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更新: 2020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老大法弟子,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得法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一九九七年十月,我的右侧乳房上长了一个硬疙瘩,我非常害怕。之前邻居就是这样,在医院开了刀,花了不少钱。我想这下完了,本来不富裕的家庭更是要雪上加霜。那时候孩子还小,一个七岁、一个四岁。我丢下孩子,一个人跑到市里准备做手术,因为我父母住在市里。

我去了以后,第二天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到了市医院准备做手术,医生给开了单让去透视,我拿着单到了透视室门口,发现门锁着呢。父亲说:“咱回去吧,明天再来。”回到家里跟母亲一说,母亲说:“别去了,在家炼法轮功吧”。

那时母亲已经学大法两年了,我之前知道母亲学大法,我也看过一遍《转法轮》,也知道是一本天书,是让人修炼的。于是就在街上买了一个录音机,在家里跟母亲学炼五套功法,一个星期我回家了。几天以后,师父帮我消除了那硬块。师父在梦中清晰的点化我,去小青理发店理发,我悟到小青就是消清。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法用语言言表。

因为生活所迫,在常人中的工作非常忙,每天不停的干,有时起的很早,有时晚上也干。因此对修炼放松了,每天学法不能保证,炼功不经常,这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师父多次点化我,可我彻底迷在常人中了。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我在家中搬砖,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站立不稳,我急忙到床上躺着,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没有正念。到了半夜头晕、呕吐,天旋地转不能睁眼,就是常人说的高血压引起的眩晕症。

家里未修炼的常人叫来了医生量血压,高压一百八,低压一百二,这时我害怕了,没有想到是旧势力的干扰都是假相。还到医院做了CT,不放心还转到大医院看,拿了药吃了两天。有个邻居对我说:“你记着吃药,血压高可不能断药。”我猛一惊醒,我是个炼功人哪。我有师父管,大法弟子只能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怎么能让常人操控,我把剩下的药全扔到垃圾桶。那时我真的很后悔,就想把药从肚子里掏出来,学了二十年法了,白学了。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在吃药后的没几天,我的后背上长了一个红疙瘩,象枣一样大血红血红的,几天以后疙瘩尖上长了白泡,早上起来白泡破了把背心都粘住了。于是我叫儿媳妇给粘纱布,儿媳妇见了都吓哭了,说:“娘,你这疙瘩太厉害了,得赶快去医院,这块肉都烂了,说不定得把肉割掉。”我说:“没事,不用怕,我有师父管。”说也神奇那么大的疙瘩破了不痛也不痒,没有一点感觉。我说:“你挤吧,把里面的脓水都挤出来就好了。”儿媳妇使劲挤,挤出来一堆稠脓。挤了三次,后来没几天就好了。彻底长平了,一点痕迹也没留。

后来看《瑞士法会讲法》时,看到“是因为神看到地球上的废气、毒气太多了,自己敞开了一个窗户,把这废气放出去然后再关上,根本就不象现在科学认为的。”[1]我看到这里恍然大悟,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那两天吃的药都排出来了。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不丢下一个弟子。

我有什么理由不精進,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三件事?今生能得到大法是多么大的缘份哪,唯有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去掉所有常人中的执著才能跟师父回家,才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