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甘肃庆阳市宁县中共县委书记邓晓龙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邓晓龙,1999年7月至2001年6月任中共宁县县委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致使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现在被举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多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邓晓龙
中文姓名拼音:Deng,XiaoLo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56年10月
出生地:甘肃省庆阳市环县
退休前工作单位名称:甘肃省工商局
退休前职务:副局长、省个体劳动者协会会长

邓晓龙,汉族,甘肃省庆阳市环县人,1956年10月出生。1997年10月至2001年6月任中共庆阳市宁县县委书记,2001年6月至2010年2月任平凉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2010年2月至2016年11月任甘肃省工商局副局长、省个体劳动者协会会长,2016年11月后退休。

二、迫害事实简述

邓晓龙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动全县一切恶党媒体,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纠集全县党政事业单位、公检法司等一切专政工具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有二十多名学员被非法抄家,并强迫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宁县有四人去北京上访,被该恶人和刘德贵劫持回来,后均被非法劳教,其中吕银霞(一年半)、范俊草(两年)、李雪宁(一年)、刘永凯(两年)。

法轮功学员李雪宁、范俊草给当时的庆阳地区“六一零”头目刘五庆写信讲真相、制止迫害,刘不但不听,还给宁县打电话,邓晓龙命令公安局刘德贵和朱华宁,立即将她二人抓进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宁县籍的甘肃省商学院在校学生、法轮功学员马同举,在家乡讲真相,也被朱华宁等人绑架,非法关进宁县看守所迫害,该学员在二零零二年讲真相时,又被朱华宁非法关押拘留,放出后,被省商学院(现在更名为甘肃省财经学院)开除学籍。

下面是迫害严重案例:

1、法轮功学员吕银霞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底赴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恶警非法关押,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在接回人员证明吕银霞在天安门广场并无什么违法行为时,还是被宁县政法委书记、宁县公安局非法关押迫害三十九天。同年十二月底,吕银霞第二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讨公道,被天安门恶警非法关押到北京密云县看守所,五天后放出。她回到单位的当天晚上,就被宁县公安局警察张宏西、恶警刘德贵等人绑架,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宁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刘德贵、朱华宁(女)等人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半。当时的公安局长是魏立道。

2、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勤本(时任县体改委主任)曾写信向有关部门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却被宁县公安局恶警刘得贵、朱华宁绑架,非法关押二个月。李勤本被非法关押一月,恶党县委书记邓晓龙召集会议免去了李勤本的正科职务。后来县610头目王永珍又伙同县纪委书记梁永宏撤销了他的正科待遇,当年所谓的考核中又定为不称职,科员又降一级,当时每月少发工资五百多元。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4时多,李勤本被单位骗去开会,由市国安的雒少华、王庆华二人,协同县“610”主任王永珍,公安局长魏立道、治安科刘德贵、朱华宁、李玉等人配合,非法搜查李勤本单位办公室及住宅,抄去法轮功书籍3本、笔记本电脑一台、袖珍收录机1台(价值240元)、炼功磁带四盒等物品(没给查抄清单,至今没返还),并将李勤本绑架,先在治安科办公室非法审讯一夜,没让睡觉。三月一日九时,将李勤本投入宁县看守所,整二个月,四月三十日放回。期间,县“610”、公安局预谋判劳教二年,在李勤本亲友的大力营救下,公安局才放人。县委书记邓晓龙在三月下旬召集会议,免去李勤本一切职务。十月份,县纪检委给李勤本以撤职、行政记大过处分,工资连降三级,定为科员档次,连同上次处分,每月少发八百多元,年终公务员考核又定为“不称职”。由于李勤本是全县闻名的优秀工作者,大好人,这一些处分,不敢向全县发文,都是偷着进行,事后瞒着人装入李勤本的档案袋。

3、法轮功学员范俊草,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劫持回来投进宁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从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开始(由平安台劳教所转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就遭到体罚。当时是三月份,黄河边晚上寒风刺骨,恶警不让她睡觉,强迫她在室外从晚上九点半一直站到凌晨三点左右。有次一站就是通宵,这样连续站了四十七天。就这样,第二天她还要照常出工、被迫参加“军训”。范俊草在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曾经被恶警电得腿青一块紫一块,臀部被电得青紫肿痛,上厕所都无法蹲下来;后被双手吊铐在一米八高的铁床架上,她的个头仅一米四左右,一铐就是七天七夜。她先后被同样的方式吊铐过九次之多,有一次被吊了十几天,铐子吊得勒进手腕的肉里,血肉模糊。最后一次,恶警将她蹲式背铐八天,也就是把这个老太太的双手背到身后,再让她下蹲把双手向左右两侧拉开,比身体还宽一些的距离,将双手相向铐在底层床架的低档上,这样只能非常吃力地蹲或跪在地上,无法站起来,恶警用这种酷刑强迫她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