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项目的配合中修自己

更新: 2020年12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有机会参加了一些同修之间配合的项目,使我在实修方面有了新的认识。下面就把这个过程写出来与大家共同交流。

项目的配合真是一个魔炼人心的事情,在没参与之时觉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干点活吗?当真正的去配合时才发现我开始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修口,我以前对修口这方面还认识不太清晰,该说的不该说的话我总是想说,可现在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了安全,项目方面的事就不能和家人还有其他无关的同修说。以前我经常去一些学法小组学法,然后听大家交流,所以也养成了爱说话的习惯,我对自己说可不能在这方面出现错误,那样的后果是严重的。慢慢的就减少了出去学法的次数,也不象以前那样爱说话了,再慢慢的修口也能做到了。和我配合的同修也放心了。

作为修炼人,做什么事都是修心的过程,做项目也是一样。那是在做项目的初期,凭着我的那份热情,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可是收获却很少,总是解决了第一个问题,那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真是给我弄得焦头烂额,简直就做不下去了,我就去找项目的负责人,说:“我干不下去了。”同修就劝说我,叫我多学学法,好好的修修心,心性提高上来就好了。其实当时我的心里还是愿意做这个项目的。我一边学法,一边向内找自己,也发现了很多的执著心,我有执著自我的心,还有色欲心、显示心等。那时我认识到,做证实法的事和做常人的事是两回事儿,不修心什么事也做不了。

又过了不长时间,事情真的发生了变化。那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一个学法小组,想找负责人有点事儿。正好她在那里,我也很高兴,心里想着学完法问她点事儿。法很快的学完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学法小组里的另一位同修就向那位项目负责人同修发脾气(这里的负责人同修是我自己心里对这位同修的称呼,也是为了写文章方便,这位同修平时没有把自己当作负责人),指责了很多。负责人同修一看也解释不明白,她就走了,别的同修也相继的走了。当时就剩下我了,这时那位发脾气的同修把矛头指向了我,对我好一阵发脾气,说那件事和我也有关系,叫我给她个说法。那时我也没和她生气,耐心的和她解释。这一个过程下来,我心里很平静,慢慢的同修也平静下来了,这件事就过去了。回过头我再做项目时就有了一个大的突破。再后来负责人同修见到我就说:“你悟到没有,是你在矛盾中提高了心性,层次提高了,技术上就有了突破?”我体会到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随着项目的向前深入,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也暴露出了很多人心,矛盾也就出来了。我做事情很用心,也很动脑,所以在细节上想的多一些。虽然在参加项目的时间上比别的同修要晚很多,但是我所掌握的技术还不比别人差,别的同修提出一些不同的观点时,总是去反驳,而不是耐心的去听,总觉的自己认识要好一些,所以得听我的。慢慢的越来越自我,有时负责人同修向我提出点要求时,表面上答应,可内心里不高兴,觉的负责人事儿多。那时我已经变的很不理智了。我想要做我想做的事,而且还非常肯定我所做的事是对的。

修炼就是很难,有什么样的人心,就有什么样的人在你身边出现。有一位W同修在项目的配合中我们常在一起合作,用常人的话说,也很了解了吧。有时候我就把我内心的想法说给她听,她很支持我的,理由是只要是对证实法有利的事,她都会去支持。有一次机会我们接触到了外地的同修,在那里也学到了一些技术,再后来W同修和她们也有了一些联系。慢慢的我们和外地的同修熟悉了。开始的时候外地同修不好意思开口叫我们帮她们做什么,后来在交谈中发现我们有些事做的很平稳,这也是她们所需要的,最后还是希望我们帮她们做点。我们还是答应了,外地同修的要求在整体上看数量不大,可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些压力。如果和我们本地的需求合到一起,那个数量也不小了。我决定分几次把它做完。第一次很平稳安全送到。

做第二次的过程中,W同修把这件事说给了负责人同修,负责人同修听后很不高兴。她很担心我,因为她了解我修炼的状态,也很担心整体项目的安全。她经常给我们讲一些跨地区配合的同修,尺度没把握好被邪恶钻空子受迫害给整体也带来很大损失的例子。她跟W同修说怎么能和小同修一样的不理智,要你做什么你就去配合?我们得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啊。最后负责人同修决定叫停我所做的项目。我的心情很沮丧也很不理解负责人同修的做法。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才慢慢的理解了负责人同修的做法是对的,如果按照我的想法发展下去,那就太危险了。同时我也看到了我那颗执著的人心,打着证实法的幌子,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也给整体带来了麻烦。

W同修是一位很随和的同修,所以有什么事我还是愿意去找她。虽说我手上的项目停了,可是答应外地同修的事我还想把它做完。在我的要求下同修还是同意和我一起去。在到了外地同修那里时我还是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当我们交谈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我发现外地同修的手机就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放着。当我质问她为什么不注意手机安全时,她表现的很不在意。为了安全,我和W同修就迅速的离开了她家。在我们离开她家不远的地方,就发现远处驶来一辆警车,然后走下来几个警察,向同修家的方向走去。当时我很紧张,还是W同修能稳住,我们很快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在车里我与同修交流,看来这位外地同修是被邪恶监控了,今天要不是提前离开,那麻烦可就大了。我建议想办法联系她们当地的其他同修,去劝一劝这位同修,不要那样不理智,那样会给整体带来麻烦的。W同修很快的联系到外地的协调同修了,可是反馈的消息是那位同修根本就不把监控的事放在心上,因为认为自己正念足,没有怕心。那也没有什么办法,那我们还是修自己吧!

通过这件事给我带来很大的冲击,我从内心里感受到负责人同修真的是为我,为整体着想。我以前认为她在阻碍我的想法彻底消除了。我对自己说;再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随着心性的提高,我做的项目又正常运作了。后来我发现W同修还与那位外地同修有配合,我几次找到她交流快停下来吧,可是同修也不理会,她认为整体需要她就应该去配合,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听说那位外地的同修出了问题,在修车的时候发现被邪恶安装了监听器,然后绑架了他们,不过很快就被放了出来。但是和他们配合的同修,被绑架了好几个,至今还没有回来,给整体带来了损失。W同修在家里也遇到了很大的魔难。

通过这一年多与同修们的配合使我在修炼上有了新的体会,以后的路我会走的更平稳,做得更好!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所做的一切!同时也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关心与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