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的公爹来到我家

更新: 2020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九九年春喜得法轮大法,不仅亲身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还净化了我的心灵。我时刻牢记着师父的教诲,遇事先替别人着想。

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大姑姐从老家打电话说公爹要来我家住,让我们过去接。我问丈夫是怎么回事?丈夫说:“去了就知道了。”记得那天正下着小雨,我们找辆出租车,急忙赶到大姑姐家。大姑姐的住处离公爹很近。公爹和大伯哥一起生活。大伯哥在外地打工。

大姑姐和我们说了事情的缘由:这段时间公爹身体不好,之前就有脑血栓,行走不便,最近又经常咳嗽。公爹直言大伯嫂对他不好,经常给他脸色看,也不给他治病,就买点小药糊弄他。公爹说什么也要到我家来,非让大姑姐给我们打电话。

说实话,当时我挺为难,因为我真没有条件养老人,经济条件差点还好说,怎么也能让老人吃上饭。可我家房子只有五十几平米,一大一小两个卧室,还有一个小厨房,儿子正在上高中。但当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凡事得先替别人着想,既然公爹要来我家,赡养老人天经地义。我什么也没说,当天就把老人接回家中。

为了能让公爹住的舒适一些,我安排丈夫和儿子睡一张床上,公爹自己住一个屋,我睡在宽不到半米、长不足一米半的沙发上。

第二天,我们领着公爹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结果是肺部有大面积的阴影,根据医生的嘱托,我们知道公公得了肺癌并伴有心衰。大夫建议说:“老人八十多岁了,开些药,回家打点滴,能维持多久算多久吧。”

公爹生活不能自理,每天都需接屎、接尿。吃饭时还需把饭桌放在床边,把公爹抱到椅子上,然后一口一口的喂。当时丈夫上班、儿子上学,家里的一切全落在我一人身上。白天买菜、洗衣、做饭、照顾公爹起居、孩子上学;夜间公爹也需人照顾。我告诉公爹有事就敲床头叫我,所以夜间公爹经常敲床头。每听到敲击声,我就赶紧起床去看他,帮他接屎、接尿、翻身……经常刚刚躺下,他就又敲床,等我过去了,他又说没有尿了。搞得我整夜整夜休息不好。那段时间我真象个机器人一样。但无论怎么忙,我都时刻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凡事先为别人着想。

我每天都找时间给公爹讲大法真相,并告诉公爹天天都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救命的九字真言。公爹特别喜欢听大法真相,怕自己记不住那九字真言,就让我给他写在一个硬纸壳上,天天拿着一遍一遍的念。邻居时常有人来我家串门,看到我对公爹不厌其烦、无微不至的照顾,都夸我。

有一天,邻居小艳又来我家,正赶上我喂公爹吃饭。她很受触动,说:“大姐,你太善良了!真是菩萨心肠。”我就告诉她:“我是修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我现在离大法师父的要求还差远了。”之前,我就跟小艳讲过大法真相,听我这样讲,小艳便说:“大姐,我以前特别看不上我老公公,自从看到你对你公公所做的一切,我现在也变了,再也不找公公的毛病,也不吵架了,我们相处的很好。丈夫说我象变了一个人。我就告诉他,我对你爸爸好,你得感谢一个人,就是咱家楼下炼法轮功的阿平姐。”

看到世人对大法的赞许,我由衷的感到欣慰。我对小艳说:“说句心里话,要不是修大法,我也不可能把公爹接来。先不说家产在谁那,我家条件确实不允许,房子太小,不方便。更不可能给他接屎、接尿。小艳,你看这大法有多好!不但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你!你应该谢谢大法师父!是师父让我们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我说完这话,小艳望着我,深深的点了点头,会心的笑了!

大姑姐来我家,公爹告诉大姑姐:“阿平对我可好了!一点都不嫌弃我。”姐姐在我家住了几天,看我太忙、太辛苦,就对我说:“要不白天你多受点累照顾老头,晚间咱雇个人吧!就你一个人,黑白不得闲,天长日久受不了啊!”我无怨无悔、乐呵呵地告诉姐姐:“没事,你忘了我是大法弟子了?我有师父管。我行!你们放心吧!”

公爹在我家住了两个来月,我每天如一日细心的照顾着他。人们都说肺癌晚期遭罪。可我公爹从来我家,就没说过哪里难受,有什么痛苦的感觉。

公爹离世的头一天晚上,也和平时一样正常的用了晚餐。半夜两点来钟我给他接了最后一次小便,也没发现有任何异常。五点来钟我起床去看看公爹有没有什么需要,就发现公爹喘气有些异常,急忙叫醒丈夫。过了一会,邻居们都来帮忙,给公爹穿上了衣服。公爹就这样安详的走了。

亲戚、朋友都说:“就这老头有福,一点没遭罪!都是托人家儿媳妇学大法的福啊!”

我会牢记师父教诲:时刻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