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指的路上走到底

更新: 2020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暑期,我去了大女儿家。一天听到女儿家录音机里在播放大法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音。我心想,师父的声音真亲切,讲的怎么那么对啊!句句都说到了我心里。不知不觉中,我就把师父所有的讲法都听了一遍。心中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师父传法已有四年多了,我怎么才知道啊!

就这样,我在大女儿家得法了。我去她家附近的学法点学会了炼功动作,也和那里的同修一起学法,大家比学比修,真是很充实快乐。

一、师父给我指明了方向

一个多月后,我带着《转法轮》宝书幸福、愉快回到了自己的家。我心想: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师父传法好几年了,得法的人越来越多,说不定我们这个县城里已经有学法点呢,我得去找找。

就在我有了这个念头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院子里,我正在干活,看见师父来了,师父笑呵呵的对我说:“你去东南方向吧。”我一高兴就醒了,心里想:师父让我去东南方向干什么呢?

就在我做了这个梦之后不久,就有个朋友告诉我,在我们县城的旧电影院前的场地上,有人在炼法轮功

我打听好了时间,就迫不及待的去了。老远,我就听到了熟悉悦耳的炼功音乐,看到有十几个人在炼动功,我就悄悄的在后面跟着炼起来,真开心。等到炼功音乐一停,同修看到了我,就围了上来,问这问那。我看见哪个同修都觉着亲,都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同修们告诉我每天炼功的时间及集体学法的时间和地点。就这样,我找到了学法点,可以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了。

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个旧的电影院和同修告诉我的学法点,都在我家的东南方啊!师父已经给我指明了方向,想到这儿,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了,弟子想啥师父都知道啊!

二、向内找 闯过病业关

我是五十六岁走入修炼的。修炼前,除了偶尔的头疼感冒之类的小病外,我的身体一直不错。修炼之后身体状态自然就更好,感觉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走路真是轻飘飘的,脚不沾地一样,每天都开心充实。

修炼的路不可能是平坦的,有时在大的心性考验中能过的去,可思想行为一旦不在法上,却能让我在小事上摔跟头。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犹新。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修配合去周边农村发真相资料,连续去发了几天,可能是路走的多了一些,我感觉两腿有些沉。其实这时就应该向内找了,因那几天做事多了,学法没跟上。我就和不修炼的家人叨叨了几句说自己腿有些酸之类的,无非就是想让儿媳多分担点家务。

这时,儿媳把她手中捶身体的小橡胶槌递给了我,并说:“捶一捶,很舒服。”我想都没想,接过来就在腿上从上到下的捶了起来,还觉的的确挺舒服。接下来的那两天,我有事没事的就用那个橡胶槌捶我全身各个部位。正觉的很受用的时候,突然两手各个关节开始疼,然后发展到两只胳膊也疼,很快全身各个部位都开始疼。

开始是可以忍受的住,到后来疼的直冒汗,身体各个关节不但疼的厉害,还肿了起来。很快手不能拿东西了,腿也迈不动步了。就这么几天的时间,我从一个健康的人变成了一个躺在床上几乎不能自理的人了。

儿子、儿媳都知道我修炼后身体比同龄的人都好,从没见过我这个样子,吓的不知所措。我虽然知道一定是自己哪里没做好,被邪恶钻空子迫害我,但并没有太深入的去找自己的问题所在。虽然我嘴里也安慰家人不会有事,可情况并没好转,反而更糟了。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浑身疼的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儿子、儿媳叫来了众亲友,要强行送我去医院,在我一再的坚持下才算作罢。儿子偷偷的给远在外地的两个姐姐打了电话。两个女儿是同修,很快就都回来了。她俩刚见到我时,着实也吓了一跳,因为她们从小到大从没见过我这样。她俩一个安慰我,一个对儿子、儿媳说:“你们这几天照顾妈辛苦了。咱妈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着,不会有事。你们安心去上班,把妈交给我们吧。”

儿子、儿媳忧心忡忡的上班去了。两个女儿一个给我做饭,一个和我切磋,提醒我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是哪方面做错了,让邪恶钻了空子来迫害我的身体。我找到了自己对家人有怨恨心、妒嫉心、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不修口、说狠话、对人不善等等。见我真心的向内找了,小女儿笑着说:“妈,你提高了呀!咱们是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咱得做好三件事,不能总躺着呀!咱这不是把自己当成病人了吗?”

可当时的我已经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根本坐不起来,手也拿不起筷子。大女儿一边喂我吃饭,一边开玩笑的说:“咱多吃点,吃饱了、喝足了,就起来学法、炼功、发正念。可别让师父着急啊,师父可看着咱们呢。”

可不是嘛!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不知师父又替我承受了多少呢,心中真是觉的愧对师父。

两个女儿回来后,我们不唠常人嗑,有时间就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身体很快有了变化:开始只能垫着枕头靠墙坐一会儿,渐渐的坐的时间长了,饭量增加了,可身体各个关节还是疼。这是修炼上还有大漏啊!

那天儿媳来我屋里找她的橡胶槌,我这才想起来,就说前些天我还用过这东西呢,还连着用了好几天呢,全身捶了个遍。

两个女儿听后,异口同声的说:“问题就在这!”修炼人累了,炼炼功,就能迅速恢复体力。师父说:“修炼是最好的休息。”[1]还用得着常人的办法解决吗?常人用来治疗、保健的物品上可都带着业力,虽然只是个橡胶槌,可性质是一样的呀!这不是在信师信法上打折扣了吗?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两个女儿和我切磋,使我一下子清醒了!我赶紧向师父认错,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即使在修炼中有漏,我会向内找,不断的归正自己。任何生命不得以任何借口对我的身体進行干扰和迫害。请师父为弟子做主。”每次我都加长时间发正念。

自从找到了我这次出现的严重病业的根本原因并加强发正念后,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不久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我们娘仨经常长时间发正念,不出屋,儿媳不解,就悄悄的开门看看。见我在没用任何医疗手段治疗的情况下,身体变化这么大,而且很快恢复了正常,她和儿子放心了,也露出了笑脸,众亲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履行使命 坚持讲真相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遭受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恶毒诬陷和残酷迫害,众生被谎言蒙蔽,许多人听信了邪恶的宣传,开始敌视大法和大法弟子,甚至一些大法弟子的亲人也站在了邪党一边,仇视自己修炼的亲人。

师父说:“迷众各逞乱 巨危不知迫”[2]。众生头脑中装着反对造就宇宙众生的大法的邪恶念头,该是多危险啊!大法弟子们开始走上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之路。除了配合同修利用各种方式做着救人的事以外,十多年来,我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开始从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做起,只要是有机会见面、能说上话的人,我决不错过讲真相的机会。

原来我是个不喜欢凑热闹的人,但现在哪里热闹我去哪儿。亲朋的婚宴、生日宴、各种聚会,一旦得知就去参加。因为我自身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就是真相,所以讲真相效果都很好。后来,我就想办法联系那些多年不见的同学、亲友、邻居等,只要我想见的人,师父都会巧妙的给我安排,让我见到他们。

再后来,我就每天上午学法,到整点发正念,下午走出家门,面对面和有缘人讲真相。刚开始有顾虑心,和陌生人讲真相毕竟和熟人讲不一样,特别是现在的中国人,对陌生人都有戒备心理,我就用各种方式灵活的和对方打招呼,唠唠家常,拉近距离后再自然问对方:念几年书啊,干什么工作啊等等。逐渐的,就讲到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然后再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从不同的角度讲明白大法的基本真相。

现在多数人都接到过真相资料或真相电话,尤其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内容真实有据、及时,并列举了大疫面前三退保命的实例。众生看了之后,三退就更容易了,多数人三退后都表示感谢。

有一次,一位女士听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很巧,几天后,又遇到她。没想到一见面她就给了我一张她的家人的三退名单,并对我一再表示感谢。我很感动,告诉她:“你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别感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慈悲,在救天下的众生。”这位女士大声的说:“谢谢大法师父!”

众生的觉醒激励着我,让我把讲真相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完成自己下世助师正法的誓约与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金刚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