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 我能做什么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疫情爆发了,小区被封了。开始时,我还是有些发懵。站在房间里,透过玻璃,我看着往日熙熙攘攘的马路上少有行人,也少有车辆驶过;曾经热热闹闹的小区,一片寂静,失去了往日的生机。我的心被带动了,人的情出来了,我感到压抑、伤感、迷茫,并伴有丝丝的不安。

我问自己:我怎么了?我该怎么办?商店关门了,同修也无法联系,我被困在了家里。

我习惯的打开了明慧网,明慧网那熟悉的页面和师尊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立刻映入了我的眼帘,一种回家了、见到亲人了的感觉,一下子充满了我的全身,驱赶着笼罩在我心头的阴云。

当时网上正好发表了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题目记不得了,内容大意是说,当年罗马爆发大瘟疫时,基督徒们不顾个人安危,纷纷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埋葬死者,救助生者,用他们的无私、善良和付出,改变了世人对基督徒的看法,甚至使有的众生走進了修炼的行列。

同修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鼓舞。对,我也不能被困在家里,我要走出家门,救度众生,这是我的责任啊。

正念回到了我身上。我问自己,现在众生最需要什么?我能做什么?众生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避疫保命的良方。当务之急,我应该把保命的方法传递出去。

具体该怎么做呢?

我环顾着整个房间,思考着,寻找着。对,我有纸张,可以做卡片,把三退保平安和诚念“九字真言”能避疫的信息放上去,挂到大街上,让众生看到;我还有电脑和打印机,可以把明慧网上诚念“九字真言”治愈疫病的文章做成单张,发出去;我还有嘴,可以把真相讲给众生听;我手里还有真相币,可以花出去。那一张张的真相币,可是一张张的小传单啊,是伸向众生的一只只援手,很珍贵的。哦,原来我可以用来救度众生的方法还不少呢。

于是,我行动起来,做着我能做的事,做着我该做的事。

刚开始的时候,除了大马路和公交线路外,其它的大街小巷基本上都被封了。街上出租车很少见,公交车车次也少了,而且很少有人坐,对乘客的检查也严格,登记很细。公交基本上都是在跑空车。所以,那段日子,我每天只能沿着大马路边走,碰着人,能搭上话的,就讲,没人时就发就挂。为了找到不易被环卫工人收走、容易被众生看到、适合挂卡片和发资料的地方,我会转许多弯,走许多路。有时会走出去很远,确实觉的很累了,脖子都有些直不起来,不得不打出租车回家。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是在回家的路上,顺手捎着瓜果蔬菜,一边花着真相币,一边劝退有缘人。

随着疫情的变化,公园等公共场所解封了,坐公交车的人也多起来。于是,我也坐上了公交车,把真相又送到了公园和人们休闲的地方。

那是一段又忙又累又充实的日子,也是一段实修心性的日子。它在修出我的正念,修出我的慈悲,修掉我的私心、怕心、顾虑心和安逸心等人心人念。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邪恶监控较严的地方,我刚刚挂好了一张真相卡片,一回身,发现一个大摄像头正对着我。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脑子里马上出现了被监控被抓的画面,怕心使我想立即回身取下卡片,但正念又提醒我: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尊保护,谁也不配干扰。摄像头是监控坏人的,与我无关。我用正念抵挡着怕心,大大方方的离开了那里。

还有的时候正做着真相,脑袋里就会蹦出不正的念头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每当这时,我就会警觉的彻底否定:那是常人的理,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对我不起作用;有时候还会冒出天天有规律的出来,会不会被邪恶盯上之类的想法,我也要及时清理这种顾虑心和人念,以便不被其干扰;有的时候,当资料发到最后了,人也走累了,手里还剩一张或三两张,往往就想赶紧发完,有图省事,不顾效果的安逸想法,这时,也需要及时清除它,归正自己。

那段时间,我加强了学法、加强了发正念,也不断的充实着自己的正念。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才能不被邪恶找到迫害的漏洞和借口。

疫情的爆发,惊醒了我,使我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我认识到,如果做不好三件事,那是对师尊的犯罪、对众生的犯罪,对自己的犯罪。

回头看看走过的这段修炼路,有遗憾,有辛苦,也有欣慰。特别是当我看到众生在认真阅读我做的真相资料,或者是听到世人见到资料时发出的惊喜叫声时,我感到欣慰,我知道这件事情没白做,世人看到了保命的方法,众生在觉醒。

疫情爆发后,同修创办了一个讲真相的项目,救人力度较大,最近我也参加了。在同修的无私耐心帮助下,我现在正在项目中做着力所能及的那部份救人的工作。

是师尊的巨大付出和承受,使今天的众生还有得救的机会,使我们还有修炼的时间。但是时间真的不多了。我要抓紧最后的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众生,不辜负师尊的佛恩浩荡。

无以言表对慈悲伟大师尊救度、保护之恩的感激之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