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二叔三退了

更新: 2020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出生在一个离县城十五多里路的较偏僻的小山村,有一个本家叔叔,我叫他二叔,现在七十多岁。二叔年轻时当过大队干部,是个党员,他对大法的认识全是邪党灌输的那些谎言,我给他讲真相听不進去,但他本性勤劳善良。

后来我亲叔去世时,我去吊唁,并给有缘人讲真相、三退,在我给鼓将班(人去世后 ,发丧前家人请的唱戏班)的人讲了真相送他们真相资料时,二叔看见了就不高兴。

今年疫情来势汹汹,我心想一定得救二叔。我就先发正念清除阻碍二叔得救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然后去找二叔。

第一次我就骑自行车回老家,進村时给打招呼认识的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到二叔家,结果大门上着锁。第二次去,他还是没在。第三次去遇到我大嫂,我说要找二叔,大嫂告诉我二叔在他大儿子家住,我就找到二叔大儿子住的地方,大儿媳正和三个年轻女的在胡同口歇凉,大儿媳说二叔已经搬回家住了,我给那三个女的做了三退(大儿媳已经退了),就又往二叔家去。

正好二叔的大女儿夫妻和二女儿也来了,我们同时到二叔家大门口,他们都已经明白了真相,我向他们说明来意,并要她们从侧面帮忙,她们答应了。到家后,和二叔聊了几句家常就转入正题,我结合疫情和刘伯温的预言,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并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等一些真相内容。姐妹俩在旁边也劝说:姐这么热的天,大老远来跟你说这些都是好意,是为了你呀。二叔说:知道。她们乘势说:那你就退了吧。二叔“嗯”的答应了。我走时,给二叔留下了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到我老家的邻居,我们叫“M叔”家,也是去了三次才见着他,帮他退掉了入过的党、团、队。

我悟到,这一切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要有想救人的心,师父就帮我们安排好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