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非常重要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我上班时,因为工作性质经常与人接触。现在退休在家,对于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没感觉有什么压力。在师尊的加持下,三退的人数虽然不算多,但同修还都很认可。有时在街上碰见同修,会经常问我:“今天退多少了?”我一说多少,同修就赞扬一番:“你做的真好,我咋就退这么少。”当时我心里美滋滋的,也没想自己有什么不对。几年来,救人的事一直做的很顺。

可是近两年,经常遇到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的事。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能正念回家,始终有惊无险。自己也没当回事,也没向内找自己哪里有漏。

二零二零年四月份,我与一位比我小几岁的老年同修在街上发真相资料,向世人讲真相,被当地政法委主管610的人抓住手腕和装资料的袋子不放。他当时就给派出所打电话,同时又给省政法委打电话邀功。警察来了,用警车把我们拉到了派出所。我们俩始终不停的讲真相,派出所警察明白了真相,以我俩有病为由,把我们送回了家。可是过了一个多月后,又追加拘留十天,并勒索我们每人五百元钱。

这时我才想起向内找原因。为什么那么多同修天天面对面讲真相都很好,而我却受到了干扰。我在哪方面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呢?一找,问题还真不小:

1、有不正的思想念头

同修对我的夸奖、赞扬,自己不但没看成不对,而是很高兴。这高兴不是欢喜心吗?同修一问退多少,马上告诉人家,这不是显示心吗?师父说:“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1]无论劝退多少人,同修们都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洪愿,心是一样的。师父把路都铺好了,把有缘人送到了我面前,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觉的自己有本事,这是贪天之功,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

2、还有依靠常人的心

我儿子说派出所所长与他很好。我就想:“这回更不怕被举报了。”还想试一试,遇到问题,看他能不能帮忙。没过几个月,我们三位同修一起在大街上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我给一位男士一本真相资料,又劝他三退。他没说几句话,就要打电话举报,我怎么跟他讲,他都不听,他的同学劝他,他也不听。打了好几次,电话没人接,但他仍坚持打,最后把派出所的警车叫来了。他很嚣张的对警察说:“她们还有两三个人呢,叫她说出来,把她们都抓住。”

我就跟警察说:“我想给我儿子打电话,但我没带手机,也没记住儿子的电话号码。”其实,我是有意告诉他们我儿子是谁,有一个警察给我儿子打了电话。派出所所长问举报人叫什么名字,记下举报人的名字后,就对举报人说:“你走吧。”这个人不走,所长连说三遍:“你走吧。”他还不走。所长对我说:“一会儿让你儿子把你领回去。”举报人一看没戏了,无趣的走了。所长看那人走了,就对我说:“你回家吧!”然后悠闲的哼着小曲,上警车走了。

所以,这次被举报是自己求来的,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不但不悟,还觉的警察真没抓我,挺好。好,这回邪恶不让一般人举报,让政法委主管“610”的人直接举报,派出所都得听他的,就出现了我上面讲的那一幕。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至今已修炼整整二十五年了,却还有那么多的人心:妒嫉心、名利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执着自我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怕心、依靠常人的心等等。

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2]。这么多人心不去,邪恶能放过我吗?师父说:“那么多众生等着救度呢”[3]。我怎么还能依靠常人?真是惭愧,我对不起师父!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时刻不忘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学法得法。时刻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时时事事向内找。找出执着、找出人心,修掉它、解体它、不要它,它不是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自己真正的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