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原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刘金国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刘金国(Liu,Jinguo),男,汉族,1955年4月生,河北昌黎人,1995年7月任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2001年12月任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2005年3月任公安部副部长、纪委书记,2014年1月任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2014年10月任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即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任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现任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

在河北省任职期间主要罪行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开始,刘金国积极追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其先后担任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副书记,以及政法委书记,参与、指挥、操纵河北省迫害法轮功,使河北省成为遭受迫害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其担任政法委书记的第一年(2002年),河北省就迫害致死了72名学员。刘金国对其任职期间河北省发生的所有迫害罪行负重大责任。

2002年3月,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和中共河北省委“610办公室”发布文件,把迫害法轮功纳入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刘金国作为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应对其承担责任。

河北省委、政法委在全省政法工作会议上和省“两讲一建”教育活动联系会议上多次讲话部署镇压法轮功和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

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蒋素花,女,50岁。2002年2月8日被赤城县警察绑架,关押在赤城县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3月3日凌晨一点,被残酷折磨致死。医院检查证明,蒋素花完全是被打致死的,由于毒打造成她的内脏严重受伤而不能吃,不能动,又没有及早医疗,导致救治已晚而死亡。此案例也得到联合国的关注。

保定法轮功学员熊凤霞,在2002年10月中旬被定兴县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所谓学习班)迫害致死。从照片上看到熊凤霞生前受到的非人折磨。


熊凤霞遗体上外伤40多处,胸部有几块大量瘀血,气管里有粘液,膀胱里有红色液体。

2001年8月,在河北省在省委、省“610办公室”指挥、石家庄市积极部署执行下,开办“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是河北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中心,隶属河北省“610办公室”),由原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改建而成,主要的行政人员几乎全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的劳教所警察与各公安分局中抽调组成。河北省委副书记赵世居曾称赞该培训中心为“省内一流”;(洗脑中心)获2002年度河北省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奖二等奖,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

法轮功学员杨云,于2002年3月1日被绑架到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杨云从早上8点一直到夜里12点,犹大和邪恶之徒轮番对他进行精神迫害,根本不让他休息,直到他喘不上气,不能呼吸,憋得浑身发紫,脸铁青,大汗淋漓,虚脱才罢手。第二天下午,杨云被单位的人接回。由于省洗脑中心的迫害,杨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3年4月19日死亡。法轮功学员周文丽、李惠云等被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精神失常。

2002年3月,河北省省委、政法委忠实执行罗干“严打六个月”镇压法轮功的指令,胁迫河北各地都必须征召巡警,仅石家庄就招募6000多巡逻联防队员。

河北省是防止上访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进京的“护城河工程”的重要组成单位,刘金国对此大力推动。2002年9月发表讲话指出,大力实施“护城河工程”,充分发挥河北省维护首都稳定的“护城河”作用。

2003年4月30日,中共河北省委办公厅曾下达文件(冀传[2003]51号),将法轮功活动情况作为“报送防治‘非典’工作信息要点”。2003年萨斯流行期间,河北省省委、政法委要求各地借鉴承德市利用“非典”打击法轮功的做法。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2003年6月6日报导,河北警方6月5日以传播有关萨斯方面的言论为由,在该省拘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人数高达180名。张家口市有2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抓,杨玉芳是其中的一名。这些被捕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刑讯逼供,被施以电刑、老虎凳、灌食等酷刑,很多人被打得遍体是伤,有的被打伤腿,有数目不详的人被迫害致死。2003年6月16日,杨玉芳被活活打死,死时七窍流血,全身发紫。

2003年4月,河北省开展的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洗脑”(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信仰的迫害,其核心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个过程中共称之为“教育转化”,即“洗脑”。)的“春雷行动”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该行动受到公安部长周永康批示支持,由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刘京总结,通过中央“610办公室”和司法部向全国推广。

2004年11月刘金国在承德调研时强调特别要加大对法轮功活动的打击处理力度。

在中共中央任职期间主要罪行

2005年3月刘金国调任中央,先后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纪委副书记,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纪委书记等职,在全国范围内继续推动迫害法轮功。

2007年7月5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刘金国,在召开的全国排查整治农村治安混乱地区推进农村平安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讲话,要求“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对农村治安状况进行全面彻底排查,要严厉打击非法宗教和邪教活动,消除影响农村政治稳定的因素。”

2011年8月31日下午,公安部召开36个大城市公安局“清网行动”视频会。会议要求认真贯彻落实孟建柱关于“清网行动”的重要指示精神。。带动“清网行动”整体向纵深推进。公安部副部长、纪委书记、督察长刘金国主持会议并讲话。

2011年9月开始,各地公安系统以所谓“清网行动”为借口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2014年1月,刘金国任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即610办公室主任。

刘金国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后,竭力执行中共及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群体灭绝罪的政策,对任职期间全国范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负有直接责任。

2014年,中共持续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发生了多起有计划、有预谋的绑架事件。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几乎每天都在中国大陆发生着。据明慧网统计,2014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高达6415人,比2013年全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4942人,增加了29.8%。有证据显示,刘金国及中共“610办公室”是黑手操控者和指挥者。

2014年6月9日,内蒙古“610办公室”下发了2014[11]号“机密”文件,要求“摸排法轮功人员的底数”,为下轮迫害法轮功预先进行情报收集。该文件显示,这次摸底是全国范围进行的一次统一行动,是为了全面掌握法轮功学员底数,而这个密令是来自中央610办公室和公安部。

2014年8月12日,湖南省综治办主办的湖南社会管理网披露,该省中方县防办组织全县涉邪人员进行一次全面“走访谈心”活动,系“按照中央610办主任刘金国在全国防范和处理邪教办主任座谈会上提出的工作要求”。据报道,云南省凭祥市政府官网亦有消息称,2014年4月10日,该市传达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刘金国在全国“4.25”、“7.22”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精神。

据明慧网报道,2014年4月24日,辽宁省沈阳市有39人被绑架,据知情者透露,沈阳绑架案来自沈阳市国保大队施加的压力。7月18日,吉林长春市有29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9月2日,吉林省通化市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9月17日,江苏省公安厅和“610办公室”亲自督办连云港,当天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张淑贤,女,53岁,2014年8月7日,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24小时内即被折磨致死,家属见到张淑贤遗体从胸部以下到大腿都是黑紫伤痕: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高检法医当时表示是酷刑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2014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近千人被各地“610”人员非法关押到158个“黑监狱”(洗脑班)洗脑迫害。610人员企图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有些本已关闭的洗脑班,又死灰复燃。如浙江金华双龙宾馆洗脑班,已秘密开办几个星期。

崔占云,女,于2014年9月9日下午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先被劫持到榆树市拘留所,9月12日被劫持到榆树市洗脑班迫害,榆树市政法委书记李风林让洗脑班人员给崔占云灌不明药物。9月15日崔占云被李奉林劫持到长春洗脑班。当天下午,崔占云身体出现不适,第二天被儿子接回家。当时崔占云的胳膊、脖子、后背都酸疼,骨头都疼,吃不下饭,于2014年11月3日含冤离世。

2014年法轮功学员983人被无辜非法判刑(或庭审),比2013年的796人增加了23.5%。也就是说,2014年平均每3天有8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庭审)。至少有6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7年以上(含7年),最高刑期达12年。文继国、靳军波(已于2017年3月份在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王纪州(73岁)分别被非法判刑12年。

根明慧网公布的有关2014年的信息统计:2014年被迫害致死91人,也就是说,每2个月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王海金,男,于2014年4月22日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当天被送进抚宁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3个月里受到残忍的殴打、野蛮灌食、做奴工,性虐待(被使劲捏睾丸)身体被迫害的走路身体打晃、精神恍惚、两眼迷离,浑身无力。90天后回到家中,昔日身高1米78、体重近180斤的王海金,体重只剩130多斤,牙齿被打掉。家人说,他眼前总是浮现在看守所被虐待、毒打、受奴役的景象,说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生不如死……2014年10月9日,年仅46岁的王海金离世,留下伤心欲绝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因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隐蔽性,其罪恶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的种族灭绝政策,以及高度的信息封锁,这些经确认的案例仅仅是迫害罪恶的冰山一角。并且仅仅从迫害致死的人数不能完全说明迫害的残酷,更多的被迫害致残,致疯,失踪,被精神虐杀,家庭支离破碎的例子无法计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