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度 七旬老妪多次走出生死大难

更新: 2020年1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个修炼了二十一年的大法弟子,今年76岁了。在这二十一年来,我经历了许多次生死大难,若不是有师父的保护,我不知有几条命都搭進去了。现在,我每天沐浴在佛恩浩荡中,我发自内心深处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

得遇宝书

我得法比较神奇,也是因为和大法有缘。记得有一天,我小女儿拿回一本书,是师父的宝书《转法轮(卷二)》,我连看了三天,我看后,就觉的这本书是宝书,是能使人回天的宝书。我看完后,我女儿没看,她就把书还给人家了,这给我后来得法打下了基础。

我看完宝书,就再也没人向我提起大法的事。过了一年多,我老伴去世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唯一一个能挣钱养家的人走了。我的家一下子发生很大变化。生活的压力,精神上的打击,使我病倒了。我到青岛的大医院,确诊是白血病,病历一大摞,每天得吃一大把药。从此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走路都打晃。

那时我大女儿结婚了,还有两个孩子没成人,没有工作,还有上学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回了娘家。那时母亲还健在,在母亲家住的几日里,心里很烦,就到处走。有一天,我走到了我出嫁的姐姐家,正好碰到姐姐要去别人家学大法。姐姐看我脸色不好,就问我去不去跟她一块学大法。那时我心里很乱,闹心、难受,还坐卧不宁的,就跟姐姐说:好吧,我跟你去散散心。就这样,我跟姐姐来到学法点上。

在学法点上,我就在后边靠墙坐着,别人读《转法轮》,我就呼呼的睡着了,但是别人读《转法轮》,我都能听到。有人说:你看她妹妹睡得真香。其实那时师父就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此,我就和姐姐坚持到学法点学法炼功,我就这样得法了。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炼功,使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体上的病很快都好了,也有劲儿了,脸色也红润了,使我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二零零一年五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学法点上学完法,都快十一点了。我说,我要去发资料。同修说:你不害怕吗?都这么晚了。我说不怕,我就拿上一大兜资料,浑身轻飘飘的骑上自行车。很快把资料发完了,用了一个多小时,发了一大片地方。回家时,好象用了半小时,心情愉快。为救度众生做事,真高兴,一点没有累的感觉。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的加持、苦度。

放下利益 坚修大法

我老伴去世后,过了几年,我老伴单位的领导找到我说:你可以办抚恤金手续,每月可得120元钱(当时的价),但前提是你得必须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因是上级要求的。我就对老伴单位的领导说:“我原来是白血病病人,身体都不行了,一天天在家等死,家属院的人都看到了。我通过学了法轮功,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做好人。不断的学法炼功,才慢慢的好起来了。是大法救了我,大法也救了我的家。你看我现在脸色红扑扑的,身体也有劲干活了,能用我的双手养活我那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你不给我办,我就回家,这钱我也不要了。我不能昧着良心做事,我更不能给大法抹黑。”

那个领导听我说完后,就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他睁大眼睛看我的气色和身体,这哪像一个得过白血病的人啊。此时此刻,他被大法的神奇功力和道理感动了,也明白了真相,就马上给我办手续了。我也很感谢他。

师父就在我身边

我从修大法以来,不但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而且我几次出车祸,都转危为安,都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保护下,闯过来了。

第一次,那时我六十岁了,刚刚学会开三轮车。一天,我和同修开着一辆机动三轮车,我们是从西向东开着。因为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我们也没有减速停下,我们刚走到马路的十字路口的中间。这时从十字路口北边来了一辆大货车,开得飞快,大货车朝我们的三轮车就撞过来了。当时就听到“哐”的一声巨响,把我们连车带人撞出十多米远去。同修从三轮车上又摔出两米多远,身上只破了一点皮,无大碍。而我也不知怎么的就在车旁站着,一点也没碰伤。回头再一看,我们那辆三轮车的大杠被汽车撞的扭了个弯。大货车司机停车,一看我们人没啥事,开车就跑了。我和同修好不容易才把车推回家。

过后我想,今天虽然有惊无险,可我们若不修大法,我们今天遇到的车祸轻则筋断骨折,重则一命呜呼。能化险为夷,是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保护着弟子。

还有一次,我在横过马路时,由于脑中想着别的事,低着头急着想过去,也没看到侧面来了一辆车,一下子那车就把我撞倒了,我就失去了意识。在地上躺了不知多长时间,我慢慢的有了一点意识,我想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浑身动不了。心想,不行,我得动。我用劲一动,浑身就能动了。这时就听到旁边围上来的人说:活了,活了,这人还活着。我睁开眼睛,看到周围有很多人。

司机找来了救护车,要送我去医院。我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没事。我就和司机说:“我是修大法的,没有事。你把我送回家就行了,我也不会讹你。”围观的人都说:这老太太真傻,别人都怕司机出事后跑了,非去医院住院,而她却要回家,真是和别人不一样。

过了一会,围观的人群都离开了。这司机也是个好人,很负责任的,司机坚持要给我送医院治疗,后来送到医院里确诊,是左脚脖子粉碎性骨折了,一年之内走不了路,需住院观察治疗,若不能及时治疗,以后可能残废。

在我住院的第一天,因有很多人在旁边陪护看着,就打了一瓶药。晚上,我就忍着剧痛,依着墙,坚持炼功。

第二天,我女婿来一看,说:“妈,你怎么还打针,你不能打针。”我女儿一听女婿这么说,就很生气,说:“如果是你妈这样,不打针吗?”他说:“我妈得打针,你妈不用打针。”当时,我就悟到可能是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不能用常人的办法去做,伤自然会好,于是我就坚持不打针、不吃药了。我女儿气得要跳楼。

后来,我对她说:“我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是为我好,你别忘了妈妈是学大法的,我有师父管,你放心吧,我没有事,我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的白血病都是炼功、学法好的,这你是知道的,你真孝顺就听妈的话,你就别让我住院、打针、吃药了,那些药打到我身体里,都是些不好的东西,反而在损害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就这样,我在医院白天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晚上起来依着墙坚持炼功。到第三天,我就能自己慢慢扶着墙上厕所了。

在住院的这几天里,我在利益、亲情等各种心性干扰面前,横下一条心,坚定的信师信法,第七天,我就要求出院了。回家后,我女儿陪我一周,我就基本能自理了。师父看到我坚信大法的决心,修心性符合法,脚伤很快就恢复好了,不到两个月,我就上街走路了。通过这次车祸,在我身上展现出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使孩子们也都心服口服。

现在我走路都很正常。虽然我都七十六岁了,可我还骑着电动车,到处送真相资料,学法讲真相一点没耽误,生活也不用别人照顾。不认识我的人还以为我才五十多岁呢。我这一切的一切全是师父慈悲苦度,不仅给我消去了生生世世的业债,还使我又一次得到了脱胎换骨的重生。感谢师父!

第三次,那是今年的正月初六,我到学法小组学法,听同修说要找一个护理工,去护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同修因为年龄大,摔了一跤,把胯骨和股骨头摔断了。她也是个老同修。我一听也是同修,我就说:“我试试看,但不一定干。”学完法,同修就把我领到需要护理的B同修家里。

干了三、四天,感觉还行,因活不重、不多,干完后,可以和同修一块学法。对我来说,这个环境很好,不但在生活上可以照顾同修,而且我们之间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虽然我今年七十六岁了,修大法后,身体硬朗,同时挣点工资,来补贴孩子们经济上的急需,学大法身体健康,这也是证实大法威德的一方面。

好景不长,到第五天,来B同修家干活,就来了心性的考验,B同修把买来的新鲜菜放在窗台上,我到要做饭时拿菜,却没看到。她说,她就放在那里(因她摔跤后,头脑有时不清醒,经常忘事),我说:“我没有找到菜。”她就怀疑我把菜拿回家了。当时,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不会干那种不好的事,你也是学大法的,应该理解,请相信我。”她说:“你说你清白,你敢对天起誓吗?”我说;“敢。”为证明自己的清白,我说:“我若做了,那就是天打五雷轰,”同时也问她:“你敢起誓吗?”她也说:“天打五雷轰。”

可是,我在第二天早晨来B同修家上班的路上,摔了一跤,当时心里就有点觉的自己做的不好,但没有往深去想。又住了三、两天,因那几天下过大雪,有的地方冰雪没化,有地方路滑,早晨我骑电动车上班的路上,贴紧路边化过冰的地方正往前赶路,突然,后面过来一辆大货车,紧贴我身边往前走。这时车帮上的钩子一下就挂住我的电动车车把,我连人带车被拖着跑出有二十多米远。过程中,我摇摇晃晃,我意识到很危险,弄不好就会進到车底下没命了。我就想尽办法把车把一歪,就撤出了大货车的车帮的钩子。当时,因道窄,路滑,大货车的车速不是太快,大货车司机发现有人紧贴车边骑车,被车拖着走,这时大货车走出三米多远,停下了。司机下车后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你走吧!”司机看真没事,就说:“那我走啦?”

过后,我那个后怕啊。我回家向内找,找出了一堆执著心:私心、安逸心、利益心、愿听好话的心等。这些心要不修掉,怎么行啊?太可怕了。特别是最近我这个争斗心表现出来非常强烈,怎么能像个炼功人?过后我才悟到,师父是利用我和B同修之间的矛盾来给我提高心性的。

通过学《洪吟》:“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我找到了差距,再遇到第二次她说钱找不着了,我的心就放平坦了,语气平和的问她:钱原来放在哪里了?根据她说的地方,我细心深入找,终于在床垫底下,找到了同修放的钱,并当面点清多少钱,给她放到了她知道的地方。自己也没有生气,平稳的把这一关过去了。

师父《洪吟》中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心里装着法,才能过好关,所以要多学法。

以上是个人修炼的一点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