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103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十年来,辽宁省抚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103人,其中女法轮功学员63人,年龄最小的27岁。此数据仅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搜集到的,民间还有更多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没有报道出来。


图1:五十二位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生前照片

一、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

在103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27岁,被迫害致死最多的是50至70岁之间的老年人,见图二。这些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却在中共不法人员酷刑“转化”迫害中,因坚持信仰,失去生命。

'图2. 被中共迫害致死人数按年龄段分布'
图2:被中共迫害致死人数按年龄段分布

'图3. 被中共迫害致死人数按年分布'
图3:被中共迫害致死人数按年分布

从表中可以看出,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五年被中共迫害致死人数逐渐增加。当时抚顺政法委执政头目吴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郝建光(抓人凶手,已恶报死亡)。

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一)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中遭虐杀

1、武占瑞:第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武占瑞,男,原抚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抓捕关押。七月二十二日,武占瑞因不配合邪恶迫害,被警察残酷迫害致死。公安通知家属说是“自杀”,但后来据知情人透露,武占瑞死亡时,肋骨已断(暴打所致)。《抚顺日报》曾公开报导说他“死不改悔”。种种迹象显示,武占瑞是因不放弃大法、不配合邪恶而被酷刑致死。他是抚顺市第一位死于非法抓捕中的法轮功学员。

2、李英:遭酷刑逼供 三天后被虐杀

李英
李英

李英,居住抚顺市望花区岫岩街。二零零三年三月末,几名望花区公安分局及派出所警察,闯入李英的店内绑架了她。恶警将她带到市公安一处后,四个恶警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李英的家人找到公安一处要人,要求见李英,遭到拒绝。在家人一再要求和抗议下,看到了李英,当时的李英躺着,身体上罩着白布。家人掀开白布,李英已经奄奄一息,她只来得及告诉丈夫:“四个警察打我……”随即死去。

经尸体解剖后,发现肩部呈黑紫色,深度达四公分。肾积水,肝发黑,心脏有一个洞向外流血。恶警封闭消息,威胁家人不许说。

3、盖春林:被插管灌开水烫死

盖春林
盖春林

盖春林,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霸王沟村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清原县公安局、南口前镇派出所等多个警察绑架。五天后,被劫持至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抚顺市法制教育学校”。半个月后,五月六日,家人被通知盖春林心脏病死亡。

验尸结果是盖春林的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插管灌开水烫的。

4、黄克:仅十天被野蛮灌食致死

黄克
黄克

黄克,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在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第十研究室工作。二零零三年六月底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恶警张福义、郑凯非法抓捕。黄克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黄克坚持绝食抗议迫害,几次被看守所野蛮灌食折磨,仅仅十天时间,七月三日早六时被折磨致死在看守所。事后看守所欺骗家属说是饿死的。

黄克的妻子钟云秀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就已被迫害致死。当时他们的孩子不满两岁。黄克又被折磨的突然离世,家中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和不满六岁的孩子。

5、唐铁荣:一夜被活活暴打致死

唐铁荣
唐铁荣

唐铁荣,家住新宾县南杂木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抚顺市教养院(也叫武家堡劳教所)多个恶警、恶犯一起对唐铁荣施暴:逼着“飞”,不许动,围着她边骂大法,边用手使劲打脑门、砸后背,用脚使劲踢腿,逼“转化”,从早打到晚,满地踢打。唐铁荣昏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第二天送回家,次日唐铁荣就含冤离开了人世。教养院为推脱责任,令陈桂凤等几名恶人作伪证,说唐铁荣不是被打死的。

6、梁素云:手脚被针扎 野蛮灌食致死

梁素云
梁素云

梁素云,家居抚顺市顺城区戈布街。二零零二年三月,梁素云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为抗议迫害绝食二十多天,二十多个犯人一起对她施暴,还用针扎手脚,逼迫她“转化”,手段极其残忍,被迫害得精神恍惚。戈布派出所又把梁素云劫持到石油医院,把她铐在床上每天迫害性灌食、输液,十多天后,梁素云被迫害致死,那些恶警们说她自杀。

她婆婆王玉兰做了一碗面条前去看望,一看人已经死了。警察一看王玉兰来了,立刻把梁素云的尸体抬走,看都没让她看一眼。

7、周玉玲:送医院途中用棉被捂死

周玉玲
周玉玲

周玉玲,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周玉玲在清原县红透山铜矿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当地派出所所长梁大明及其多名恶警绑架。所长梁大明与手下恶警用电棍电周玉玲,打嘴巴,逼写“悔过书”和“保证书”,未能得逞,当天下午,将周玉玲、周晓娜劫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从九月一日开始绝食反迫害。四天后,看守所对她进行野蛮灌食和刑讯逼供,每天夜里都能听到周玉玲痛苦的呻吟声。一个月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看守所通知家属周玉玲死亡。

周玉玲死亡时,骨瘦如柴,身上有淤青,两眼圆瞪,嘴大张,拳头紧握,两腿用力蹬的姿势。没有死亡证明。清原县公安局出动警察、军警,不准家人上诉、验尸、拍照,要强行火化遗体。后因家人坚持要看到死亡证明,清原县公安局对医院施压,开了假证明。

事后,有犯人问看守所所长尹长江:周玉玲是什么病?其回答:根本没病。知情人透露,恶警灌食时,灌食管插到了肺,在送往医院途中,用棉被捂死。当家人赶到时,警察已将遗体停在火化场。

8、孙倩:被冤判九年 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

孙倩
孙倩

孙倩,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孙倩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参与制作真相资料,被抚顺市公安一处非法抓捕。遭到酷刑逼供、折磨,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秋,孙倩被转至沈阳监狱城,非法关押。被长期关小号。虚弱的身体染上肺结核、结核性脑膜炎,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下被送进监狱内医院。监区长李建国不让家属见面,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人不行了才让其母亲见一面,当晚孙倩死在医院,怎么死的不知道。

9、王秀霞:仅仅十六天,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毒打致死

王秀霞
王秀霞

王秀霞,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抚顺东州刑警队、新屯派出所、万新派出所等二十多名恶警闯入新屯一资料点,绑架了王秀霞,被劫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王秀霞随即开始绝食抗议,被恶警戴上手铐、四十八斤的重脚镣,并多次被拉到医院强行灌食,她被整天、整夜单独铐在铁椅子上,手脚不能动,只能一个姿势坐着。 王秀霞不向邪恶屈服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用脏袜子堵上嘴,有时用胶布粘嘴,打她、骂她;她的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签扎的眼。

第三天,六点三十分,副所长于贵德把号里的所有吸毒犯、打、砸抢的这些人渣找到一起,给他们吸足了烟,让他们动手打所有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然后,101、102的打手(犯人)都集中到103号,大约十来个犯人去打王秀霞。事后101号长张宝华亲口对贾××说,郑敏(102号长)穿着皮鞋连踹三脚,这三脚都落在王秀霞的心脏部位。每踹一脚王秀霞“扑……”喷出一口鲜血,连踹三脚,连喷三口鲜血。张宝华说:“我看要出人命了,赶紧领着号里的人撤出来了。”之后不几天,王秀霞卧床不起。

半个月后,七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王秀霞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恶警不让看,问死因时,他们谁也没回答出来。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时,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王秀霞小儿子孙峰当时十二岁,在亲属家抚养,他不但承受着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还要为父亲(修炼法轮功被迫流离失所)的安全担心,每天提心吊胆度日,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多次昏迷送到沈阳医大抢救。终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儿子孙峰在孤苦与恐惧及思念中离开人世。

10、卢广林:遭电棍电击 牙被打掉 死于盘锦监狱

卢广林
卢广林

卢广林,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卢广林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盘锦监狱,卢广林遭恶警电击折磨。二零零九年二月卢广林绝食抗议期间,全身多处被烫伤,牙齿被打掉,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1、张友金:被沈阳东陵监狱、铁岭监狱迫害致死

张友金
张友金

张友金,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人。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张友金去西丰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被枉判三年半,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非法。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以后,沈阳东陵监狱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有病了,当家属去探视时人已被转至沈阳监狱城。家属又到监狱城要求见人,狱方不准。几天后家属又来沈阳东陵监狱,见面时,家人发现原本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的张友金,被迫害的发白体瘦,站不稳,手发抖。狱方还称张友金得了肺结核,向家属索要三千元钱治疗费。病重的张友金被转到铁岭监狱传染病院,家属要求放人,医院人说上边不让,要想回家就得写“保证”,不然就死这。

张友金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12、邹桂荣:历经两年折磨 含冤离世

邹桂荣
邹桂荣


邹桂荣,时年三十六岁,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公路段职工。生前屡遭中共酷刑折磨。历经抚顺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张士教养院——沈阳大北监狱——抚顺市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邹桂荣再次被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并被强行灌食,四月二十三日,邹桂荣在逃离魔窟时摔伤,经抢救无效,在抚顺市医院去世。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张秀荣伙同王乃民、黄海艳、王树铮用四根电棍电击邹桂荣,从下午一点多折磨到近四点。他们只让邹桂荣上身穿一件跨栏背心,赤脚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电邹桂荣的脚心、两臂、双腿、后背,并指使饶爱静扯住邹的头发,赤脚站在地面上象抡圈一样电她,并发出恶意的狂笑:“真有意思,比动物园猴子有趣。”王树铮还把办公桌上的一杯水浇在邹的脚上电邹的脚面,邹的脖颈、脸颊、双臂、脚面都被电得没有好地方,一道道的伤痕。

13、徐春霞:被迫害肠子腐烂 死在辽宁女子监狱

徐春霞,女,家居抚顺望花区,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在沈阳东陵区汪家发放大法真相台历时,被沈阳东陵区汪家派出所绑架,后被冤判四年。十一月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经证实,徐春霞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被迫害致死。监狱恐吓家属,不让曝光。

此前,徐春霞被关押在沈阳市739医院,生命危急,仍然被戴上手铐和脚镣,严密监视。十一月二十九日家属得知消息赶到医院签字做手术,医生说,打开腹腔后发现徐春霞肠子已经腐烂,肠子没有一块好地方,并且粘连,而且还有一个硬东西,所以没有动,又给缝合起来。二天后致死,死因不明。

14、朱玉兰:冤狱仅剩五天 突然死于辽宁女子监狱

朱玉兰
朱玉兰

朱玉兰,居抚顺市李石开发区刘尔小区。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本应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期满回家,可是仅仅剩下五天,却传来了亲人离世的噩耗。朱玉兰女儿来到辽宁女子监狱,要求看母亲离世前的二十四小时全程录像,监狱只给了朱玉兰从厕所出来捂着肚子的镜头,对家属声称“死于心脏病”。

15、金顺女:被关押十九天后离世 家属控告无结果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的抚顺市朝鲜族女法轮功学员金顺女家属收到最高检察院的回复,告诉家属控告材料已收到,现已发给辽宁省高等检察院审查处理。

金顺女,六十六岁,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十月六日,警察电话通知家属,说金顺女正在抚顺市中医院抢救,让家属赶快到医院来。当家属赶到医院时,看见金顺女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新华街办案警察张坤让家属签字,并威胁家属说如不签字就重判,签了就放回家。金顺女的女儿见母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奄奄一息,救母心切被迫签了字。警察走后,尽管医生对金顺女进行了努力抢救,但一直没能醒过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早四点四分,金顺女离开了人间。

被绑架前,金顺女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在被关押在看守所十几天就突然死亡,这突如其来的死讯,家属无法接受。家属聘请一位律师到有关部门,要求就金顺女的死亡进行调查,要求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不予理睬,迫使家属将此案状告到最高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家属收到最高检察院的回复要求辽宁高检审查,但至今无结果。

(二)二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回家不久离世

1、魏在鑫:被公安一处迫害 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下致死

<

魏在鑫
魏在鑫

魏在鑫,是抚顺市科技进修学院高级工程师。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及粮栈街派出所恶警将魏在鑫绑架、殴打、刑讯逼供,折磨一夜后送到抚顺市劳动教养院“严管”班。

二零零二年六月,将军派出所的警察将魏在鑫迫害得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恶徒们还经常出其不意地将其沾满鲜血、肉皮的内裤突然脱下,血顺着大腿流了一地。被狱警指使的犯人看着老人前腹、后臀的血肉与内裤再次凝结、粘连后,便再次突然将老人内裤脱下,反复折磨并恶毒的说这叫“披麻戴孝”。

在恶警指使下,狱中的犯人对老人的迫害变本加厉,逐步升级,犯人还强行将他们自己那肮脏无比的分泌物灌进老人的嘴中,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终将老人折磨得奄奄一息。

从医院拍下的照片显示,老人当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医院对他进行鼻饲、输液以及导尿来维持其生命。受尽折磨的他比入狱前几乎老了二十岁,他全身浮肿,双下肢浮肿更为严重,腹部及大腿长了很多皮肤疮。既不能站,也不能坐,更不能躺。痛苦每分钟都在煎熬着这位对法轮大法无比坚定的老人。讲到不背叛信仰,老人满面坚毅与正气,而谈到在牢中的非人折磨,老人痛苦不止、羞愤难当,只说几句,便难以为继。在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下,魏在鑫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公安局将生命垂危的魏在鑫送往市医院,并让家属接回。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魏在鑫含冤离世。

2、徐大为:惨遭沈阳东陵监狱迫害 出狱十三天含冤离世

徐大为
徐大为

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历经四个监狱,八年迫害。遭到电棍电击、关小号长达几个月,不给饱饭吃,手铐重铐十天……从沈阳东陵监狱刑满获释,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精神失常,全身器官衰竭,回家仅十三天,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含辛茹苦期盼八年的父母,等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三)被迫害致死的教师

1、优秀教师被迫害神志不清而死

刘青春,是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乡中学一名优秀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全身各种疾病全无,一家三口人其乐融融。

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开原县检察院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本溪监狱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每天被关在小号里。本溪市监狱不许家属接见,与外面完全隔绝。监狱绞尽脑汁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使用电棍、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并胁迫、怂恿犯人用各种流氓手段实施迫害。

期满,家人把他接回家,他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遍体伤痕,回到家里什么也不说,也不愿意见人,不知在狱中被邪恶注射了什么药物。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刘青春在家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中发现用信纸包着两张白纸,上面反反复复写满了几个字:几号电棍打左眼,几号电棍打右眼,电棍、电棍、电棍,满张纸都是写的“电棍”。

2、魏明华:中学教师被开除公职 迫害而死

魏明华
魏明华

魏明华,抚顺市清原县第一中学教师,于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清原一中校长毕淑华、书记付伟迫害,办十五天洗脑班。吃住都有校长、主任、工会主席看守着,无一点人身自由可言,并被勒索罚款一月的工资和奖金,学校收保证金两千元,教委也收了两千保证金。当时魏明华的丈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家里面的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

二零零三年五月,魏明华被劳教保外就医回到家里,抚顺公安一处非法收取各项费用:有保证金六千元、管理费一千一百二十五元、十天的伙食费一百三十元、体检费四百元。清原一中开除公职,停发了魏明华应得的工资及一切费用。

多年来的精神与经济的双重迫害下,使这位女教师身心疲惫、难承重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下午含冤离世。

篇幅有限,更多的迫害致死案例,法轮功明慧网已记录在案,善恶有报正在兑现,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大法、迫害修炼者的人,唯有立功赎罪,也许能得到上天的宽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