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时刻看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六岁,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在单位上班,听一同事说法轮功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教人做好人。这位同事夫妻俩人都得法了,他告诉我,他妻子单位门口有炼功点,我说好,我去看看。就这样,我接触了法轮功,从此走上修炼的路。

在短短的实修过程中,我的身体实实在在的得到了改变。每天一早起床,提上录音机,冬天不觉的冷,夏天不知热。大冷的冬天,早上炼完功回来,有时来不及做饭,头一天晚上剩下的凉饭,吃一点就上班去了。以前我有胃病,凉饭根本不敢吃,可是炼功之后,吃什么都没有问题,同时思想上也得到了升华,正象师父所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感觉自己一下看淡了很多东西,也去掉了许多执著心。

记得刚得法头一年过年,单位发福利,要账要回的东西是有大有小,不好发,干脆就发一条大的,配一条小的,但还是有区别。我当时就想:等人家都拿完了我再拿。就这样,我等到倒数第二名才拿。得法第二年过年,因为工作关系,厂劳动服务公司送我一份福利礼包,当时给的是一张福利卷,我给退回去了,服务公司经理又派人给我送去,我又给退回去,因为我们修大法,师父教我们不求名,不求利。就是这件事。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发生后,给我送福利卷的这个人,敢于顶着压力,在厂里听见有人说法轮功不好,说我不好,他就给人家解释,让人家别听电视上造假宣传。

一、师父就在我身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电视报纸整天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假诬蔑,抹黑师父,抹黑大法,我也和同修一样,去贴真相粘贴,发真相资料,后来也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一二年,邪恶又指使世人把污蔑大法、诬蔑师父的谎言制作在瓷砖上,然后四处贴到墙上。我们看到后即着急又痛心,当时没有好的办法,为了不让它继续毒害世人,我就和同修一样,到油漆店去买自喷漆,走到哪里我也带着去,发现哪有,就去喷上油膝盖住。

有一次我回娘家,我知道在我路过的一个村庄,有一处贴有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瓷砖,我想:一定要把它喷上油膝盖住,不能让它再毒害世人。我停下电动车,拿出喷漆,正向上喷漆,从胡同里走过来一名男子,一把拽住我说:“这么干净的墙,让你们给弄得这么脏,走,上派出所去,要不我打110。”一会儿又过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对拽着我的男子说:“快把电动车钥匙给她拔掉。”这时我赶快把钥匙拔下来,抓在另一只手里,然后我冷静了一下,对拽着我的这名男子,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看这墙上写的什么?说的什么?法轮功让人有好身体,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这难道不好吗?”这名男子听了以后,愣了一下,然后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呀。”之后他就对那个抓着我电动车的老头儿说:“松手,叫她走吧。”就这样,我骑上电动车走了。

走在路上我想:这是师父在身边保护了我呀!可能以前有同修向他讲过真相,一定是这名男子听说过法轮功真相,对法轮功有正面的认识,在此也感谢讲真相的同修,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讲真相被举报 师加持化险为夷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和一名老同修相约到二十多里地以外的农村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我们一边走,一边找合适的地方贴,遇到有缘人,我们就给他讲真相,送上护身符。一路很顺利,有要真相资料的,有要新年台历的,也有三退的,看到世人明白真相做三退、接真相资料和新年台历的高兴劲,我们也打心眼里为世人高兴。

我们走着,又看到在一片麦田地里,有好几个人,我们就停下自行车,步行过去给他们讲,这几人接了真相资料和台历,表示回去一定认真看看。

就在这时,在不远的小公路上,有一辆黑色特警车停下,下车的警察看见路上行人,好像在向路人打听什么。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可能有人举报,就赶快招呼老同修,我们迅速离开。

我们骑着自行车,顺小土路走,这时,警车顺土路追着我们,一直到一片很大的树林里,下来四个警察,把我们俩拽下自行车,他们两个人拽我们一个人,牢牢的拽着不松手,我和同修一看这阵势,赶快一个人讲真相,一个人发正念。当时我也赶快向内找,可能是我们有欢喜心了,我们俩都在心中默默求师父加持,求师父救救我们。

一会儿,有一个警察手里拿着对讲机请示,我们都听见对方对讲机里声音,好像说那边有很大的交通事故,他们人都很忙,救援也过不来。因为我们两个人、还有自行车,他们一车也拉不走。对讲机那边有一个人好像问带的资料多不多,这边的人说不多(因为我们基本上都快发完了)。这时对方说:不多就让走吧。我一直在心里默默发着正念,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拿对讲机的这个警察对老年同修说:“你先走吧。”

老年同修骑上自行车走了。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就让我上他们的警车,我说:“今天我不会上你们的车。”他们四个人就把我抬起来往车里装,我当时心想:我有师父管着,做的是救人的事,你们不配迫害我。当我的脚碰到他的车时,我双脚用力一蹬,“扑通”一声,他们四个人都松手了,我一下被仰面朝天掉在地上,可能当时他们都有点害怕了吧,怕我摔出什么毛病,我当时脑子很清醒,由仰面朝天,赶快翻身,面朝地面一动不动。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听见有人说:“起来吧,别装了,让你走呢,起来不起来?”我当时真的一点事儿没有,听见他们这么说,心里还有点好笑。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推上自行车,刚走出几步,其中一个警察走上前,还给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我骑上自行车,走到公路上,看见老同修还在等着我。我们俩一路走着说着,心中感慨万千,危难之时,师父又为我们化险为夷呀!

三、师父时时刻刻保护我

二零一五年诉江开始,我和同修们一样,积极参与控告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首江泽民。在我们这一片儿,有会写的,还有不知道怎么写的老年同修,我们互相沟通,互相帮助,基本上都能参与其中。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市610人员就到处摆放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邪恶展板,在我们这片儿树立很多,同修们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后来在同修的协调下,我们就往展板上贴真相粘贴,或者是往上喷漆,我们晚上贴、晚上喷。610就找来人,白天去刮、去揭掉。就这样做了一段时间,610又指使派出所警察晚上蹲坑。

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清除邪恶展板时,多名便衣警察冲上来,把我们四名大法弟子绑架,当时就把我们带到派出所,把其中两名同修和我关在一个审讯室。我们轮番给610的头目B讲真相,他不听,后来我对另一名同修说:“发正念,清除B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过了一会儿,610头目B出去走了,又来一个女警察。两位同修给这个女警说想上厕所,女警领着两位同修去了,过一会儿回来,她就问我:“你去不去?”我说去,她带我去后,刚从厕所出来,另一个审讯室警察叫我,叫着我的名字说:“你过来。”我过去之后,就针对这个警察发出强大正念,心想:今天晚上谁也不配迫害我。我心中求师父加持,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一定要出去,一定要出去。

就这样大约不到5分钟时间,610头目B从另一审讯室叫着我的名字:“某某你过来。”我从这个审讯室出来,刚走出几步,610头目B那边有人叫他,他返身回去,这边一名看着我的警察,也转身進审讯室了,这时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派出所的大厅里,师父给我安排走出派出所的机会来了,我赶快大步走出派出所大厅,又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当走出派出所大门那一刻,我心中又惊又喜,真想在大街上喊几声:谢谢伟大的师父!您时时刻刻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

出来后,我在外面待了五天。五天以后,我想我得回家做我该做的事情,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所做的与同修相比相差很远,与大法要求,差距巨大,一路走过来,让师父为我操尽了心。在这里,我想用师尊的诗词“共同精進相互帮助 走向神指的归宿”[2]与同修共勉,在正法的路上,都真修实修。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同一条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