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聊聊“怎么看身体出现的状况”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一日,在外讲真相时,遇到一位年轻同修,我俩切磋了近两个小时。同修谈到她刚经历了一次病业关,期间很重时,同修们都来帮她发正念。同修说刚出现状况时,自己没当回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同时发正念否定,但还是很重,且持续了一段时间。

明慧网上同修关于“闯过病业魔难”的文章中,也常见到这样的叙述:某日,身体突然……当时我没去想它,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几天后,疼痛加剧,……(出现什么状况),严重干扰了我的生活与做三件事。接下来:向内找,修心;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个“假相”;坚定信师信法。同修过关的经历感到真是惊心动魄。

当身体出现状况时,同修的念都很正,那为什么却越来越重,直至演变成一个大关呢?

因为我没有过同修这样的过关经历,所以只能凭自己的理解来分析:开始时症状应该较轻,再越来越重。同修说没去想它,我想还是想了,估计同修是想: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是“假相”,不承认它,我该干什么干什么。

也就是状况一出现,就把它认定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以为,那就是自己明确的把自己摆在了与旧势力是一场博弈的对阵双方的位置上了:你弄来“假相”迫害我,我否定你。你认定它是旧势力,那旧势力就真的来了。旧势力可能想:这个程度动不了你,那我就加码。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越来越重、愈演愈烈,真是惊心动魄。结果把一个“假相”弄成了一个真实的较量。

过程中,旧势力干了它要干的:安排、考验了你一把,看你到底行不行,接下来就是顺着旧势力安排的剧本走了。这不正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吗?正念强的走过来了,但还是让自己承受了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正念不强的,会加重症状、加长时间,甚至有的被旧势力夺去生命。

这不是师父要的。师父说:“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鼓掌)”[1]

按理,引起身体状况的原因有多种可能,此处只谈比较普遍的情况。一种可能是:个人修炼中长期有漏,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如果还不悟,它就没完没了的折腾你,愈演愈烈。它就要这么做,因为它终于有了把你拽下去的借口。如果是这种情况,只要我们在魔难中向内找,在法中归正,身体马上就会出现转机,因为“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2]。

再有一种情况,也是我想着重谈的,是在正常的、比较精進的修炼状态下,特别是自己正做着正事时,身体突发状况。那第一念就是向内找:是不是动了什么念招致的。如没有,我以为那就是“好事”:是消业、净化、提高、长功(也会使肉身很难受)。因为好的前一步一定会带来好的下一步,应该是一个良性过程,这是正向推理、正面思维。

如果认为出现的状况是“好事”,这时你的心态是平和的、不抗拒、不排斥,也就不担心、不害怕。修炼,在不同层次会有不同的状态,就平和的看待各个层次中身体出现的状况就是了。就不会因:有好的感觉就高兴,有异样的感觉就害怕排斥,而产生心理波动。

如果一出现状况就认为是干扰、是旧势力弄来的东西,那你的空间场(身、心)怎么能平和,精神是紧张的,肉体是痛苦的,这个状态又会引发后续的效应,而让自己置身于一个不祥和的场中。然而这一切却是自己的一念招来的。

我想,无论自己什么层次,只要自己要修、有要修好的愿望,自己的一切就是师父在管,师父在安排着我们的一切。那自己正做着正事时,身体突发状况,是师父那时不管了,而由旧势力接管了吗?怎么可能?!

大法弟子都说“就听师父的”,那为什么在状况初现时,首先想到的是旧势力呢?我想还是认为“身体难受”不好,那不好的事来了就是对自己的迫害,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就要否定它、不承认它。

我看到的是:正是由于人的观念“身体难受不好”、不想吃苦的人心、对这个状况未知后果的怕心、担心,才使自己把这个“假相”当成“被迫害”在排斥,结果就招来了旧势力迫害。

师父不是有法身保护我们吗?那为什么旧势力能干了它要干的?因为是我们自己求来的,师父说:“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2]。得我们自己修出来才行啊。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承受,更多我们看不到的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

师父说:“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3]

之前,我对师父关于“病业假相”的讲法并不能圆容的理解。我对“圆容”一词的理解是:(从不同的角度)无论怎么解释都解释得通。对真相不清楚,所以对假相也看不透,那明显的症状摆在那儿,怎么理解它是“假相”呢。之前我的认识是: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所以旧势力安排的就不应该存在,我们就不承认它。我是从它存在的不合法、不合理的角度把旧势力安排的想成是“假相”而发正念否定。此时我对“病业假相”在现有层次上有了较圆容的认识(自己能说服自己了),就像我们看到的常人身体表面的“溃疡、长瘤、发炎”,这是假相,真相是在更深的空间中卧着一个灵体。

那么,此时出现的这个“身体痛苦”假相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我理解:是净化、长功,是师父对自己的鼓励,因为自己正在做对的事(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同时也是考验,师父安排在各个层次中让我们提高的关(会以不同形式出现);也可能是旧势力弄来的,因为“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3]但师父也是“将计就计”利用了它。真真假假迷中悟,就看我们的心怎么动,通过考验就提高上来。这时你会发现那个“异样的状况”即刻过去(很多时候真是以秒计、以分计),啥正事也没耽误。因为低层次的关对高一层次的生命构不成考验了。这是一次提高的过程,这不是修炼中的偏得吗?!

作为修炼人,都想在有限的修炼时间内尽快的提高,那修炼过程中,身体的变化不是越多越好吗?而这变化带给我们身体的感受会是多种多样的,让你舒服的、让你难受的,都是正常的呀。

一次,我与一同修见面,同修看到我有些咳嗽、嗓音嘶哑,同修就说:否定它、不承认它。听到同修的话,我当时还愣了一下:否定什么?不承认什么?啊,否定旧势力、不承认旧势力。而我认为是在净化身体、是“好事”啊,跟旧势力不搭嘎(方言:没关系)。过后,我也想过:为什么同一个表象,我与同修看到的不一样?

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身体出现状况,在个人修炼时期是消业,但在正法时期,就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能承认。我是这样想的:大法的修炼原则是不变的,我理解基本过程就是:学法、炼功、修心、消业、长功。这些不会因旧势力的出现而改变,旧势力的存在只是让大法弟子的责任更大了(它们在毁众生,大法弟子要救度众生)、修炼的环境更复杂了、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

在修炼的早期,学法悟道中,我就有了明确的一念(笃信的一念)“无论什么事,在常人看来越反常,对修炼人来讲就越正常”。深知自己业力深重、执着太多,那就在有限的时间内抓紧消去吧,有(身、心)变化就是“好事”,所以对各种“异常状况”不排斥。状况重些,就是要有大的消业、大的变化、大的提高;反复出现,就是在進一步清理、净化。有时真动过念:只要我能承受得了,希望它多多的来。

我想,当身体出现什么状况时,无论自己当时处于什么状态(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标准要求),就在法中向内找,归正自己,坚定信师信法,师父不承认的就坚决不承认,修炼人没有病,视其如无物,相信它的出现是自己又要有提高的“好事”。心性到位,症状即消。也不去过多想什么旧势力,思想不围着“旧势力”打转转。在行为上“否定”,而不只是嘴上说“否定旧势力”。

记的有一次,身体突发状况,一般来讲,不是心性问题的点化,我认为就是净化、长功。但那次太难受了,且时间有点长,一个多小时了。我想:是不是因我没认为是旧势力的迫害而发正念否定,从而放任了旧势力,迫害才没完没了呢。我就针对旧势力发正念。突然,好像是思维传感,脑中打出一句话:“重了,就认为不是净化了吗?”我脱口而出:是净化。即刻,症状缓解。现在想想,当时就是对自己是否真信的考验。

我曾问过自己;是不是我太乐观了。确实,除了因心性的原因身体出现状况(在我,多数是以牙痛的形式被点化),马上向内找、发正念,提高后,走过来。其它时候身体出现什么状况,我几乎都认定是身体在净化。特别是正常修炼状态下突发状况时,更不会认为是迫害,因为迫害不会无缘无故发生。

从法中知道,我们身体的变化是由内往外,层层突破,直到表层。微观中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我们这个肉体所感受到的异样感觉吧。所以每一次的经历,心态是平和的,没有过关的感觉(紧张、担心),只是感到有对自己“忍耐力”、“承受力”的考验。承受的同时还略有期待,因为知道这个经历过后,之后的“好”会比之前的“好”更好。心态好似在关注着一个大工程的推進速度,体会着过程中身体变化的细节、微妙。

五年前,一次外出讲真相时,看到有人在运动器械那儿活动身体,我也就站了上去,运动时,手把着横杆,双脚踩在两个竖杆的踏板上,两腿做前后摆动。我在双腿同时前摆时,想看看表,双手离杆,结果身体后仰,摔在水泥地上,只听“嘭”的一声,我当时就一念“赶快起来”。起来后,我又站了上去(让人看到我没事),我问自己:为什么(发生这种事)?啊,是为接下来给他们讲真相做铺垫。

之后一路无碍走回家,可進了家门,就一步动不了了(腰、胯、腿疼),我想“这次身体要有个大的变化了”,也就几秒钟,就能迈步了。

稍后,我想今晚看神韵吧,坐下后,就感到后脑沉沉的,我想:借这个机会也清理头呢,一举数得。不去感受那个难受,看着神韵,都不知那个头沉沉的感觉何时没的。

整个过程中,自己没往邪恶迫害上想(不把自己置于被迫害的位置),所以心态一直很放松。

事后想想:如果换个想法,可能结果就会不同。“突发状况”时,如果认为是迫害、是魔难,会视其是修炼路上阻挡前行的“绊脚石”;以平和的心态,认为是“好事”,会视其是修炼提高的“垫脚石”。事发时的那一念很重要,你认为它是什么,接下来你就要面对什么、经历什么、最后收获什么。

写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一些思考,现阶段所悟,认识偏颇之处,诚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