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年的青春回忆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一九九六年正月开始修炼大法,那时我十二岁,很庆幸自己这么多年,随着上学,工作,成家,步入社会的大染缸后,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坚定的走了过来。我深知这一路走来都离不开师父慈悲的看护与加持,下面我就把修炼二十三年来的修炼历程简述出来。

一九九六年到九九年,个人修炼阶段还算比较精進的,记得那时我家是一个炼功点,每天晚上,周边村和本村的人都到我家去学法炼功,每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都去县城的农贸市场上炼功洪法,记得冬天的早晨天气很冷,很多同修都戴上手套,一少部份人不戴,我说我不怕冷,我也不戴,有一次炼完功,我的手上冻出一个大水泡,两个花生豆大,我想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呢,把脏东西都清理出来,让我看到了,下次我仍然不戴手套,大人们都夸我坚强。

记得夏天的时候我自己坐在院子里的树底下打坐,那里种了几棵花,我不知道那种花底下招蚊子,刚坐了十几分钟就被咬了几个包。我就忍着,心想他们在帮我消业,炼完后一数身上密密麻麻的几十个包,有时故意找苦吃,就又去那棵树底下炼功,然后数这次比上次咬的包少了还是多了,那时我的腿双盘一小时,根本就不疼,除了集体炼功外,我还自己打坐,记得有一次强忍着炼了三个多小时。那时我还特别喜欢背《洪吟》,现在记住的《洪吟》都是从那时没忘的。那时对修炼的概念就是炼功和修心性,修心性就认为是要忍,真和善的概念很淡,就是知道谁让自己不高兴了得忍,不生气就算过关了。自然也变的很善良。

那时最高兴的就是每个星期天去一次总站学法,好几十个人在一起学法交流,还有几个同龄的小同修在一起,一到那个场合就感觉很兴奋,从九九年四二五到七二零之间,听说政府取缔法轮功,不让炼了,我和父亲还有很多同修一起去镇政府和平请愿,父亲和两三位同修進去和政府的领导讲真相,我们几十名同修在外面的大街上排好队,静静的立着,七二零后,不让炼了,我们的学法小组也解散了。我们决定去北京上访,由于家里的原因,我和父亲只能去一个人,我就争着去了,和别的同修一起。结果被半路截回,那时由于年龄小,也不懂得回来后继续去,这成为我一生最大的遗憾,但我对大法从来没有动摇过,根本也没有那个概念。在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我和父亲晚上出去撒资料,记得有一次被警车追,我们跑到了坟地上,我们就趴在坟头儿上一动不动,师父保护,警察没看见我们警车开过去了。还有一次,我和父亲晚上去贴真相不干胶,把我们村贴完了,就去贴邻村,贴到我们村和邻村的中间大道上时,发现后面有汽车灯光照的很远,我们意识到不好就赶紧往回走,那辆警车沿着我们贴的方向走去,看到前面没有贴的了,就赶紧掉头,怀疑是我们两个,那时的大道两边没有房,只有地,我们没处躲,就只能向前跑,当跑到刚一進村口时,正好对面来了两个人,那时警车也到了,由于灯光很亮,我们四个人同时站在了那里,警车一看是四人,就直接向前开走了,我们四个人站的那里也是个坟地,我们不能向前走,也不能向后走,只能绕过一个个坟头走小道回了村。真是有惊无险,又一次得到了师尊的保护。

初中毕业后,我到离家二百多里地的城市上了两年中专,我的分数能上高中的,也在高中报了名,交了钱,后来又听别人劝导上了中专,其实也都是命中安排的。在那里第一节课的自我介绍,我说的是最好的,同学们都为我热烈的鼓掌,老师也眉开眼笑的说她是咱们班的最高分,那时我把《转法轮》带到学校去了,第二天被宿舍的一名同学发现了报告了班主任,班主任就派她暗地监视我,有什么情况及时向老师汇报(我是一年后才知道这个事的),因此班里的职责,比如班长、学习委员、各科课代表都没有我的份,我当时不解,同学们也为我不平,为什么学习委员不是你当?就连个课代表都不让你当?他们学习都没有你强啊?当时我就当作是过心性关了。

在学校,我按着“真善忍”要求自己,一年多后,老师让我一人身兼多职:数学课代表、英语课代表、形体课代表、团支书(那时还没让退党、团、队)、学习委员,班会都由我一人主持,他们看到了学大法的人,原来是这么好。

两年后,我在那个城市的一家工厂找了一份工作,当车间主任,《转法轮》我也随身带着,我刚去不久,厂里的年轻人大概十个一起出去吃饭,可吃完饭后没人结账,这个人说有事要出去一下,那个人也说有事儿出去一下,有的说没带钱,剩下五六个人也没人说拿钱,老板说谁结账呢?我看了看他们,没人说话,我说我结帐吧(开始我以为是AA制,平摊呢),但我也没动心。第二天不知怎么让经理知道了,说你们一大群人就欺负一个刚来的小姑娘啊。几个月后,同事告诉经理我炼法轮功,三个经理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一人劝说我一会儿,其中一个女经理说她和王治文是同班同学,你看他现在痴迷到什么程度了,那么好的生活都不过了等等,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那时一点都不害怕,最后总经理说:你回去考虑一下吧,明天告诉我答案,要还炼就别在我这儿上班。我说:经理,我不用考虑,我不会放弃修炼。她说你就回去考虑吧,明天再告诉我。我想我是一定不会放弃的,不让上班,我就回家吧,做好了明天走的准备。第二天去找经理,我说:经理,我还是选择修炼。她说你这孩子工作挺踏实的,就继续上班吧。这样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后来因厂子搬到外县,又碰巧我表姐开电脑店(她是单位的正式工,没时间盯店)让我回去帮忙看店,我就回家了。

两年后我结婚了,从外地上学到结婚后两年,共六年的时间是不精進的,后来联系上了当地精進的同修,看着他们那么精進,自己又被唤醒了,但我上班时间很紧,由于我懂电脑和打印机技术,主要是给同修们维修,后来同修们的耗材渐渐的都在我们店里来买,我认识的同修也就越来越多,开始令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给同修A去安装新买的打印机,为了试机子就打印“法轮大法好”不干胶,碰巧同修B也在那儿,他看打印出来的这么好,就等着打印,想要点,当打印出二、三十张的时候,A就给了她,可B不走,说不够,我还要点儿。这时A就急了,大声音的说不能都给你啊,不能光顾着自己,都给你,那别人怎么办呢?当时A的表情和表现把我吓了一跳,当时我没说什么,等B走后,我和A说:你为什么不多给她点呢?想要你多打印点不就行了吗?她不高兴的说还得给别人呢!光她自己要了哪行啊!当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更多的是不解,那么想要真相资料却得不到。

后来我想为什么自己不在家成立资料点呢?我什么都会,又不用求任何人,于是我在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同修们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需要多少我就做多少,那几年神韵光盘下来后,我负责打印盘面和封面。由于打印盘面比较慢,晚上我就坐在电脑桌前,困了就低头睡会儿,稍微一动醒了就接着打印,经常到半夜。但是我的学法时间很少,我那时一年只有六、七天的年假,从早晨八点上到晚上天黑了才下班,中午也得值班,年年如此,因是给表姐工作,不好意思说什么,然而我的内心是多么渴望能有休息的日子啊!哪怕一个月有一天呢,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我要第二胎吧,那样就有合理的理由休班了。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高兴,不久就如愿以偿了,我向表姐提出了,每天只上半天的班,她同意了。这样我可以参加当地的学法小组了,其它时间自己也可以在家学法或做大法的资料。

记得我怀孕八个多月的时候,邪恶在村里的墙面上写了很多邪恶标语,我们分片去清理,我和A晚上骑着我的电动车去了,那天刚下过雨,有的村是土道,骑一会儿,车轱辘和盖瓦之间就塞满了泥,就得下来找个木棍向下剔,走一会儿再用木辊剔,当我们想清一个墙面上的邪恶标语时,这个墙的对面住家户里正亮着灯,怎么办?清不清?既然来了,我们就清吧,同修A让我扶着电动车,她用黑漆去涂抹,当涂的差不多时,只听见那个亮灯的院子里有个声音大声吼:谁?干什么的?我们就赶紧骑车向回走,骑了二十米左右,由于车轱辘又塞满了泥,骑不动了,此处又是一个泥坑,高低不平的,我和车一下倒在了地上,同修赶紧向前跑了,我心中求着师父,慢慢的把车子扶起来,在师父的加持下,那个人没有追上来,我满身是泥,车子也走不动了,我打电话向父亲同修求助。父亲开面包车来见状担心的说:你这么大肚子就别干这个了,让别的同修做吧,真摔坏了怎么向婆家交待呀!我觉的他不在法上,因为我从没担心过我的身体,我觉的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她和我一起做证实法的事,也是幸运的。父亲把我的车子放在了A家,把我送回了家,第二天把我的车子清理干净后再骑回我家。

我生孩子也很顺利,半个小时就生下了她,记得当时在产房里有一名孕妇难产,找来好几个医生求助,有的医生急的转圈,急的孕妇直哭,我就对那个孕妇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这是佛法,你如果信很管用的,你可以念念试试,很多危重病人都念好了,我说到这,有两个医生打断我的话说:念什么大法好,还不如念医生好呢!我说:你们不是没有办法了吗?那个孕妇没有说话,一直在哭。也不知道她心里念没念,医生对我说:你走吧!我坐起来就向下走,刚站到地上,医生说:哟,你可真壮,谁让你下地了,你家人过来接你,随后家人推来小车床,他们把我抬到另一个小车床上,推回了房间。在月子里,孩子很安静,我就每天读法给她听。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把我叫去工作了。因为我的工作特殊,同修们需要的耗材都来这里买,所以我也没拒绝她们叫我来上班。

记得二零一五年五月份诉江时,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新的正法進程,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做的,也是放下生死的一关。当我知道的那天晚上,我就想:我肯定是要写的,如果写后被抓,(当时的这一念不在法上),我的两个孩子,我的家庭,我的工作,我的幸福生活,这一切我都放的下吗?我问着自己,想象自己身在监狱里,看我的思想会怎么动?我发现我什么都可以放下,没有一丝挂念,我也为自己如此平静的心而高兴,但我不会写,不知道格式,当有同修写的模版出来后,我立刻认真的写了我的经历,发圆通快递寄了出去,我是我们县同修中第一个寄出的,然后帮助想写但不会写的同修整理,寄出。

后来看到明慧网有的同修交流说:必须用邮政快递寄出,别的快递两高不收,我就重新修改了一下,又从邮政快递寄了一份,有的同修有怕心,不敢写,我就把明慧网上的相关交流文章打印出来让他们自己看,很多看完后就写了。后来同修明白的越来越多,但都不会写,都到我店里来让我帮助写。说也奇怪,碰巧那几天我同事有事休班,就我自己盯店,那几天店里也没什么人来买东西,有维修工人,我就把他们派出去干活,我就在一个单独的屋子里给他们整理,更为神奇的是:以前我的女儿每天她奶奶带着她都到我店里找我玩,可就在前两天,我的一个男同事,逗她,把她用网线绑起来,说不让她走了,把她吓的大哭,从此也不上我们店里来了,半个月后,我们诉江也整理完了,她也没事了,又敢到我店里来了,几个月后我才悟到那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因为那几天,每天都有十几个人,二十人左右到我店里来找我,一早晨没开门呢,门口就等了几个人(别的同修打字慢,不会整理,他们都习惯性的找我)。当时如果让我婆婆知道,她肯定会不理解和害怕(后来悟到,那么多人一起来是不理性的行为,是师父保护了弟子们)。

随着打印机的升级,有了新产品惠普451,这个机子速度快,又能双面,至少比之前节省了十倍的打印时间,省事省时,所以我们都换成这个机子了,而周边县市的同修有的也知道我这里便宜,因为我给同修们都是進货价格,他们互相传着,我周边有七个县、市的同修让我给他们发货,包括连供、墨水。我是有求必应,觉的都是同修,都是大法资源,毕竟一台能便宜几百元,后来我要的机子越来越多,有时一次就十几台,当时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合适,后来同修提醒,要遍地开花,我就把進货地址告诉同修,让他们自己买,但有的同修就是愿意让我给他们买,我碍于面子,就这样运作着。直到有一天,我们二百里地外市里的一个协调人让别人传过信来说,让我小心一点,因为机子太多,市公安局查来源呢,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一震,感觉很压抑,就像随时会被抓走一样,感觉气氛很恐怖,我就和当地一协调人说,我总感觉我会被抓走,她说不会的,我们多发正念,我们要有正念,有师父呢。这时我就通过各种办法,告诉周围的县,不要在我这里拿打印机了,把地址给他们,自己解决。同时也加强发正念、学法,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是感恩师尊啊!

提高心性

我觉的我丈夫的使命就是特意来给我提高心性的。我丈夫是做水暖工作的,他给一个老板打工,但老板的生活就是很不顺,开了几年的店都没有攒下钱,不是撞人,就是别的事,自己手里总没钱,连两万都没有,所以丈夫的工资也拖欠着,他实在没钱给了,就和我丈夫说你入股吧,不但工资不给,让我们拿十五万元入股,这是十年前,丈夫同意了,我就和丈夫四处借钱,凑了十五万,有了本钱后,生意就好起来了,后来越做越大,本钱不够了,就拿我们的楼房做抵押,贷了一百万元,一百万元不够用了,就贷了一百五十万,他们利用我们的贷款把自己的平房,翻盖成了六百多平的大别墅,花了六十多万元。(现在他们每年一楼出租,房租是十万,)又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以店里的公用车为名义,就是店里出油费、保险费等一切费用,他们自己开着,我丈夫开他的面包车。而我丈夫一分钱都没分着,就是最开始入股后的一两年,给我花了五万多买了一辆小汽车。而这辆车说是给我买的,但一直是他们店里用,他们两个人替换着开,直开到了他们换新车,跑了六万多公里,才给我。其实这些事我开始是不知道的,因为丈夫什么都不和我说,在一次喝多酒后无意中说出来的,被我追问,才得知情况的,他们现在连贷款都还不上,我们一起承担着贷款的利息。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时,鼻子一酸,我这个关要怎么过?我考虑了一晚,我就听师父的话,相信“不失不得”[1]的法理,也许是上辈子我欠他的,也许是他坑我会给我德作补偿的,这样一想,心里平平的,第二天我不再有一句怨言。现在说起来都象和说别人家的事一样平淡,其实最让我提高心性的是丈夫平时的点滴表现。比如:丈夫上厕所大便后从来不冲厕所,更别说小便了。这是我最难忍的,因为夏天很热,我看不见时放上半天会很臭,冬天为了取暖不开窗户,也是熏的屋里很臭,说了无数遍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记不住就是不改,记得我婆婆在石家庄住院时,我们去伺候她,他上完厕所后,我就去了厕所,结果发现他大便又没冲,我就赶紧给他冲了。后来我就改变自己,不去改变他了,我就给他冲,多到厕所看看,也不再埋怨他,当我不把这件事看重的时候,甚至习以为常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怎么知道冲厕所了。有时他忘了冲,当我发现时,他会一笑说:哟,忘了,你给冲了吧。

这一关过去了,但大大小小的关无数,比如今年我们家改装地暖,他是做地暖工作的,他说一周内准能完活,刚过了年,他说天太冷,等春天再干吧,四月份催他的时候,他说五一我准干,等到五一了他说我下周一开始干,等到周二了我催他,他说你不用管,我周日准给你完活,晚上加班我也给你干完,结果一周了一点都没动。孩子说我爸六一也干不完,丈夫说不可能,我也说不可能,孩子说如果六一干不完,你就请我吃自助餐,我说好的。结果一拖再拖,催急了,就一天干一点,弄的满屋子乱七八糟,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我知道是在考验我的心性,可我是真难过啊,急了我就嚷一顿,越嚷越不干。后来我就把它当关来过,他从过年到现在这几个月由于他们店里不忙,一天都不去上班,就在家里躺着看手机、看电视、也不干活,当我调整好心态后,我说:你玩手机,玩的太累了的时候,你就抽空干一点啊,其实心也是没彻底放干净!当我的心真的很平静时,他就干一点,这样磨了两个月,到现在还没有彻底干完。他仍躺着玩手机,我们几年前就分屋睡,他说把自己的屋门一锁,谁也别想打扰他。

丈夫在家里什么家务活都不干,经常连饭都不下楼吃,我婆婆做好后,让我儿子给他端上来吃,有时我早晨洗了衣服来不及晾,打电话让他帮我晾上衣服,晚上下班回家后还在洗衣机里放着……在别人眼里都是笑话的事情,然而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有一次,我实在想不明白时,我就和父亲说了丈夫的表现(以前我从没说过,报喜不报忧的常人观念),父亲却说他还没打你呢,打你左脸不是还得给他右脸吗?就当作他不存在就行了。听后顿时明白,是师父的慈悲点悟!现在我转变了我的观点,不再认为这是不好,相反则认为,他是那么的无私和可怜,为了成就我,而承受着这一切,我真的应该感谢他才对!

我除了做真相资料和帮助同修们解决技术问题外,我和三位同修还成立了外出贴不干胶和撒真相资料的小组,每周都出去一次,为此我买了一辆专用的电动汽车,一直坚持到现在。有邪恶标语时,我们就晚上出去涂抹……慢慢的怕心少了,我年轻,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同修需要我做什么,我有耐心不怕麻烦,就为同修们做什么。我也负责换真相币、制作真相币,我花的钱全都是真相币,并以此为契机来面对面讲真相,这么多年走过来风风雨雨,无论做什么,做多少,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保护与加持。

我只有一个心愿,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