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到北京证实法经历 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这是一段回忆录,是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证实法被邪党绑架后的一段经历,过程中师父时时刻刻关怀着弟子,保护着弟子,使弟子闯过一道道难关,从而得到了锻炼。

一、下雪天 师父给我大棉被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二,我去北京证实法,前门派出所把我非法抓捕,让我们当地公安局驻京办把我遣返。我遭受酷刑拷打,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关押在公安局的第一天,天上下着雪雨(不是雪花)特别寒冷。有个警察找了一棵最粗的大树(一搂粗)把我铐在树上,没有活动的余地,还要把外套脱掉。一整天也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连冻带饿的,我全身已经没有知觉了。再一看手肿的看不到那手铐了,蹲也蹲不下,动也动不了,我仰望大树、天空,跟他们说话:老天啊!您是不是也觉的法轮功是冤枉的?!大树啊!你是不是也觉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迫害佛法、好人是错的,是不是?他们好象听到了我跟他们说话。就看雪雨落到大树身上,顺着树皮的纹路,就象眼泪一样往下流,看到他们流泪我也哭了。我接着说:大树你要记住: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谁迫害好人谁有罪、谁就是邪的、恶的。

说着说着,我抱着大树就睡着了(已是吃晚饭的时间了)。这么冷的天,被铐在大树上,身上的外套又被他们扒掉了,多冷啊!这时,于朦胧中,一个人冲我走过来,看到是师父!师父慈悲慈祥的走过来,手里抱着一条大大的棉被,把我和大树一块儿全包裹起来了,被子厚厚的、软软的、暖暖的,包裹着我,我感到非常暖和、非常的舒服!我睡的这个香啊。呼噜呼噜打起呼噜来了!

这时听到耳边有人叫我:嗨!嗨!嗨!别睡了!还打呼噜!走!去屋里,该审你了。

二、师父时刻在身边,时时看护和保护着弟子

我的整个身体僵硬,两腿象两根铁棍子,打不上弯儿,都是晃到屋里去的。

一進门,看到地上放着一根铁棍子,一把椅子,还有两个警察在那剥核桃,看架势是要给我动刑了(后来知道他们是从刑警队调来的,专门打大法弟子的,他们打人的手段残忍,打出内伤,表面却看不出来)。

两个警察对看,点了点头儿,意思是可以了。一个人过来给我上了背铐,并说:“跪在铁棍上!”我不跪。这俩人过来,把我硬按在铁棍上,把椅子拿来支到后背的双手(因为双手在后背绑着),往上顶,然后,另一个人从后面揪起我的头发往后拽,让我的脸部朝上(后来知道这是要扇耳光)。这时,一个警察站在我前面,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就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扇我耳光。问:“炼不炼?”我说:“炼!”“炼不炼?”“炼!”直到这个人打累了,换人再打。刚换的这人劲儿更大,直到他俩都打累了,然后坐在椅子上剥核桃,并说:歇会儿,一会再收拾你。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没见过、没听过,不知道他们对待好人这么歹毒,所以也不知道害怕。

这时,我两眼发黑、鼻子发酸、眼前冒金星、什么也看不见了。耳鸣震的脑袋疼,什么也听不到了。心想:耳朵怎么这么响啊!他们把我的天耳通给打开了?转念又想:管它呢!人都到这儿了,爱咋地咋地!背法吧:“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背了一遍又一遍,就这么不停的背。

两个警察吃饱了、歇足了。手里拿着核桃,挽袖子伸胳膊,站在我面前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还炼不炼?” 我说:“炼啊!这么好的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炼?!”这俩人就又揪头发、又扇耳光、拿核桃往脸上摔,并说:让你炼!我让你炼!打死你!打死了算自杀!

他们用那么大的力气打,打得啪啪山响,但是,我一点都不觉的疼,巴掌打在脸上,就象打到皮球上一样。尽管打得那么重,可是确实一点也不疼!我知道是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呢!他们打他们的,我背我的法,我心里一直在背《洪吟》中的〈无存〉,直到俩人又打累了,一个说:打的我手好疼啊。一个说:累的我喘不过气儿来,这人真扛打。他们倒受不了了,他们罢手了。又把我铐在大树上。

其实不是我扛打,是师父保护了我,替我承受了。当时我含泪默默说:师父啊!都是您为弟子承受了,才没把弟子打坏,弟子心里好难受啊!弟子无以为报!弟子能做的就是正念正行,走好修炼的路啊!决不低头,决不妥协!

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里边关着有十多个不同地方的同修。我被关押的监室有三个同修。

看守所每天奴役干活,不让吃饱,早晨棒子面粥,黑馒头,中午棒子面咸粥、黑馒头,也没有菜,好多人吃的都便不出来。不让炼功学法。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得给所长反映情况,我们不是犯人,没有触犯法律,要求放人,不吃牢饭,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看守所有正副所长,根本不露面。怎么办,同修们都认识到,既然来到这里,干脆咱们就在这里证实法、炼功开创修炼环境。

自那时起,我和同修们都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不背狱规、不报号、不作息、不军训、不唱红歌、不被奴役干活。我们每天炼功、背法、给犯人们洪法。

这样一来,所里正副头头儿都出来了,指使各监室号长监视我们,阻止炼功,并说:法轮功不听话的 你们可以采取非常手段制他们。谁能制住法轮功就给谁减刑。得到了邪恶的指示,这下犯人们就象被附体一样,疯狂折磨我们。我被关押的监室,号长叫龙某某,判刑二十年,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这天,我们六个同修,正在炼“法轮桩法”。这个姓龙的象疯了一样,过来就挨个儿往下搬我们的胳膊,让放下来,不让炼,我们不听,胳膊就不放下来!她搬了这个,搬那个,来回折腾了半天,也没得逞,气的在那儿呼呼喘气,并且也在那儿想对付我们的招儿。

一会儿,姓龙的就招呼别的犯人,快过来!拿水桶去院子接凉水!这些犯人一拥而上,接水的接水,动手的动手。把我们围起来。姓龙的带头喊:“你们还在这里抱轮,胳膊放不放下来?!再不下来,所长说了,要给你们过泼水节!”我们谁也不理她,然后她一挥手:“上”。这些人提起水桶,从头顶往下浇水,直到屋里的水没过脚面了。并说:“冻死你们!看你们还炼不炼!”我们都象铁桩子一样,站那一动不动。姓龙的一看这样,气得跳着脚的骂人,吼叫,直到骂累了,吼累了才停下。一看骂人、泼水也不好使,就想了更歹毒的招儿,拿着针挨个的扎,并咬着牙说:我就不信制不服你们,扎!扎!扎!扎死你们算自杀。发泄完了,一看我们还不动。她气急败坏坐在大炕上,哇哇、哇哇的大哭起来!

在这过程中,我们感到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一直在加持着我们,鼓舞着我们,一直在坚定着我们的信念,师父对我们那真是关怀备至啊!我们简直就象在战场上一样,无畏无惧,毫不退缩,勇往直前!那些犯人只好偃旗息鼓,垂头丧气,就象那个姓龙的一样,哇哇大哭着,败下阵来!

自这件事后,我们就开始给犯人们讲真相,讲大法美好,法轮大法是佛法;炼功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炼法轮功使千千万万个家庭受益、身心健康,道德提升,家庭和睦。这好人多了,对国家也是好事的呀。可江泽民这个人中败类,跳梁小丑,他妒嫉大法师父,妒嫉这么多人炼法轮功。这个邪恶小丑有这么大的权力,它动用国家的财力、物力、人力,包括公检法司的人员迫害法轮功。我们还讲,历朝历代破坏佛法的君王没一个好下场的。迫害好人就是迫害自己,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以后你们也不要替他们来迫害我们,对你们自己不好,他们也不会给你们减刑的。他们不就会搞卸磨杀驴吗?!这些人明白后,就没有再做坏事,有的人我们炼功、学法时,还给放哨,我们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

三、绝食十天 师父给我们仙桃吃

后来我们又开始给狱警讲真相,给所长写信。有听進去的,后来对我们的态度好了一些。有的非常邪恶,有的嘲笑我们,奚落我们,什么样的人都有。

再后来,我们认识到不能长期被关押,就开始绝食抗议,抵制迫害。刚开始所长说:不要管她们,她们炼法轮功的不吃饭也没事,饿不死,到七天头儿上就给她们灌食(人们有句话叫“饿七不饿八”)。

我们几个同修每天学法、背法、炼功没人管、没人打扰。到了第七天,所长带着狱警,要给我们灌食。我们坚决抵制、不配合。他们没招儿,就开始用刑,给我们都上了铐子,给我上的背铐五天六宿,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打开。这几天明白真相的犯人一直帮助、照顾我们。

绝食到了第十天,早晨我双目微闭,在炕边坐着背《洪吟》,背着背着,突然,从另外空间飘过来一个大大的仙桃,透明的(不是这个空间的桃),我把嘴一张,它自己就跳進嘴里去了,入口即化,无以言表,我瞬间全身从头到脚充满能量,身体变的高大。这一瞬间让我再次体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我眼泪象断线的珍珠一样流下来,止不住。我与旁边坐的同修,同时睁开眼,我一看,她也哭着,我们都明白对方为啥哭。然后我俩笑了,然后我俩异口同声,说:“师父给我们仙桃吃了,谢谢恩师!谢谢恩师!”

这段时间最深刻的体悟就是: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一定会无往而不胜!不管有多大的艰难险阻,我们一定毫不犹豫、毫不退缩的紧跟恩师坚修大法到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