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两个儿子走進修炼

更新: 2020年0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作为一个修炼多年的老弟子,知道师父讲过:“我们往往有些小孩都是很有来头的。因为一个人她在她一生中什么时间能够得法,什么时间干什么,她在上面(上面那是高级生命)看的很清楚。她一看这家人将来能得法,她就要转生到这家来。”[1]“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所以,当我的两个儿子前后出现病业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他们也该走進大法了。

二儿子走入大法的过程

那是二零一六年秋后的一天,二儿子突然来我家对我说;“妈,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我从屋里出来一看,儿子满脸严肃的表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问:“怎么了,你这么严肃?”儿子表情很沉重的说:“妈,我有病了,非常不好的病,我到两个医院检查过了,结果都一样,我才和你说的。” 我问:“你到底怎么了?”

儿子着急的说:“我的生殖器上长了小泡泡,医生说不好治,我绝望了。”说着儿子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当时我就想,这是儿子被社会大染缸污染了,自己不检点,才造成的身体状况。

二儿子十二、三岁时也跟着我炼过功,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他就不炼了。但是以后的十九年中,为大法做了不少事情,支持我们夫妻修炼。我想,他是与大法有缘的,只要他走入大法修炼,一切都会正常的。于是我就跟儿子说:“不要紧,咱与常人不一样,常人得了这病没办法,咱有师父管,只要你真正走入修炼,一切保证都会变好。这么多年爸、妈修炼后的变化你也看到了,特别是妈身体的变化,修炼前什么样,修炼后什么样你最明白了。”

说到这,儿子眼睛一亮,说:“妈,我修,我一定修。”从儿子决定修炼的那天开始,神奇的事在他身上不断出现。

先是二零一七年初身体的变化,儿子是给别人开大挂车的,他走时我给他录制了师父的讲法,让他在车上听,他走后第六天给我打电话说:“妈,我听师父讲法,讲到戒烟了,我就不能吸烟了,一想那烟就想吐。”我说:“师父已经管你了,是好事。”他说:“太神奇了,我平时想戒都戒不了。”从那以后,儿子身体不正确的状态也没有了。

二零一八年初,他自己买了大挂车,自己一人开,很辛苦的。有一次他走错了路,开到大山谷里,路很窄,车也不能调头,只能一直往前开找个能调头的地方,再往回返。这时儿子已经很累了,又累又困,睁不开眼,路又窄,不是大上坡就是大下坡,车又不能停,怕影响交通,走着走着,一股困意袭来,实在是睁不开眼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神奇出现了,儿子突然看到前面山上出现师父的身影,又高又大,慈悲而庄严,神圣无比,正在看着他呢。他又惊又喜,兴奋得不得了,再想看看师父,已经没有了。儿子一下子困意全无,否则那眼一闭上,真是后果不敢设想。那路的两边,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悬崖峭壁。儿子再也不困了,顺利开出了大山。

儿子回来后和我们说起此事,激动不已,说:“真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严格要求自己。”

在以后的日子里,儿子在利益面前不动心,坑人害人的事不干,别人装货时把大车水箱里的水放掉,卸车过秤把水装满,这一小动作,一次就多拿二、三百元。儿子说:“我炼法轮功,就按真善忍做人,我不会那样做的。”后来他买车上用品,卖主多给东西还多给钱,他发现后都如数退回,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儿子还说:“我要做一个合格弟子,让师父放心。”

大儿子修大法 严重腰疼好了

我的大儿子是学古代汉语的,课业很紧,每年都很少回家。他对大法也有很好的认识。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行政拘留,迫害了一个月,那时丈夫不在家,家中就剩下俩孩子,大的十七岁,小的十三岁,他们怕警察把大法书抢走,在那样的环境压力下,把大法书给藏起来了。等我从看守所出来,两个孩子从一个没人住的房子里把大法书拿回来,我感动的落泪了。

二零零一年,我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他们问了很多问题,我不回答,他们带上我去我家抄家,翻箱倒柜的找大法书,孩子们说:这不是烧了吗?我心里一惊,一看他们跟前是有一堆纸灰,警察一看也就不再翻了,以为真的把书烧了。这时大儿子向我摆摆手,意思是没烧,原来他们是烧了一堆旧书,把大法书智慧的保护起来了。

我那次被非法关四年。儿子知道大法好,从来没有怨恨过我。在大学里让他入党他不入。但是他却一直没有走進大法。

二零一七年五月的一天,很少打电话的大儿子突然打电话来,问我能找到一个治腰疼的好医生吗?当时我以为他给别人找医生呢,我说不知道,因为我这么多年也没看过医生、也没吃过药。第二天他又打电话来说:“妈,我腰疼,你能给我找个好医生吗?在这城市的医生说要住院。”我说:“原来是你要找医生啊?那你就回来吧。”他问:“回去你有办法吗?”我坚定的说:“有办法。我没有,师父有的是办法。”

就这样第二天下午儿子回来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发烧好几天了,医生说是内痔,需要做手术,又说做手术也根除不了,我才给你打电话。”听了儿子的诉说,我说:“儿子,你是该走進大法了,师父说过,你们下世之前都是看好这家能得法才来的,这么多年你只顾学业,把自己来世的誓愿给忘了。我敢说,只要你走進大法,你一定会好的,根本不用做什么手术。”他说:行。

当天晚上我们就开始一起学法。第二天儿子就开始便血。我还是和他学法,一边学,他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就说:“这个法内涵很多很大,我只能用我悟到的给你解释一下。”第三天我们还是学法,下午学完法以后,他谈了对大法的认识,我一听都是后天学的党文化的东西,有障碍。正好手头有一篇同修交流文章,题目是《在校大学生修炼》,里面是说他得法过程中是怎样排除干扰的,儿子看了以后说:“我现在和他当初的认识是一样的。”我告诉他,师父说:“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3]我说:“我理解你。不要紧,只要你静下心来学法,一定会改变你的。在修炼路上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我站在我的层次上给你说,只要你认真学法,法能为你解开一切。”

我还是陪他学法。第三天他还是便血。我心里一直很稳,给儿子讲了很多修炼上的神奇故事,还有我本人身体的变化。他也看到了。到第三天晚上,儿子说:“我们明天去医院吧。”我想不能着急,不能挡住他修炼的路,因他没有真正走進修炼,再有,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吃东西,又不能睡觉,疼得他在屋里来回走动,他已经承受到极限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说:“行,等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第二天早上四点,我起来做饭,儿子说:“妈,太早了,你一夜也没怎么睡,再睡一会吧。”我说行,往沙发上一躺,师父的一句法打到我的脑中:“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4]我随口就说出来了,儿子一听马上就悟到了,说:“妈,咱不去医院了。”我问:“不去行吗?”他说行。我问:“你怎么悟的?为什么不去医院了?你去跟师父说一声。”他就到了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上了香,并说了他是怎么悟的。

第四天了,儿子早上吃的很多,饭后我们继续学法,一会儿他去一趟厕所,回来后问我:“妈,你说我解出来什么东西?”我说:“不是血吗?”他说:“不是,全是黑的。”我知道儿子坚信大法的一念,师父给他净化身体,我高兴地说:“孩子师父管你了,给你净化身体,把病根给你除了,是大好事。”

儿子回家四天了,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整天坐立不安。而自从他决定不去医院的那刻起,症状每时每刻都在好转,当天排了一上午的黑色物质,中午睡了一个半小时的午觉,下午就直起腰来了,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第五天就返回学校了,到现在一切正常。

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