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明法理 正念过关

更新: 2020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我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在师尊的保护下,一步步前行,经历了风风雨雨,大小关难。过程中,我对大法坚定不移。

一、以前欠的债也要还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开过电锯加工木材生意,后又转入卖水产生意。我先用冷冻柜储存水产,做小本生意。后来生意很红火,我就想扩大,建冷库。因为资金有限,如果建完冷库,就没有進货款了。所以,建冷库前,我先找到已经熟悉的供货商家,说明情况,协商是否能先進货,然后等下次進货时,再付上一次的货款。能不能帮助我一下?商家同意了。

经营了一年以后,供货商经理跟我说:“差了一万元钱,我们有三个会计,不知道差在哪里了,你看看你们那里钱对不对?是否与你们有关系?”我说:“是我老伴掌握财政,这些事情我不清楚,我回家问问。”

回家后,我问老伴,老伴承认是多了一万元钱,但是她不想拿出这笔钱,理由是供货商又不知道这笔钱差在谁那儿了,并说:“你要想给,你把外边欠咱们的账要回来,再给。”见到供货商经理后,我无奈的说:“没差在我们这儿。”

这件事,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我感到很内疚,总琢磨:困难时,人家帮了我们大忙,可是我们现在还行这种事,不缺德吗?但是时间长了,这件事情渐渐就淡忘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明白了“不失不得”[1]、“欠债要还”[1]、“业力的转化”[1]等法理。修炼后,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不舒服,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几天就能过去。

有一次,我感觉身体沉重、失眠、吃不了东西。时好时坏,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个月,搞的我精疲力尽,三件事也无法做好。我向内找,也找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在小组学法时,我和同修交流,同修提醒我:“你往回想一想,曾经做过什么不对的事情,把它曝光出来。”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我马上想起了欠债这件事,怎么办?还吧!可是多年过去了,那个供货单位散摊了,没人了,怎么办呢?

师父说:“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回去后,越想越不是滋味,干脆去给他们送钱吧。转念又一想,奖券也没了,我把钱送给他们,他们不得分了吗?干脆我拿钱送单位去赞助。”[1]

我就想,把钱捐给大法项目救人吧。决定后,我和老伴商量。当时老伴就是不同意,我还不能强为,要根据老伴的接受能力,就一直往后拖。几年前,我长时间腿疼,闯不过去关,很严重。我看到《明慧周刊》上的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大法弟子挪用做资料的钱,应该还上。如果不还,你还修不修了?

我向内找之后,就再和老伴商量,她同意了。连本带利拿出了一万五千元钱,捐给了大法项目。之后,老伴觉的拿出去的钱多,心里承受不住,总跟我叨念。我一看,这钱的事让老伴成了负担,就又找到同修,又要了回来。当时自己有一念,以后有机会还得还上。腿疼的假相不长时间就消失了。后来,我自己卖废品,攒了两千元钱,捐给了大法项目。平时也不断的为大法项目捐一部份钱。

今年老伴去世了。孩子们在老伴屋里找出来一张一万五千元钱的存折、四千元钱现金。孩子们聚在一起说:“爸爸又不吃药,花不着什么钱,给你一部份零花钱,没了钱,我们再给你。”我说:“原来欠水产供货单位的一万元钱我得还。”他们说:“那个摊子早没有了,你还给谁?”我说:“我捐给大法项目。”小女儿认同大法,能理解,他们就同意了。

最近,我管孩子们要了一万元钱,捐给了大法项目,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我认识到,修炼人就得严格要求自己,在法中清洗、纯净自己,不断的提高、升华。

二、把自己交给师父

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各家各户不能上街,不能聚会、拜年,村口也被人把守,不准随便串村。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这种形势带动,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越是这样,越得抓紧时间救人,和旧势力抢人。我每天都没有停止救人的脚步。

正月初十这天,我和同修约好去一个地方见面,我骑上电三轮就出发了。我想避开被人把守的村口,就绕路而行。骑到另一村口上大马路时,有一个大斜坡,上到坡的半腰时,上不去了。我踩车闸,闸失灵了,车子迅速的向下滑。猛然间,车翻倒在地,一下子把我摔下来,摔在水泥路上,我被摔出去三米多远。

我想起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想:“没事。”就坐了起来。我想站起来,但站不起来。这时,旁边有认识我的人,看见了就说:“这可够呛了,赶快告诉他儿子吧!”儿子、孙子、女婿开车赶来了,就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你们送我回家吧!我没事,我有师父。”他们把我抬上车,直接就拉到医院去了。

经过检查,我大腿胯骨骨折,需要做手术,住院治疗。我坚决不同意。儿女们都劝我要住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需要采用常人的治疗手法,我有师父管,你们要不拉我回家,今天晚上买饭就不要买我的了,我就不吃饭了。”他们看我态度坚定,没办法,只好把我拉回家。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前胸后背剜心透骨的疼,大腿胯骨痛彻心扉。我忍受着极度的痛苦,心里背着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让家人拿来小播放器,听师父的讲法。一切生活起居,由家人照顾。家人看见我痛的整夜不能入睡,他们看不下去,还是劝我到医院去治疗。

儿子说:“你放着不受罪的办法不用,非得遭这个罪,受这个苦,咱们又不是没钱治。我看你以后瘫痪了怎么办?八十多岁了,胯骨摔折,在医院治疗的话,还没几个好了的呢。你一个药片不吃,不医治,会好了?”我劝他们:“你们别着急,大法师父管着我呢。大法是超常的,无所不能。我可能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多,我承受点痛苦没事儿,把业消掉,咬咬牙就过去了。”

这件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都在观望。我这样做,是人们还没有见过的。我叫家人给同修们打电话,轮流和我一起来学法。这样过了几天,慢慢的,我一天比一天好,在师父的保护下,同修们的鼓励下,家人的照顾下,二十天,我能下地了。

在这二十天里,师父给我清理了三次内脏的瘀血,我吐了很多黑血。四十天后,前胸后背不痛了,吃饭喝水也正常了,我也能靠着床炼功了。我坚持学法、发正念,渐渐的,越来越好。同修们每来一次,都看到我有一个变化。

到七十多天时,我带着拐杖,骑上电三轮,又去贴真相不干胶救人去了。大街上见到我的人都说大法真神奇,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家人和亲友,都从内心信服了大法,为众生得救奠定了基础。现在,我的身体基本正常。

从此,我要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实修,完成大法赋予我的使命,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以报师恩。

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