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期被抄家绑架 正念走出派出所的经历

更新: 2020年1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九点,我正在公司上班,突然来了八、九个人。我问:“你们有事吗?”其中有个警察出示证件,我还没有看清楚,他就拿回去了(后来得知他是派出所所长)。

紧接着,他们就开始搜查,对我录像。我说:“你们有什么法律依据,你们给我录像是侵犯我的肖像权,我拿手机给你们录像,对你们执法监督。”其中一个警察说:“你扰乱社会治安。”我说:“我合法做生意咋会扰乱社会治安了。”他们继续搜查,我就告诉他们:我们信仰法轮功是受宪法保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第36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你们是在犯法,是在破坏法制。你们来这么多人,别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坏事了,有事我们出去说。我实际是不想他们继续抄家犯罪。

我把门带上,他们把我带上警车。我一路跟他们讲真相: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是高德大法。我过去很多病修大法好了。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610头子李东生是迫害法轮功前台总指挥,现在被关在牢中;本市的国保大队队长几年前,正在过新年的时候暴死,才五十多岁。共产党掌握了话语权,能把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好的。你们迫害我就是在迫害你们自己,我们没有信仰自由你们也没有信仰自由,我没有人权你们也没有人权。你们枪口要抬高一点,对你们有好处,眼光看的远一点,现在是办案终身制,退休也要负责。他们要开我家里的门,我智慧的已经把钥匙藏起来,他们说叫开锁公司来开。当时我妈妈在外面,怕她回来碰上,被绑架,我就想把门给他们打开,他们也说意思一下就行了。我转念一想:师父说过不配合邪恶指使命令,就没有把钥匙拿出来,我妈此时也没有回来。都是师父在保护!

我不断讲真相,他们明白一些,说:“我们不想撬你家门了,你的钥匙在公司我们也不想去拿了,我们也是应付一下。”随后我被带到派出所。

我坐在椅子上,一个警察问话,一个辅警在做笔录。警察问我:哪一年开始炼法轮功的?我说:你们现在是做坏事,做违法的事,我回答你们就是在配合你们犯罪,现在是办案终生制,到时平反了,你们今天做的坏事就会给你们定罪。为了你们好,我拒绝回答。警察说:将来平反是以后的事,现在你们违法了,你要听我们的,你们是某教,你可知道你违法了。我说:“我听江泽民说过,听过报纸电视说过是某教,据我了解的情况,公安部认定的十四个邪教没有,你上网查查。江泽民个人讲的话不能代表法律。你们迫害我们信仰的人,迫害佛法要下地狱的。”他们继续提问我,我拒绝回答、零口供。最后他们问不出来话,就结束了。

最后,叫我签字,我说不签字,转念一想我看看他写的什么。我说我要看看再签字,心想我就是签字了也是对他们不利,对我有利。警察说:不要你签了。

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我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请众神加持。心想满天的神都在看着我,我一定要做好,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一有不正的念头就否定,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要尽快走出派出所,大法有很多事要我做,还有很多众生等我去救度。中午警察给我买了包子、盒饭,我吃了一些,心想吃饱了下午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晚上他们又买了饭叫我吃。我说:我要回家吃饭,不吃你们饭了。

后来轮番来了几个警察提问一些问题,是绕弯子套话,我说:我拒绝你们,是为你们好。我给他们讲真相:贵州省掌布乡有个藏字石,五百年前裂成两块,上面写着“中国共产党亡”,是天意,是天要灭共产党,我们不是搞政治,是讲真相,在大难来临前躲过劫难。“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对法轮功迫害,按国际法是“反人类罪”,就像希特勒对犹太人犯的罪一样。我尽量启发他们善念,说警察里也有很多好警察,看你们像个好警察。最后我跟国保大队长说:放过我就是放过你,保护我,你会有美好的未来。你会有福报的。两个小时后我走出派出所。

此次我被绑架,我悟到了是放松了修炼,太关注美国大选,太执着希望之声、新唐人和自媒体等很多常人心。

我也感受到此次正念走出派出所,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巨大承受,我是很难走过这一关。今后我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