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病业大关后的体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去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身体有点不适,当时也没当回事。吃过晚饭,病业突然向我扑来,有排山倒海之势,我浑身难受的无法述说。头象裂开似的,全身疼痛难忍。不一会儿,发起高烧来。我没有量体温计,自己感觉有四十多度。我睁不开眼,呼吸受阻,身体滚烫,顿感昏昏迷迷,好象遁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平时有一个习惯,就是我自己的事不愿打扰别人。家人问我:“怎么了?”我说:“有点难受,没事。让我睡一觉,不要理我。”这一夜,身体难受极了,每个关节都疼,昏昏沉沉。

第二天早晨,自己感觉也没多少好转。该出去讲真相了,我坐了起来,头晕目眩,身体还在发烧,一点劲儿都没有。怎么办?凭着我平时学法的基础,我知道是假相,我坚定了信念:不能把它当作是病。如果把它当作是病,那正是邪恶所要的。我知道,我正在经受一场生死的考验。

师父说:“人最难过的一关,修炼必须走出去的那一关,就是放下生死。当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在生死面前考验你,但也不绝对排除。每个人面对他自己的最大难关与最大执著能否放下,其实都是在考验人能不能走出这一步。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

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正在虎视眈眈,如果我在信师信法上正念不足,它们巴不得我一下子倒下去;如果我去了医院,它们真的会来取我的命。我强忍着痛苦,振作了精神,穿好衣服,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我戴上口罩和帽子,在约定地点找到同修,和平时一样就上路了。

以往,我俩都是并行行進的。如果遇见有缘人,就一个人讲,另一个人发正念。可今天,同修在我前面很长一段距离,我怎么也追不上她。因为身上没劲,我感觉骑车都很吃力。我心想:“不管怎么难受,都不能停止出去讲真相。”在回家的路上,同修跟我说:“今天咱俩的状态挺好,一前一后,比咱一起走还好呢!”可我觉的怎么也没有一起走好,但她就这样说了。我悟到,这可能是师父利用她的嘴在鼓励我。

这次病业假相时间很长,重症状态就有十几天。可我依然每天照常出去讲真相,没有停歇。后来身体难受的状态减轻了,右胳膊却又抬不起来了。偶尔无意抬一下,疼的要命,直到现在才明显有了好转。

这次病业给我敲响了一个警钟。回顾自己的修炼经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修炼状态时好时坏。我是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弟子,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众生三件事都在做,但是没有修炼如初的那种感觉。学法不入心,看书就困,看不到法理的内涵,学法成了一种形式。再往深找自己,炼功有时也不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到晨炼时间起不来,懒散,经常睡回笼觉。在讲真相救人上,虽然自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一直坚持做着,但也是象履行公事,象完成任务一样。可见,我没有达到大法弟子应有的修炼状态。

我经历了近一年的身体魔难。通过不断的深入学法,我深刻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及时归正了自己的修炼状态。每天除了做好三件事外,还抽出时间背法。在信师信法的同时,放下自我,不断向内找,提高心性。我在各个方面也有了新的突破。最终正念战胜了邪恶,邪恶自灭。慢慢的,我的胳膊也不疼了,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

家人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也闯过了一个生死大关,经受了一次信师信法的根本考验。

个人所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