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矛盾中修去自我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最近修炼中最大的感悟就是人所有的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色欲心等等,生出所有人心的根都来自于“自我”;当执著心被冲击时,其实都是冲击了那个“自我”,也就是后天形成的那个假我。以下是我对修去自我的一点认识。

我和本地一个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一次,我和同修讲完真相,同修说明天想要去外地办点事,可能明天不出来讲真相了。我说,正好明天去我母亲家一趟,我母亲打电话,说父亲最近心脏又开始难受了。她说,现在还定不了到底去不去。因为同修间联系尽量不用手机,我就把我的邮箱号告诉她。她说,晚上我用邮箱告诉你,明天出不出去,你等我消息。我们约好后,就回家了。

可是,我晚上上了两次邮箱,也没有等到回复,我心想可能是她晚上忙什么哪,太晚了,就没发给我邮件,也许第二天早上,就给我回话了。

第二天晨炼后,我再次打开邮箱,还是没有回复。我心想是不是昨天留给她的邮箱号我写错了呀?本来想去我母亲家一趟的,但不敢去,因为在母亲家看不了邮箱。那就继续等吧,也许忙完她的事,中午就给我回话了。等到中午,邮箱里还是没有收到回话。

这时心里开始翻腾了,心想不是说好了吗?这下弄的我不知道是该不该去我母亲家。我想,就给她打个电话吧。电话通了,是她的儿子接的电话,说:“我妈妈和一个奶奶早上一块出去了。”我便知道了,她是和同修出去了,那几天,她正配合同修做给当地公检法写真相信的事。

挂了电话,心里更翻腾了,可又一想,也许她真的是有什么急事没来的及通知我吧,那就再等等吧。等到下午,邮箱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天就要过去了,也没去成我母亲家,也没收到回复,那还涉及到第二天出不出去讲真相的事呢。忍不住,我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说:“明天要去嫂子家一趟,你去不?”她说嫂子,我就知道是指一个年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的家人,我说:“去。”

这样,第二天,我们见面后,她说起了昨天晚上,另一个同修写好的真相信,发邮件给她,让她修改的事。她说,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邮箱怎么也打不开,打了好长时间才打开……过程中,却没有提给我回邮件的事。我心想,你能花那么长时间给另一个同修回邮件,怎么就不能给我回一句话呢?让我等了整整一天。

到了嫂子家,我们开始商量写真相信的事,我们一起切磋了一会儿。商量好写真相信的事后,在回来的路上,我又开始翻腾这件事,总想闹明白她为什么说好,却不给我回话,可她始终都不提这件事。

当我说昨天等她回话的过程时,她说,我还是不够了解她,其实她是想事情很全面的人,什么事她都要多考虑考虑的。听她的话后,我就更不解了。接着,她说,当你有什么事想不明白的时候,你就彻底的站在对方角度,为对方着想,就好了。当时,我还想那你怎么就不为我着想呢?

回到家看法,心里还是翻腾这事儿,总觉的自己没有错啊,明明是她说好了却不给我回话,怎么听她的话音倒是我错了哪!这时我意识到自己怎么陷入事情中争对错了呢,这是不对的呀。我从事情的开始一点点捋我的思想念头,想明白这到底是要修我什么呢?

这时,“无条件向内找”这几个字出现在我的脑中,我不能再陷在这件事情表面上了,我得向内找了,还得是无条件的向内找。怎样才算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哪?我想应该是彻底放下自己,放下所有陷在事情当中的人的思维,而是要用修炼人的思维去想,去衡量这件事。

我问自己是不是非得那天去母亲家哪?回答:不是。我又问自己,你为什么非要陷在那个人的思路中去想是别人的不对、是别人不为你着想呢?这时同修的那句话浮现出来“你有什么事想不明白的时候,你就彻底的站在对方角度,为对方着想”,哦,原来是我在死抱着我的理不放,是在坚持自己的对,这不就是“自我”吗?因为这个“自我”让我的基点只能站在我的角度看问题,而不能站在为他的角度思考问题。

想到这儿,我感觉自己心里的疙瘩解开了,我知道自己误在哪里了,原来是我的这个“自我”让我一直难受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应当改变基点了,不能再站在自我的角度去思考了,而是站在为他的基点思想;当遇到矛盾时,能做到“无条件向内找,无条件为对方着想”时,感觉那个自我就不起作用,那就是消减它的时候。

通过这次修心,我更看清了这个自我的表现形式,就是坚持自己而且用法去要求别人、衡量别人,而不是自己。同时让我明白了如果不修去“自我”,修炼人的心胸会很狭小,唯有渐渐修去这个自我,才能真正的走出为私的心,才能心胸宽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