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生活中放下名利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我今年五十岁,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佛法。二十多年来,在大法法理的指引下,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一个满身业力、有着各种执着心和烦恼的常人成为一个身体健康、心灵不断被净化和提升的修炼者。

修炼大法前,我身体不太好,因为十几年的慢性鼻炎和心律不齐,使我常常喘长气和困倦。而且我以前练过多种功法,身体所带的信息很乱,每天早上醒来就觉的身子发沉,腹内酸胀。修炼大法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包括呼吸、心律等所有不正常的症状全部消失。早晨醒来身体是轻松的、舒服的。二十年来,我身体一直保持健康,精力充沛,身边的人有目共睹。

我身上发生过两件神奇的事。一个是二零零六年单位组织体检,大夫误判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后经医院复诊,结论是我确实感染了乙肝病毒,但体内产生强大抗体杀死了病毒,并终身免疫;第二个是在抄写大法经书《转法轮》时,无求自得,我的花眼恢复了正常。

修炼大法不但让我在身体方面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更是将我从泥潭中捞起,让我的心灵能够不断净化提升,返本归真。

修炼大法前,由于在常人社会中耳濡目染,加上自己的成长经验,形成了很多不正确的观念,也产生了很多对名、利、情的执着。如果不修炼,自己意识不到什么是执着,反而会认为那些执着是正常的,是作为人生存应该有的。修炼大法后,才明白正是在这名、利、情驱使下,在不正确观念引导下,我们把错的当成对的,把坏的当成好的,不但不放弃执着,还在强化那些执着,造下了很多业力,导致精神和身体上痛苦却不明究竟。

修炼大法后,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对法理的践行,我在逐渐放下一些在常人中形成的很强的执着。也感受到放下执着后的轻松和愉悦。

去掉色欲心

我丈夫未修炼大法,但我觉的他是上天派来魔炼我的,同时也是保护我的。从结婚起,很多事情他都和我拧着劲,说话故意呛着我。随着我心的容量的扩大,我不再强调自己,家庭氛围越来越和谐,尽管还会有意见分歧,我也只是平和的阐述自己的观点,不带情绪了,而他对我的信仰也越来越尊重。

丈夫在年轻时对夫妻之事就看得很淡,反倒显得我这个修炼人有些执着了。我想,一个常人色欲之心都那么淡,我更应该放淡。一天,我女儿没在家。因为女儿天生胆小,晚上睡觉都是由我或丈夫陪着。她不在家,我终于有了和丈夫独处的机会。我来到先生的房间,暗示他今晚的时光好难得。正跟先生说着话,突然间我觉的我家的屋子亮了一下,我仿佛看见一个很高大的人站在门口。

我分不清是我眼睛看到的还是脑子里显现的。此时我的思想和身体突然变的空寂,没有语言能形容。但能感觉到温暖的能量在身体里慢慢充盈,象海洋一样在身体里起伏。过了一会,我和丈夫说:“对不起,我错了!”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从那以后,我对夫妻之事再无想法。丈夫主动问:要不要到医院看看,是不是病了?我说,这是修炼状态,不是病。

这十多年来,我和丈夫从未因此事发生过矛盾,也没有烦恼。回想起那天身体的感受,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想去色欲的心非常坚定,帮助我拿掉了那个不好的物质,再次拜谢师尊!

去掉求名之心

因为成长经历,自己形成了比较要强的性格。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能把事情尽量做好,喜欢听别人夸奖,也很有荣誉感。这就是对“名”的执着。

修炼后,凭借在大法中获得的能力以及旺盛的精力,在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绩,获得了一些荣誉。但同时也让我那个求“名”的心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加强而不自知。二零零五年,我们单位评选一个“某某人才”荣誉,由于我所在部门具有评价资格的人较少,作为候选人的我得票靠后。结果公布后,我那个求“名”的心受不了了,躲在没人的房间哭了很长时间。我在委屈的同时看见了自己那个强烈的求名之心,如果不是这次落选,自己都意识不到。

虽然心里难受,但我必须控制自己,去掉这个执着心。有一位好朋友知道我修大法,知道修炼人有标准,我就跟他说了这件事,我一边哭一边反省:是我不好,我难受是因为我有名利心,我有妒嫉心。我请你做个见证,我以后再也不会为了“名”掉一滴泪。从那后,我真的不再为名动心。无论是获得荣誉还是别人的夸赞,但我的心态都是来之不喜,失之不惜,甚至两次推却荣誉让给他人。

去掉利益之心

因为修炼大法,明白师父讲的“失与得”的关系,所以在法的指导下,也要求自己放下利益之心。但是并不是每件事当时都能做的那么好,总是在摔摔打打中反省、提高。

有一次我在学法时,看到师父的讲法:“我们要求失去的是常人的那颗心,是那颗执著不放的心,要能够失去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能够失去你认为不能抛弃的东西,这是真失。”[1]

读到这段法时,我内心一震,我问自己:修炼这么多年,我能做到师父法中讲的“真失”吗?经过反思,我决定纠正以前自己做错的一件事:二零零零年初,一位友人带着家人来到我家,劝说我和丈夫买一支她说一定会涨的股票,事实上友人是替亲属募集资金。我表示不炒股,但碍于情面勉强从几万元积蓄中拿出一万元给她。后来这支股票一路跌到百分之五十,我跟友人说想把炒股的钱拿回来,友人非常善良,还我一万元。但她并没有抛售股票,而是拿自己的钱给我的,相当于她替我承担了股票损失的那部份。

我对友人一直有亏欠的感觉,也曾想过返给她一部份钱。但是另一个声音说:我本来就是不情愿的,是被迫的,丈夫甚至说我是“被骗”的。当然以我对友人的了解,她绝对是善意,但我“的确是不情愿的”,这让我找到心安理得的借口,所以一直没有那么做。这次通过读师父的这段法,我找到了那个隐藏很深的利益之心,我决定去掉它。我找到友人,返给她五千元,并向她表示了歉意。

巧的是,我有一位同事在二零零八年因家有急难从我这里借走八千元钱,后来离职,很多年都没还。当我决定把五千元返给友人时,仅过几天,那个离职的同事忽然打电话约我吃饭,然后把八千元还给了我。这两件事一前一后让我觉的很有趣:我欠她,他欠我;我还她,他还我。人真的不能有亏欠,得与失不在表面啊。

去掉怨恨之心

师父多次讲法中都要求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这是师父教给我们提高心性的法宝。尽管知道这个道理,但有时遇到问题还是本能地先看别人不看自己,越固守自己,自己离法的标准、离正念越远,直到摔了跟头才猛然醒悟。

我发现“怨恨心”是最容易产生的。当名、利、情被伤害的时候、当求而不得的时候、当观念甚至习惯被违逆的时候,都可能产生怨恨心。而这怨恨心又容易被“我有理,他不对”的委屈的心理掩盖,并在委屈的土壤里滋生壮大。

我有一次亲身经历,让我去掉了隐藏很深的“怨恨心”。我有一个同事,我对她帮助很大。后来了解到她家人在社区负责监视大法弟子,她本人不但不接受真相,反而积极入党,这使我很反感。我渐渐疏远她。她感受到我的冷落,在工作上表现出懈怠,遇到困难就推脱,还让同事对我产生误解。有一次我休假去外地,她说遇到问题解决不了,我只好提前回来。我心里对她有怨气,但表面如常。

后来我离开那个部门,决定在内心里把她放下,无怨无恨。我以为我做到了,但实际上没有。有一天,我听说她被扣了很多钱,心中竟生出了快意。我当时就问自己:“不是放下怨恨了吗,怎么很享受这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呢?”可是我没有制止自己,任脑海翻腾出许多我们过往的场景,那种重新翻出来的怨和丝丝快意交织在一起让我失去正念。

第二天,我觉的身体难受,发起无名烧。我马上意识到发烧不是偶然,是我心不正、有怨恨心导致的。我深刻反省自己:我不该怨恨我的同事,是我正念不足、威德不够让她不能够接受真相;是我改变了对她的热情和信赖,给她造成了内心的痛苦,她对我的种种行为,皆是因我而起,我应该感到惭愧才对,怎么能怨别人、而且毫无慈悲心的幸灾乐祸呢?我发烧烧了一整天,第二天才恢复正常。

接下来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梦见了我的这位同事,梦中我找到了相识如初的那种感觉,我知道她代表的那个“怨”从我的脑中走出去了。

法中熔炼 正念正行

师尊教导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2]。在师父的教导下,在工作和生活中,我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超越常人的修炼者。

二零零五年,我们单位效益不好,对员工只开基本工资,绩效延后。这些员工大多家境一般,有的生活捉襟见肘。我理解员工和公司的难处,在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我拿出家中积蓄,给我部门三十多名员工计算绩效,按月发放,共发了五个月。虽然每人每月只有几百元,但却温暖人心。第六个月公司难关度过,把钱补给了我。

因为工作关系,我曾经与十几支工程队打交道。这些施工单位能否有资格承包工程,我是第一关。师父在法中讲过:“有些人为了某种个人利益,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他以为占了便宜,事实上他所得来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换来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对于炼功人要从功上减;对于不炼功的人要从寿命上减,或从其它方面减。总之,这笔账总是要算的,这是天理所在。”[1]。我遵守师父法的要求,严守心性,他们送礼金、购物卡、化妆品,我都一一拒绝,对待他们公正公平,没有私心。

有一次,一个工程队负责人对我一点没有难为他表示万分感谢,他说他在外面处处低头,当我告诉他我是修炼人和大法的美好时,他感慨的说:“怪不得你与众不同!”

二零零七年中国年,一个和我部门有较多来往的人给我扔下一个红包就走了,里面装二千元钱。我找到他的公司,把钱退给他,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和修炼人的标准。他十分感动。他说每年过节他都要挨个拜“庙门”,不拜不好办事,有的还主动跟他要,没有见过象我这样的。

在处理家庭关系上,我也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丈夫家是个大家族,兄弟姐妹众多。因为在大法修炼中明白了很多道理,所以多年来,我们相处融洽,从未发生利益纷争。丈夫的兄、嫂曾经下岗(失业)再就业,家境不太好,孩子上学、找工作的钱都是婆婆拿的。公婆住在我家买的一个小房里,把自己名下的房产给了哥哥。因为有法的指导,我作为弟媳,从来没有心里不平衡。婆婆去世后,我主动要求承担所有丧葬费用。丈夫和其他姐姐一起放弃了财产继承权,全部财产都给了哥哥,丈夫征求我的意见,我十分支持。丈夫的姐姐们对我的为人一直称道,在一次婚礼上,姐姐向她的朋友介绍说:“我这个弟妹可好了,可大度了!”

通过大法修炼,我获得了身体健康,心灵提升。师父说:“相由心生”[3]。我的相貌也发生了细微的改变。有一天我女儿对我说:“妈妈,刚才我端详你,怎么感觉你年轻了?”还有一位同事,在我说话时突然说:“姐,你长相变了。”有一个相交二十多年的姐姐说:“我发现你长相变了,五官长的顺溜了。看看大街上走的这些人,一看你面相就很善,很平和。”我知道这是修炼大法带给我内心的美好改变了相貌。

但是这些年的修炼也不是一帆风顺,也面临着考验。因为工作好、员工口碑好,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单位就几次要求我入党,我都拒绝了,甚至失去晋职的机会我也不和共产党同流合污。有一次领导为此在压力下说要辞退我,我也没有动心。近几年,公司每年“七·一”要开党员会,我作为非党员却也非要我参加不可,而且座位靠前。会中要求全体对党旗宣誓,我不举手,发正念清除邪恶。第二年把我安排到最后一排,这次宣誓我连站都没站起来。第三年就不再要求我参加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也是在同修的鼓励下写的。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有时关过的好,有时过的不好;有时精進,有时懈怠;有时执着强些,有时执着弱一些,摔摔打打走到今天。如果不是走入修炼,我也会和常人一样陷于人间荣辱沉浮,永无出头之日;如果不是师父慈悲不放弃我,我也许在摔倒后一蹶不振,失去这万古机缘。大法让我拥有健康的身心,大法让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我感谢师父慈悲救度,感谢大法苦海导航。我的亲身经历让我由衷的想向世人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次感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