲。

我猛然惊醒,又是爱面子的心。这事来的这么突然,这不又是在检验我吗?差点又上了面子心的当,看来面子心还是一个挺大的执着,真得下下功夫了。想起自己修炼前把那个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这么重的人心,走進修炼就能轻松的就去掉了吗?肯定得吃一番苦。

面子心和别人还比较容易绕开,和儿媳绕开就这么难?证实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对众生负责不能光说在嘴上,得在行为上让人心服口服。

从去年到现在,除集体学法外,我基本上都是在背法。我一直断断续续在背法,有背法的基础,现在背起来也快。背法心静,心性提高的快,感觉很扎实。遇到问题,有针对性的法就能马上想起来。

彻底改观

大法能使一个自私不善的我,转变成一个为他的生命。在孙子身上,我就遇到几次过关的事,明显感觉自己善良多了,遇事知道用法衡量了,心基本能不被带动。孙子不到一周岁还在吃母奶的时候,儿媳要到外地去旅游,让我看孩子。我说:“孩子吃奶怎么办?”她说:“有奶粉。”我想,不就两三天吗,就答应了。可儿媳回来后就说:“让孩子以后在你那吧,把奶给他断了。”

下午在我家集体学法,我和同修们说了孩子断奶的事。同修们觉的孩子有点小,再说孩子往这一放,啥事都得耽误了。晚上,儿媳过来接孩子,我说:“孩子现在断奶有点小,心别太狠了。”她说:“不小。”临走时,说让我明天到她家去接孩子。不一会,儿媳就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话:“看来这孩子得我自己带了,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下面配了一个表情包,上边写着:“说的真好听,跟放屁一样。”

女儿说:“你是大法弟子,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我想起师父的法:“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我对女儿说:“没什么,我不动这个心,我明天就去接孩子,我得提高了。”第二天早上,我去了儿子家,语气平和的问:“你娘俩早就等我了?”儿媳有点不好意思,她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平静。我客客气气的抱着孩子就走了。

那一刻,我觉的很轻松,那个强势的物质没有了。通过这件事我觉的自己实实在在提高了,最起码看问题不站在人念上了,就象师父讲的:“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在大法的指导下,自那以后无论儿媳怎么刁难,我都能忍让过去。比如:儿媳到我家来就说“孩子身上怎么这么臭”;到卫生间转一圈出来,用手扇着鼻子说“毛巾有味”;拿起奶瓶,说:奶嘴发黑,应该怎么怎么刷;看一眼小被子说“又脏了”等等,经常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知道这就是在去我的自尊心、不让人说的心。

以前我真的是不让人说,谁说都不行;现在是谁说都行,再难听的话,我也能听。

柳暗花明

随着我的心性的提高,儿媳也逐渐的在变,進门不挑剔了,也能体谅别人了。她对我女儿说:“咱妈也真不容易,要多体谅她。”我女儿上大学,她让我儿子每月拿出一千五百元作为女儿的生活费,每月都很及时。今年暑假,给我女儿找了个驾校学开车,儿媳主动给她交了学费。

我多次给儿媳讲真相,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照看孩子细心周到,孩子啥毛病也没有,她很放心。

上幼儿园的孙女在视频上抽泣着和她妈说:“我想奶奶,奶奶有耐心,你没耐心。”孙女学法炼功虽然不多,但很主动。《转法轮》上的字认识的还不完全,就手捧着《转法轮》让我念给她听。她每次到我家都要求跟我一起学法炼功。

两岁多的孙子,经常端着好吃的,摆到桌子上,说:“请师父吃。”给师父问好时,都是一头磕到底。去大法弟子家,看到师父的法像就说:“师父好!”

大法弟子做事是功能在起作用,只要把大法摆在前面,什么都不耽误。其实我大部份时间都用在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上。早晨炼完功,六点发完正念,背一个小时的法;上午出去讲真相;中午孩子睡午觉,这段时间我就背法、发正念;晚上还是学法、发正念。小孙子基本上白天、晚上都在我家,我没觉的很忙。一个孩子在,我就骑着电动车带一个出去讲真相,两个孩子都在,我就都带上,讲真相效果一点都不受影响。

以上说的虽然都是些小事,却最能魔炼人心。我也曾经想过,为什么我大事都能冷静对待,小事就过不去,还斤斤计较呢?其实就是思想上对小事不在乎,邪恶就钻了这个不在乎的空子。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家里的每一个家庭成员,不管是善缘还是恶缘,都是为大法弟子去人心、修圆满安排的,应珍惜他们给我们提供的修炼环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