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年 身轻心明

更新: 2020年04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说起我得法的经历,曲折却又简单。

在一九九七年,我就接触大法了,在亲戚家,我看了一本修炼故事书,看到一个罗锅变直的神奇故事。当时因为我腰痛,亲戚介绍我学大法,说大法祛病健身很神奇,还送给我一本大法书。当时不知道珍惜,没有学進去。

一晃过了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初,医院检查出来我得了血液病(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同时伴有贫血,时常发烧、咳嗽不止,经常身体某处发炎,免疫力极低。当时中医、西医全看了,身体状况得不到好转,一时间家人不知所措,无计可施。

修大法的亲戚告诉我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会有事。可是我根本静不下心来念,各种杂念不停的上涌。我排除杂念,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亲戚还给我留下了一本《转法轮》,这一次我翻开《转法轮》,就深深的被师父的大法吸引了。看到“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1],我的心一下震动了。后来越看越想看,觉的书中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真后悔自己迟了十二年才得到大法。

也许是机缘已到,我并没有想用大法治病,就是想学大法,想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相信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相信我是一个没有病的人。虽然我体力不支,但我不理会身体的状况,立即去上班了。我不相信没有免疫力的说法,正常出差,去超市、商场等公共场所,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

在我亲戚同修的帮助下,我脱去了与季节不相符的厚衣服,也不再服用保健品,每天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恢复了健康。

身体消业,屡显神迹

我修炼大法后,身体上出现多次消业或旧势力干扰迫害的情况,都神奇过关,现举几例。

修炼三个月时,出现了一个意外,一瓶旅行保温杯开水浇在我的左腿上,我被严重烫伤。因为白细胞极少,烫伤后被感染是极容易而又要命的事,那时候家里人非常担心。但我知道我没有事。我天天坚持炼功,我炼动功时,血和水顺着腿上的纱布流下来。我炼静功时,当时只能单盘,因左小腿烫伤,无法平放,我将左脚担在窗台上,右脚单盘炼功。一天也没有间断。没有发生感染,恢复得很快,二十多天后我就上班去了。

二零零九年秋天,有一次我发烧,在床上冷得瑟瑟发抖,肚子也痛,丈夫让我去医院,当时我已明白这是消业了,我坚持不去。第二天早上就完全好了,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二零一零年六月,我右手无名指甲沟发炎,手指肿得厉害,牵连到整个小臂酸痛。家人看到后很着急,说48小时内还不好的话,就一定去医院治疗。我没有其它念头,就知道很快就会好。结果在30多小时的时候,无痛无痒的流出来许多黄绿色的液体,然后就消肿了,一天天恢复了正常。

初修炼时,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但医院不让用任何药物,也不让服用任何补品,只说保持心情愉快,不要劳累,避免感冒等。后来我悟到这是师父对弟子的保护,因为当时我对法知之甚少,自己保护不了自己。在一年后(二零一零年三月)去医院复查,医学检验指标与身体实际表现严重不符——血象指标很差,但精神状况、身体状况却很好。得病的原因一直查不出来,多名专家会诊不得其解,医生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违反医学常理。我知道这是修炼大法的神迹—血象指标显示人身体极差,但实际上人却是健康的,没有病的表现。

后来还有几次非常大的消业,我也都正念闯过去。修炼十年来,大大小小的病业、意外伤害现象出现很多,都在师父的保护下顺利过关,显示出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大法的无穷威力。

在重重家庭魔难中修

二零一五年以后,身体上的病业现象就极少了,随之家庭中出现了重重魔难,让我剜心透骨的去掉对亲情的执著。

一、二零一零年三月医院会诊后,依然找不到病因,医生不敢用药,建议服用一些保健品。我告诉家人,我的身体没有病了,不需要吃保健药,不让医生开。这一下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丈夫坚持将几百元的药买回来,还将我弟弟、妹妹叫来,一齐劝我吃药。我知道丈夫和家人被我的病吓怕了,他们相信现代医学,不相信修炼人没有病,听不進去我的解释。而且我得法一年来,弟弟妹妹听信中共恶党的诬蔑宣传,这时强烈要求我放弃修炼。那一次,一向疼爱体贴我的丈夫大发雷霆,承受了一向尊敬我的弟弟妹妹的横加指责、恶语相向。当时学法太少,我没有更多的理解包容他们,我的争斗心、委屈心很重,我哭了许久,但一颗坚定修炼大法的心没有一丝动摇。

二、我对儿子极其疼爱,到了溺爱的程度。对于修炼人,这是极强的情的执著。这个执著被邪恶利用,让儿子屡次三番的干扰我。师父讲:“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历经几番大难,我终于放下了这个执著,也击破了邪恶利用亲情迫害我,同时毁掉儿子的阴谋。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天,儿子和丈夫阻止我参加集体学法。不让我去学法,让我放弃修炼,要将我的大法书全部清理掉。我拼了命保护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同时发正念制止他们做坏事,向他们讲真相。二十岁的儿子在与我争抢中,将我推倒在床上,还推打我。后来又经历了几次大的魔难,才知道这次是很小很小的,当时我却很难过去这个坎。

我从小到大,父亲宠爱,丈夫疼爱,从没有人对我动过粗,我万般疼爱的儿子长大了,力气比我大了,居然对我动手。我太难过了,哭啊哭啊,哭了一整天。那时我有很强的爱面子的心,把儿子和丈夫对待我的行为看成了人中的事,不愿让别人知道儿子不孝的行为。心中的委屈心很重,特别受不了儿子以下犯上的不肖行为。没有认清这是邪恶控制儿子和丈夫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痛苦的承受着。

三、二零一六年二月初,将要过大年的时候。儿子要求我放弃修炼。说他女朋友不同意不认可,他也不认可。为了他的个人前程和小家,他选择放弃母亲,甚至让我消失。丈夫则完全与儿子站在一起向我施压。他们让我选择是要儿子要家,还是要修炼。他们开始时哭着求我,再后来儿子要把我的大法书及一切与大法有关的资料毁掉,还扬言要举报我。他们完全失去理智。威胁说要让我消失,哪怕毁灭的是整个家族、几个家族。还说宁肯卖房子卖肾给我治病,宁可治不好病死掉也不允许让我修炼,他们不认可我是修了法轮大法才真正获得身体健康的。

折腾到凌晨四五点钟,第二天早上儿子又发疯一般,叫嚣着必须要改变我,把我推倒在厕所里、厨房里,在丈夫的拉扯下他才住手。过程中我与他们讲真相,劝善,但我掩不住自己满腔的悲伤。其实还是将儿子和丈夫的行为当作是人对我的伤害,没有完全认清他们是被邪恶操纵了。

更大的魔难到来。二零一八年四月开始,儿子切断了与我的所有联系方式。五月六日晚上十点多钟,在另一个城市的儿子给家里打来电话,以死相逼要求我放弃修炼。丈夫慌了,大哭着让我答应儿子的要求。看我不答应,他给双方亲人打电话求助,当晚惊动了双方五个家庭。丈夫起草离婚协议、跪求我、打骂我。亲人们轮番劝我、责怪我,让我妥协,顺从孩子的要求。闹了一整夜。我心里明白邪恶利用儿子不正的思想来迫害我,同时毁掉他、毁掉劝我的这些亲人。我一边不停的发正念灭邪除恶,求师父帮助我,绝对不能让邪恶害了儿子,绝对不让儿子出现任何危险。一边告诉亲人们,我这样做正是因为珍爱这个孩子。答应他的无理要求是真正害他。因为我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身做好人没有错,让我改变才是错的。如果儿子和亲人们畏惧强权,不分善恶,助恶为虐,结果是害自己的。任何人背离了真、善、忍,都是没有未来的!那一夜,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结果是儿子平安无事,我坚修大法不动!

后来我与全家人讲清了真相,告诉家人、亲人,人人都应该支持正义,都应该分清善恶、是非、黑白,应该站在善良一边,不能为了亲情无视正理,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只求自保。

后来娘家妹妹说:我姐姐是最理智的人,孩子不懂事儿,姐夫也乱心了,没有主意!儿子以死相逼要挟母亲改变信仰,方式方法不对,我姐夫不该依从儿子,应该夫妻同心教导好儿子。婆家人也表示我丈夫应该支持我,应该规劝孩子。

这几天与邪恶惊心动魄的大战中,在师父强大法力保护下,我终于正念闯关成功。借此机会,全家三十几口人再次听闻了大法真相,各自摆放了自己的位置。

我彻底放下了对儿子、丈夫的情,心中升起对他们的慈悲。我想,今生他们做了我最亲近的家人,那是等待我救他们的,也是他们修来的福份。我不能让他们真正的生命失望,我清除控制他们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清除利用他们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用大法铸就的生命来叫醒迷中的家人、亲人们。

经历了三次大的冲突后,我终于消去了对亲情的执著。我体会到:“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2]。现在儿子与我们的关系恢复了正常,在研究生学习过程中认真学习,并时常与我们交流沟通,完全没有了暴戾嚣张的样子。这真是“一正压百邪”[1],彻底解体了企图毁掉儿子的邪恶因素。

结束语

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大法,我没有赶上轰轰烈烈的去北京证实法的大潮,曾经感到非常遗憾。修炼后,我去除怕心,讲真相救人,起诉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远离微信、QQ等网络魔窟。在家庭、工作、生活中修炼自己,一步一步跟上正法進程。

修炼中还有各种欲望、不好的心,还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我相信,在大法的熔炉中,一定会将各种执著修去。在正法时期,我多发正念,灭邪除恶多救人,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