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讲清真相 正念清除骚扰

更新: 2020年11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在我身边有这样一位姓赵的农村阿姨,她修炼法轮大法已二十多年了,虽然她不认识几个字,可是不管刮风下雨,她都坚持骑车出去面对面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年近八十的她看上去就像六十岁不到的人,骑起自行车来就像年轻人一样。见到她的人得知她的岁数后都赞叹不已 。

赵阿姨自从修炼了大法后非常善良,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委屈。虽然她没文化,可那一心想使世人得救的心,加上朴实的语言,几句话就能使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并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每次出去讲真相,赵阿姨都有收获,三退人数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不仅世人爱听她讲真相,就连参与迫害她的邪党人员看到她都能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及修炼人身上携带的正能量,主动放弃迫害并保护她,这里列举两例。

一、派出所所长对她说:“我对你好吧?”

去年赵阿姨所在县城大面积上门绑架大法弟子,并不由分说直接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上午赵阿姨家也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有警察,派出所所长,还有乡政府及大队邪党人员。邻居们也出来看热闹了。赵阿姨不惊不怕,把自身修炼大法后受益的事情讲给大伙听。

当听到几年前,赵阿姨面对自己冤死的亲人的遗体,忍住心中的痛苦,规劝手拿利器准备和仇家决一死战的家人及亲属放弃报复,不要让双方家族再出现流血死亡事件,并偷偷打电话叫来了警察及时制止了这场即将发生的械斗时,大伙都嘘唏不已,有个警察也忍不住偷偷地抹起了眼泪。

邻居们说:“多好的人啊,她那么善良(指赵阿姨),地里的菜苗只剩下一棵,谁要她都让给人家,你们还(迫害)。”可是这些警察为了向上面交差,还是强行抄走了赵阿姨用来炼功的点播机、几本大法书和一个用来收看新唐人的卫星接收器。他们问赵阿姨是谁给她装的,为了不连累他人,情急之下,赵阿姨说是自己装的,派出所所长笑着说:“你就这样编吧,你怎么编我就怎么写。”当他们看到赵阿姨家客厅正墙上挂着的师父大法像时,谁也没去动,有一个警察还拿出手机来给赵阿姨看:“我这里也有你师父的法像。”

后来他们把赵阿姨带到派出所好茶好饭的招待,赵阿姨要求回家,所长说要等县里的一个什么人来才能放她走,这个人很会做别人的转化工作。到了下午,那人来了,可一看到赵阿姨,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出去了。所长也跟了出去,一个劲的帮赵阿姨说好话,就这样赵阿姨傍晚就回家了。回家时,所长对她说:“我对你好吧?”

二、县政法委书记举着右手说:“我发誓不是迫害你。”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县政法委书记举着右手说:“我发誓不是迫害你。”以下是赵阿姨口述,由同修帮忙整理。

今年邪党对大法弟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所谓清零骚扰行动。有一天,我所在乡,大队共四人来到我家,一進门,看到挂在墙上的师父大法像就说:“你的师父有这么年轻啊?你也把师父的像换掉……”我说:“大法师父永远是年轻的。”他们又问门上贴的对联哪儿来的,我说:“你也要啊?”他们没作声。然后他们拿出纸笔叫我写(大概是不炼功之类的话),我说:“不要写,我不会配合你们,我不会签字,共产党讲假、恶、斗。我修真、善、忍。共产党容不了真、善、忍。”其中一人自嘲地说:“我就是假。”然后他指着另一位说:“他就是恶。”再指着一位说:“他就是斗。”我说:“你们当中也有好人啊。”他们不再说什么就走了。

第二天又来了四个人敲我家的门,我没开门,他们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其中一个是乡政府的,两个大队的,另一位是县政法委书记。我当时没守住心性,认为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有点生气,就隔着门对他们说:“头一天到我家来了,今天又到我家来骚扰,做好人就这么难办吗?”

其中一人指着政法委书记说:“他想跟你谈谈心。”我说:“跟我谈心有什么好谈的,要听真相可以。”政法委书记忙举手说:“我发誓不是迫害你,请开门,这粮油、米面都是我买的,我们就是朋友,下次我还会到你家吃饭。”我说:“我不要这些东西,大法师父告诉我们不(白)要别人的东西。”

我开了门,政法委书记一進来就连声说:“你炼得好,身体好,你多大岁数了,你只像五十来岁的人,你在哪炼啊?”我说:“我在家炼啊,现在又不准出去炼。”他劝我去信科学,我告诉他们:“这是最高的科学,这是高德大法,我身体好就是炼功炼的,给政府节约了许多钱,可是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人炼呢?”没人作声,过了一会儿才问我有没有交医保,我说:“交了,每年都交,因为我炼了功,身体没毛病,不需要打针吃药,给政府节约了好多钱。有一次我被汽车撞了,一点事都没有,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听到这,政法委书记忙打断我:“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有什么困难就跟他们说。”他指了指身边的人。我说没困难,他们就走了。

过了几天,我托别人把粮油、米面送还给了政法委书记,他们也再没来骚扰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