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冤狱坚持写真相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二零零九年我被绑架到监狱迫害五年。被关押到第二监区第二中队,第一天教导员先训话,让我们每人每天写五页纸的思想汇报,并安排两个刑事犯人包夹看管。

一、将计就计写真相

第一天我就写了五张A4纸的双面共十页汇报,交给了中队长。他说你超额完成了任务,笑着拿走了。我想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应该象孙悟空進了妖魔洞一样,搅它个天翻地覆。

其实我写的都是修炼故事和真相。头几页写的都是我未得法之前的苦涩命运,一身有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心脏偷停、心肌梗塞、肾衰肾功能失调、皮肤病、怕冷、怕风、没有劲。妻子要求离婚,为了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只好允许妻子有外遇,这是啥心情,那种滋味谁能想象出来呢……

我走遍古刹禅林,寻访仙方神药都无果后,又想遁入空门,与清灯古佛相伴余生。就在快要绝望之时,喜得这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从此改变了我苦涩的命运,获得了新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使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我如久旱的禾苗喜逢甘露一样,如饥似渴的拜读了宇宙的高德大法《转法轮》,学炼五套功法。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真心修炼,坚定的信师信法。

一个月后,我所有的疾病统统一扫而光,满面红光,体壮如牛。四十九岁的我得法前象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干啥啥不行。学法后,一个月之间脱胎换骨,返老还童,象三十岁的青壮年一样,工作有使不完的劲。厂领导满意,收入也多了;妻子满意了,家庭和睦了。到了年终我被评上了公司技术能手、厂标兵,厂领导用车拉着奖品披红戴花的把我送回家,给我妻子发红包(一千元),还有一台中意合资的18速雪飞龙牌山地车和价值一千五百元的港式西服。妻子高兴的流出了眼泪。女儿问她:“妈!你哭了?”妻子说:“我太高兴了,这是幸福的泪水。你妈做梦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福份,这都是李大师和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哪!”

从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这美满的日子只过了四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突然阴风骤起,邪恶的打压象天塌了一样。八月九日我给市政法委书记写了第一封署名长信,共九张A4纸。八月二十九日我又写了第二封署名长信,共写了十一张A4纸,以这首诗作了结尾:

佛恩浩荡

病魔缠身苦难熬,中医西医治不好。
天南地北寻妙方,高昂药费谁报销。
喜得大法真善忍,法轮常转百病消。
佛法熔炼金刚志,坚修大法不动摇。

信的最后写上了我的单位、工作岗位,还有家庭住址、门牌号码、电话号码、姓名。当时我非常相信政府和领导,希望能得到回信。可是万万没想到九月二十六日我正在机台上工作时,被警察绑架,当时厂长和公司都保我,说我是劳模、好人、一线主力,不让他们抓我,由于市委下令非抓不可,厂里无可奈何。当我被抓走时,厂长从自己兜里拿三百元钱放在我的劳动服兜里,我被非法拘留半个月。

家被邪恶的警察洗劫一空,四岁的小外孙女看到师父法像被丢在地上,恶人用脚踩着,她小小年纪跑上前,往恶人皮鞋上吐了一口唾沫,趁着那个恶警把脚一抬的机会,小外孙女一下拿起师父法像就喊:“师父好!大法好!”还举着小拳头。四岁的小外孙女被他们揪着耳朵提起来,脚不沾地,孩子哇哇哭,他们又打又掐又恐吓。下午孩子发烧,打了七天点滴才好了。

我小外孙女为大法、为师父说公道话得了福报。孩子上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她不要小红花、不戴红领巾、不入团、不入党。老师说别人都愿意多得小红花、戴三道杠,你为啥不要哇?她说我是学知识的,不是贪图虚荣的。她十二岁时就获得三次世界大奖,一次论文比赛二等奖,两次美术比赛一等奖,她的各种奖牌一大堆。她在看大法书。

二、写上诉状

狱警说我写的汇报都是讲真相,不让我写了。我想我还得写呀,不能停,我就要求上诉。我跟他们要了很多A4纸,要了一大瓶墨水。第一次上诉状写了15张A4纸,第二次上诉状写了20张A4纸,第三次上诉状写了15张A4纸,三次共写了50张A4纸,都是讲真相,讲迫害的残酷,讲迫害者遭恶报的事例。

不管是被迫害致死、致残的修炼人,他们是走在神的路上,未来一定是光明的。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和行凶者,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场残酷的迫害,这些好人都为这个国家作贡献,谁得利呢?不都是当权者得利吗?好人被迫害死,恶人遭恶报死,国家少了多少建设者,难道当权者不会算这笔账吗?这场迫害花掉了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大量的人力、物力,弄的民怨沸腾,怨气冲天,那江山还能稳吗?我每一份诉状上都写上把我的材料上交,层层上交,任何一层都不能扣压,谁扣压谁负历史责任。每份诉状都是用这首诗做结尾:

劝君莫做亏心事,善待好人福寿全。
惩恶扬善扶正义,积德行善子孙贤。
君能善待佛弟子,神佛保护体健康。
君能真信真善忍,天赐洪福亿万千。

第三份上诉状写完后他们就不让我再写了,他们说只能上诉三次。那我就写故事吧,反正形势已经打开了。他们给我弄个0.8平米的小方桌,还有一个纸箱,一大瓶墨水,一些A4纸。我写完就放在小纸箱里,他们一星期来取一回,取回去他们大伙看。我什么都写,写细语人生,写古罗马大瘟疫,写历史上坏人遭恶报的故事……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