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正 优昙婆罗花开

更新: 2020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

一、得法、修心

我是因为身体有病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如耳聋、眼花、记忆力不好、子宫糜烂、失眠、胃痛、低血压、头见风就疼、手脚坐月子落的怕着凉。四处寻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没见效果。家庭环境也不随心,丈夫的父母、哥哥、姐姐对我们也不好,争来斗去的把身体搞得一身病。

一九九七年底,我村有人说:“谁谁家要播放法轮功的讲法录像呢,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听说人家有病的都好了。”放录像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了。

就在当晚回家睡觉时,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我家里来了一帮人,让我去学别的功,我说:“我不去,我学法轮功了。”那帮人生气的走了。我醒来时,院子里的大门还在响呢,清清楚楚的。

学法好长时间后,我才明白,是师父法身早就管着我呢,不让我学别的功法。学法几个月,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全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太好了。

我又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我自己躺在一个深坑里,身体全腐烂了。我明白是师父点化我:那个满身业力的我已经不在了,这个健康的身体是师父恩赐予我的。

师父说:“我们炼功人不和人家一样,得高姿态。”[1]我就主动和公婆、哥哥、姐姐说话,做点好饭时,自己不吃,也给公婆端去,有农活时,我就主动帮忙。他们看到我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也愿意和我接近了。后来婆婆、姐姐、大哥、大嫂也都走入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他们有的因害怕不敢炼了。婆婆在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得了脑出血,住了一个月院,出院后,半边身子不灵活,不能自理,我就辞去工作,照顾她。一直到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婆婆离世,这十多年间,除了我因发资料被非法关押四年多以外,每天都去擦屎洗尿的伺候她。公公逢人就夸:“有个好儿媳!”

二、看守所里 明讲真相 得福报

因坚持修炼,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一直都在讲真相、劝三退,讲自己和丈夫学法前和学法后的变化,讲大法是被迫害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等等。

有一个司机,是因出车祸進看守所来的,三十多岁,离了婚,有个十岁的孩子,由她父母帮助带着。她被关已经几个月了,案子也没什么结果。她因想念孩子,着急上火,吃不下饭,还老吐,一着凉就打嗝。我给她讲真相,告诉她只要诚心念九字真言,就会出现奇迹的,她很相信我。之后,每当她心情不好时,我就向她伸出两个手指,她会意是两句话——九字真言。

不长时间她不吐了,也不打嗝了,就连多年的脚气和牛皮癣都好了。后来她也帮着我讲真相,救人。

她在第二次开庭回来后,就抱着我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安慰她不要哭,什么事情都不能太着急了。她说:“是好事,我得福报了!真的不敢想象,只判了我半年,再有一个星期,我就可以回家了!你说是不是师父管我了?是不是大好事?”我听了,也替她高兴。

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大姨,我告诉她:“只要相信大法,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的。”她相信了。有一次,因我不背监规,被狱警铐在铁椅子里打,她看见了,就向狱警说:“不要打她了,那孩子是个好人哪!”可狱警恶狠狠地说:“别看你岁数大了,再说连你一起整。”大姨嘴上不敢说了,就在心里求:“大法师父,救救这孩子吧!”狱警就真的不再打我了。狱警给我戴重型脚镣的时候,我刚進屋,大姨就把她自己的毛巾拿过来两条,把两个铁环都缠上,怕把我脚踝磨坏了。

一天,大姨在院子放风,看到眼前一个圆圆的东西在转,就用手抓,可是怎么也抓不到。别人就问她:“你干什么呢?”她说:“抓东西呢。”大姨進屋和我详细的说了一遍。我就告诉她:“那是法轮,那是好事啊!”

没过几天,她来告诉我:“真的是好事啊!我被判了一年零三个月,现在刚十一个月就让我回家了,更好的是,他们调查清楚了,我是被冤枉的,我在这里的每一天,他们赔偿我一百元钱。”这真是:明真相,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啊!

三、心念正 优昙婆罗花开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村书记领着三个警察来到我家,我刚一开门,就有一个警察拿着手机对着我照相。我伸手就抢他的手机,但没抢到。我说:“你这是犯法的,侵犯我的肖像权。”村书记说:“他们也是上指下派。”我说:“文化大革命还是上指下派呢,事后咋还有入狱的?不都是替罪羊吗?你们来我家,除非是送还从我家抄走的电脑、书籍和钱等物品,不然,来了就是骚扰,我就告你们。你们对我几次抄家、劳教、判刑,还有人性吗?”一个警察说:“你别说了,我们走了。”我说:“你们别走,我还没说完呢。”那个警察拦着我,让那两个警察先上车了。

他们走后,我回到屋里一想,得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走了,我抱着孙女就出去了。老远就看见他们去一个同修家了,我想大法弟子是整体,我就过去了。那个拦我的警察看见我说:“你怎么又上这来了?”我说:“就是看看你们干啥呢?不能迫害我,迫害别人也不行。”村书记说:“你快走吧,别把孩子吓着了(孙女刚一岁多)。”我说:“我家孩子不怕这个,他们不走,我就打电话举报。”那个警察怕我打电话,就说:“咱们走吧。”

一个月后,也就是七月二十日晚上,我洗了衣服,晾在院子里。第二天早上,丈夫发现在我的裤子上开了十朵优昙婆罗花(现在依然完好)。这条裤子就是六月二十日穿的那条。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