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抓紧时间救人

更新: 2020年03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喜得法轮大法的。在这二十几年的修炼中,有辛酸,也有甘甜,但是我始终相信师尊给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所以我把所有事都当作好事对待。在修炼的路上我努力做好“三件事”,每天过的格外充实与幸福。

一、幸遇大法 疾病消

我以前身体不好,曾患多种疾病。胃病,不能吃凉的东西;风湿病,夏天连风扇都不能吹。我修炼一、两个月后,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突然不能吃肉了,米饭都吃不下,人瘦到了一百斤以下。邻居见到我后问我:姐,你怎么这么瘦了,那功炼不得了,不要再炼了。我听后不动心,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呢,所以该做什么做什么。神奇的是,晚上身体还特别难受呢,睡觉都睡不得,一到早上身体就来劲了,上班一点都不耽误。也就不长时间,体重就恢复如初,跟原先一样胖了。啥都能吃了,夏天吹空调也没事,真是无病一身轻。

我原先腿特别硬,散盘都翘的老高。每次去炼功点都不好意思,就拿个布盖在腿上,不想让辅导员看到。后来我就回家练习盘腿,拿米袋子压。终于,第一次咬牙坚持双盘了四十五分钟,下楼时连楼都下不去。现在我能坚持双盘两个小时。以前我胆子小,特别怕走夜路。后来出来集体炼功,凌晨四点出来,遇到下雨下雪天都不怕,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

二、亲家帮我过心性关

我原先脾气很不好,遇事不能忍耐,不能受一点委屈。修炼大法后,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心态变好了,做事总是乐呵呵的,能为他人考虑了,遇到矛盾能知道这是给我提高心性来的了。下面讲一讲我跟我亲家的故事。

一九九八年,我儿子跟儿媳谈对象,亲家嫌我们家穷,不让她女儿跟我儿子在一起,就三天两头的来我家闹。说我们家天天吃小菜,她们家都吃的鸡鸭鱼肉。有时候她很生气,就把她姑娘往回拽,她姑娘不回去。有时候半夜三更的打我家电话,找她女儿。后来他俩偷偷拿了结婚证,儿媳还怀孕了。亲家更生气了,非要她女儿把孩子打掉。我知道后对儿子说:“妈是修炼人,不能做这种杀生造业的事,孩子虽然还没出生,但也是个小生命。妈希望你不要把孩子打掉。”儿子听了我的话,回去跟儿媳商量,没有把孩子打掉。亲家还是不甘心,又让一个踩麻木的来我家要钱。

有一次,一个陌生人来我家问我要四万元钱,说欠债要还。原来亲家跟他说我欠了她四万元钱不还给她。我有点懵,向他解释我没欠她钱。原来是她女儿上大学花了四万元,她女儿跟我儿子在一起了,要我给她补偿。后来那个踩麻木的知道原由后,就没来我家了。

这些我都忍过去了,没有跟她计较,只希望他们小俩口过好,可真是象师父说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1]

一次亲家拿着刀来我家,要杀我儿子,我儿子不在,她就追着到我儿子单位骂。后来亲家来我家看到儿子儿媳的结婚照,一脚把它蹬碎了,然后拿刀疯狂的往我儿子的照片上划。我见她非常生气,知道是来让我提高的,就没有吭气,等着她消完气,我心平气和的劝她:“孩子们都大了,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做主吧。”亲家听我这么一说,一甩门出去了。

儿子回来,看到家里破碎的结婚照,气的都哭了,说要拿锤子锤亲家。我赶紧劝儿子不要做傻事,你俩在一起,结婚照照过一次就行了,如果你俩不能在一起,这照片也就没用了。儿子听了我的话,不再冲动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一场看似暴风雨般的风波总算平息了。

后来我为儿子筹办婚礼,亲家说迎亲时要四辆车。我家条件不好,但为了两家的和气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后来亲家反悔又不干了,因为她没有陪嫁的。结果,车也没租就把儿媳娶回了家。别人都说你捡了便宜,白捡了个媳妇。我知道,这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

亲家身体不好,一有病了,我就去看她。她家有什么大小事,我都去帮忙。后来有一次她问我:你怎么那么好啊!我就跟她讲我是学大法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遇事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还跟她讲了我原先身体怎么不好,后来修炼后,一身的病全好了。亲家听了后说也想学,最后她把书拿去看了,也学了炼功动作。

感谢大法化解了我两家的冤怨。如果我不修大法,我儿子就没有这么美满的家庭。后来“三退”大潮兴起后,我去跟她讲真相,她还退了团。我真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三、勿忘使命 抓紧时间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开始了对大法的造谣与抹黑,对大法弟子進行了大规模的抓捕与迫害。一时间真是黑白颠倒,不知迷惑了多少世人。

我儿子原先很支持我修炼大法,后来看了电视上对大法的抹黑宣传,也跟着反对起来。一次,儿子又说些不好的话,我就对他说:“妈妈是受益者,你也是受益者。妈妈要是不炼功的话,能有这么好的身体吗?你还能有这么美满的家庭吗?”说的他哑口无言,最后他只说了一句:“只要你身体好就行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反对我修炼。

我知道救人的紧迫,所以我坚持天天出去做证实法的事,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出门前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然后发好正念。在这几年讲真相中,我经历了许多感人的事。下面仅举几例。

二零零一年,我与老伴一起去贴真相不干胶。当时门口站了一个人,我打出一念,让他進屋里去。结果他象听懂了我的话一样,進去了。我知道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加持着我。

一次,我带上真相光盘、小册子出去讲真相。给一个人资料,他问是什么东西,我说这是法轮功的真相。他很高兴的说:“好,好,你们要多出来几人就好了!”我真为他能明白真相而高兴。众生都在觉醒,等着被救度。

还有一个人,我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同意后,很神秘的对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只是不能说,心里明白就行了。”

一天,我给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讲了真相,然后送给他护身符,他连说:“谢谢,谢谢,你们真不容易,我蛮同情你们的,下次我请你吃饭!”我笑着说:“不用不用,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出来告诉你福音的。希望你健康,平安!”

还有一次,我正给一个人讲真相呢,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过身,只见他说:“你有碟子吗?给我一张碟子吧!”我就给了他一张,我刚要开口,又见他大声的说:“法轮大法好!”我乐了,他也乐了。后来我又碰到这个人,他看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然后问我:“我这样大声喊可以吗?”我说:“当然可以了!你会得大福报的!”他很高兴,就接着喊“法轮大法好”。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发表后,我与同修们配合大量发放。我们知道书的珍贵,同修做书也不容易,就面对面发放,讲真相。效果非常好。

一次,我去外地,给一个人讲真相,然后送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有点犹豫,就在这时他的同伴过来了,一看这书很激动,问我还有吗?他也要。那人看他同伴要了,他赶忙又要回去了。

还有一次,我给一人讲完真相,送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被旁边路过的一人看到了,那人过来说也想要。我一看那人觉的有些面熟,原来我跟他讲过真相,就说,我不是给过你一本吗?那人说书被他儿子拿走看去了。后来我又给了他一本。同修听后说:“现在年轻人也喜欢看呀!”

每当看到世人得救时的喜悦,我都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并且也激励着我勿忘使命,抓紧时间救人。

四、师父法像失而复得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我与同修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拘留所。警察要去我家非法抄家。我不被带动,一路上就是不停的发正念,同时也及时向内找自己。

从拘留所回来后,看到家里一片狼藉,柜子的锁都被撬坏了,床上被翻得乱七八糟。但神奇的是,周刊和炼功播放器还好好的放在枕头旁边,真相小册子和没发完的几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也都在原处,四十多本大法经书也安然无恙。

我好高兴,赶快跑到师父法像前感谢师父。可是,看到师父的法像不在了,我急得哭了,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您把我家里的东西都保下了,怎么法像没了呢?”我急的就去找社区人员要,结果他们说:在你家什么都没翻到。我一听,愣住了,那师父的法像去哪了呢?

我正琢磨着,却怎么也琢磨不通。最后一想,不想了,还是向内找吧,回来看到东西都在,起了欢喜心,看到师父法像不在了,又起了害怕心和急躁心。我这不是和师父说的那个修成罗汉又掉下来的人一样了吗。“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1]。

几天后,女儿来我家,把师父的法像送回来了,还有一本《洪吟五》。我很激动,赶忙问她怎么回事。原来这几天她去旅游了,就没有给我送过来。我又问她怎么在你那呢?她说:“那天他们(我地社区)给我打电话,说要去你家看看,叫我拿钥匙开门。我就知道你出事了,赶快跑到你家去收拾你们的东西。可是到这一看,也没看到什么。只看到桌上师父的法像和一本《洪吟五》,我就拿走了。刚收拾好,他们那些人就来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师父早已安排好了。只是弟子的人心还在,找到执著了,师父的法像也就回来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