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体验正念的威力

更新: 2020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修炼大法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按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认识到自己以前吃的苦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的债,所以不管谁对我不好,我都按大法的标准去做,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那时我在商场,自己买的服装摊位,大家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因我卖衣服实在,不多要价,货卖的自然就快,周围邻摊的人就不舒服,找茬和我打架,我不理。对面摊位的业主,更是气的不行,天天骂架。看我实在不理她,就直接对我说,她在骂我呢!我按法的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她看我就是不吱声、不接茬,骂的更欢了,什么难听骂什么,非常下流的都骂出来。后来就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当没看见,就是不还口。再后来,她不但不骂了,还说:我真服你了,这个大法一定是好的!要是别人早打起来了。

还有一次,我下班回家,刚一進家门,丈夫在屋里就骂上了,骂我回家晚了没有及时给他做饭,他说快饿死了。我一看时间才下午五点十分。下午四点十多分钟我下班从商场出来,先去婆婆家接孩子,顺路买点菜,然后赶到家,中间一点儿也没耽误时间。他下班饿了不做饭,在那等着,还骂我,要是我修炼前早就得和他打起来。这次我没和他生气,就问他吃什么?他说:吃方便面,加两个荷包蛋。我就急忙给他煮面去了,十多分钟后,我把面给他端过来时,他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叫了他几声,让他起来吃面,他醒了后又大骂起来,说他刚睡着就叫他,骂了几句又睡去了。没办法我和孩子吃吧!我想这真是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2]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我天天早上用录音机播放师父讲法,丈夫睡觉就跟着听。我修大法变了,不象从前那样爱生气了,他也变了,不怎么骂我了。五月份的一天早上,我炼完功回到家,刚一开门,他一下把门打开了,吓了我一跳,他一把把我拽進屋,问我说:“你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吗”?我当时被他问愣了。他说他早上五点多就醒了,全身轻飘飘的,哪也不受限了非常舒服。是师父给他也净化了身体,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丈夫的身体正常了,家庭从此和睦了。感恩师父,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全、和睦的家。

一、正念出 迫害消除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开始了疯狂打压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一下子天都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做好人不让,为什么要抓这些好人,还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我想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了省城长春。回家后我想了好长时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我在心里说:“这个法这么好,我一修到底。”这是我心底的念,师父慈悲,看到弟子的决心,赐给弟子法轮挂在眼角。

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几个同修商议一起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同修家被绑架。在看守所一次非法提审时,那个610头子让我写几个字,我问他写啥?他说啥都行,我就写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师父清白”。当时在场的有十几个人,都吓呆了,我明白他们来那么多人,是想用强迫的手段对付我,我没有怕,就这样正念的一句话,使邪恶的计划瓦解。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长时间鼓掌)”[4]

我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时候,那时还不知道伟大的师父已赐给我们神通,让我们发正念。一天下午,长春同修把明慧广播接到劳教所,广播里反复播放大法弟子如何发正念和发正念的手势、要领。当时的狱警们吓坏了,赶忙到处寻找这个广播找不到,播了一下午,我听明白了,我就从那时开始发正念,时时发。因在黑窝里,不能打手势,我就想另外空间的手立掌,不放下,就是清理黑窝里大量的邪恶,睡觉手也不拿下来,连续发了一个多月后,一天下午,别人都外出干活去了,大队长就留我和另外一人没去,那天下午我就一直发正念,发的时间很长,到下午四点左右时,从我头上在另外空间掉下一个大铁链子,很大的响声,当然只有我自己能听到,非常明显,当时我想是师父帮弟子解开了锁我的铁链子,我快回家了。五月末的一个接见日,丈夫来了,一看他吓我一跳,他脸色铁青,弯弯腰,走路很是艰难,当时我就想,师父我得回家,再不回去,这个人要有危险,他家几十口人都得怨我、怨大法,我不能让他们对大法犯罪。这一念符合了新宇宙的法理,伟大的师父就帮了弟子,六月十九日早上,警察突然叫我收拾东西回家,就这样我被放回家了。在学法中我明白了师父讲的不同层次的法理,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二、正念消除身体不正确状态

二零零三年,我找了一个工作,是个售货员,去的时候老板主动说有10%的提成,底薪低,可到开资时老板打赖了,说改成5%提成,我按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所以我说:行!其实我是一人干三个人的活,售货是我的本职工作,打扫卫生、做伙食饭、售后服务,应另有人,我一个人干,没有一点怨言,而且吃饭总是我最后一个,经常是饭剩半小碗,一点菜汤,吃完我再收拾厨房碗筷。那里的小老板经常说,你是做在先、吃在后,不争不夺,不计较,要都象你这样就好了,修法轮功的人真好!因提成减半,我的工资最低,我从来不提,这也给自己后来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有一次给老板擦车,是带高栏的货车,在打开车厢板时,不小心把自己的脚砸了,把大脚趾和二脚趾砸的铁青,疼的我直蹦,钻心的痛,老板和老板娘问都不问,当作没看见。下班了,老板全家去饭店吃饭,还叫上另一个售货员,去庆祝那天他们又买一辆新车,我心里真的不是滋味。我心里对自己说:你是大法徒,是修炼人,有什么好难过的,怎么能和人一样呢!向内找是什么心让我有这么大的干扰呢?有妒嫉心、怨恨心。下班骑着自行车都很难,到家后一想不能因为脚砸了,就不做饭了,我照样给丈夫和孩子做饭,丈夫看我一瘸一拐的,瞅瞅我都没问一下怎么了就看电视去了,我心里真是太难过了,都是含泪而忍了。

过一会我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炼人,怎么还有人的委屈呢。我问自己你要人的关心吗?你要人中的夫妻情吗?这不正好是你修炼的机会吗?为什么要含泪忍呢?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想明白了,把心放下了,一会又上来了,就再放下,再放下,反复几次后真的淡了,第二天照常上班。

没过几天,又有一个工人和我一样脚被大箱板砸了,这次老板、老板娘可着急了,又是送医院包扎,又是买营养品,老板还亲自开车送回家,还让公休。师父讲:“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老想回头看看那俩个说他坏话的形像。”[2]我的心又上来了,有不平衡的心、妒嫉心、攀比心,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啊!我挣扎着往下压,不去想,一会又上来了,我就一直在心里说:我是炼功人,是修法轮大法的,得按高标准要求自己,难受的那些心都是人心,不是我的,我不要,这样来回折腾好一会,才真正放下。

那天晚上吃完饭,刚往床上一坐,突然后背僵直,就象丈夫以前得病时的症状相同,躺不下,坐不直,我没有害怕,只是叫丈夫快扶住我,并用东西把我后背顶住,我强迫自己坐直,开始打坐炼功,不一会就定住了,然后就从后背一直到颈椎往出蹿东西,象放鞭炮一样,有一种鞭炮叫窜天猴,放的时候,吱一声窜向天空,然后就听咣一声爆炸,一个接一个的往出蹿,一个接一个的炸,持续四十多分钟,往出蹿的数度慢了,我就下来了。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炸掉无数的坏东西,让我的身体不出现其它状况,能够继续炼功。我对师父感恩的心无以言表,我只有更加努力严格要求自己,做个真修的大法徒。

三、救人出正念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以后,我明白了我不是个人修炼,我是为助师正法而来,是为更多等着我去告诉他们大法真相的人而修。但是由于怕心重,走出来的步子实在太小了,时间不等人啊!师父用火警电话号来点悟我,那是二零零七年秋天,我只要一拨电话,不管是什么号,都是火警号,119,吓得我不敢打电话,我想是师父慈悲,在一次次的点悟我,救人如救火,我在心里下决心走出去讲真相救人。

因我那时单位人多,没有机会和顾客讲真相,老板害怕也不让。因为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帮我开创了环境。没过几天,老板突然又开了一家分店,派我一个人看店。那个店老板为了减少费用,没有水、没有卫生间、没有暖气,问我行不行,我想吃点苦怕啥,师父讲:“吃苦就能消业”[2],这里最适合我了,我就说没事,冷我多穿点,没有卫生间我就一天去一次,中午换我吃饭时去,老板看我没把那些困难当回事,很高兴的说:炼法轮功的人真行。感恩师父为了成就弟子,给我这样一个大平台,那里确确实实成了我日后讲真相的平台、同修交流切磋的平台,也把我托到我那一个小范围的协调工作上来。

刚过去的时候是十二月份,东北深冬十二月份、一月份是一年中最冷的两个月,加上那个屋子是好几年没人住的空屋子,是厢房,阴冷无比,我一点也不在意,可是不管穿多少,每天回家都冻的透透的。

新开的店,顾客比较少,又特别冷,老板就让我每天下午两点就下班。我每天到家象个冻萝卜一样,得几个小时才能暖和过来,我没觉的苦,因为正好是让我有时间做我要做的事,因为我常年不休息,早八晚五,没有午休,而且晚上正点下班时候很少,是个人企业,有客人就不能走。晚上回家还要做饭、洗涮、学法、炼功,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我也不愿意晚上出去,给家人太大的压力,所以我总是在上班、下班的路上,或多走几条街。这下好了,我有了一点多余的时间,我就把小册子、粘贴放在包里,下午两点多下班就去做我的三件事去了,我发现我越努力,老板给我下班的时间越早,有一天中午就让我下班了,我就直接去发小册子、贴不干胶去了。那天下大雪,发完、贴完回家的路上师父的法打给我,“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6]。我的眼泪夹着雪,心里说:谢谢师父,我做这么点事,师父就鼓励弟子,弟子一定努力。身上虽冷,可我是最幸福的,我有师父。

我的顾客就是我讲真相的有缘人,進屋的顾客我尽量不错过机会,尽量让世人听到真相。通过讲真相我认识了好几位同修,后来同修又领来同修,慢慢的我那就成了同修来往、切磋的最好的地方。有找不到同修的、有从黑窝出来联系不到同修的、有过心性关找我切磋的,都到我那去,还有几位同修做出来的法器,拿到我那,我再转给其他同修。那时我到单位的第一件事是发正念,那时我发正念都形成机制了,往那一站想:我所在地方圆两公里内及一切过往车辆、行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全部解体,不许任何生命在我管辖内造业,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发完正念有空就背法。

二零零九年,我自己也开了一朵小小花。那时我就更忙了,每天都要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觉。有时活忙,要的急,不能耽误救人。头一天晚上告诉我,第二天早上就要,我就得忙过午夜,有时到一、二点钟,早上还要晨炼,所以我睡觉的时间很少,经常是白天站着只要一小会没有人,我就会睡着,可我从没觉的累。

四、正念除邪恶展板

第一次是听同修说某处有一大片墙,画的都是污蔑大法的邪恶的东西,我和几个同修商议决定清除。可是谁也不知怎么做,我在明慧网上查找,同修文章中介绍的经验后,准备好东西,约了五个同修,一行六人在午夜发完正念出发了。一路上我求师父给我们下罩,同时在半个小时内没有车辆行驶,其实那条路是车最多的,那天真的就没有车,我们在师父加持下,快速清理完返回,清完之后真是天清体透,我们顺利回家。

第二次是正念清除邪恶展板。我去同修家学法,听同修说某处有邪恶展板,我到那一看,不太好清除,前后左右都是住宅,在小区中间周围还总有老年人聊天的、打扑克的,人很多,四周都能看见,我想更不能让它在这害人。怎么办呢?有个同修讲她正念清理邪党大魔头像的事启发了我,我想炼功人用神通做事,我也用正念清除它。我晚上长时间加大力度发正念,那天发的正念真的很强,发完后过一天我约同修去看,真的没有了,连那个展板架都没有了,真是神奇!我知道是师父在成就弟子,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众正神在帮做,谢谢师父。

第三次是社区里边墙上挂的展板。那是我去社区办事时发现的,社区有警务室,就在警务室的墙上,是在走廊里,前边有四、五个办公室,这得如何清理?我真的犯愁了,就发正念。这次往那里发,怎么也不象那次发正念那么强,真的干扰很大,我想来想去就只好去清除。我买来壁纸刀,发完正念,下午三点出发到那里,往社区那一拐,看见对面二、三十米远处有一个警察正在往这走,还看看我,我已走到那不能退缩,只能开门進屋,進去看见对面办公室都开着门,我有点犹豫,可我没有时间,外面的警察快進来了,我把心一横,放下所有人心,一刀下去,一直往前走,到门口,收回手,刚一撩门帘,外面警察也撩门帘,他看看我,我走出门想师父让我走另外空间,拐出胡同,打车回家。没有师父呵护,没有师父加持,我是绝对做不来,谢谢师父成就弟子!

回顾这二十年修炼路,风风雨雨、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要想写的还有很多,一次次的惊险在师父正念加持下走脱,还有我修大法,周围人的受益。感恩师父慈悲呵护、感恩师父加持、感恩师父为成就弟子操尽了心。不管以后的路还有多长、多短,弟子一定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如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