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铁路警察夫妻被迫害致死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1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青海省西宁市铁路分局公安处警察贺万吉,1951年6月13日生,大专文化程度,家住西宁市城东区滨河小区28号楼7单元102室,他与妻子赵香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贺万吉曾多次被评为西宁铁路公安处的先进工作者。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为到北京上访,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夫妻俩不断遭受迫害。赵香忠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青海女子劳教所摧残致死。贺万吉二零零二年七月间参与青海省和甘肃省的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判刑十七年,被非法关押在海北州浩门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监狱突然通知家属称贺万吉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贺万吉母亲和弟弟当时被迫害,父亲悲愤离世。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贺万吉有脑瘤等疾病;妻子赵香忠有肾炎、偏头疼、关节炎等病,经常吃药。而且家庭出现了危机,儿子的教育令身为警察的贺万吉万般头痛,束手无策。一九九七年,贺万吉一次出差的机会,有缘结识了法轮大法,回到家后,将这个神奇的功法教会了他的父亲、母亲、妻子、弟弟等人。修炼法轮功以后,贺万吉、赵香忠的病竟然全好了,家里放了几年的药(几乎有一抽屉)全不需要了。赵香忠的母亲炼功以后,几十年长期吃药的人,一下子全好了,并能把《转法轮》一书通篇能读下来。

从那时起,贺万吉一家全家老小都在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做好事,一心向善。儿子也孝顺了、懂事了,从此家庭和睦、顺畅了。贺万吉严格按照《转法轮》中的法理修正自己的言行,在保卫铁路运输生产安全的工作岗位上,对工作认真负责、踏实肯干、任劳任怨,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与赞扬,一九九九年也被评为西宁铁路分局的先进工作者。

一、夫妻双双被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贺万吉在工作单位是一位优秀工作者,却被单位内部没有通过相应的程序莫名其妙地停止了他的工作。

贺万吉在向单位领导反映无门的情况下,二零零零年三月一家人去了北京上访,为的是向国家说一句真话,也得到了中央信访局驻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的接待。回到西宁后,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年的劳教结束后,理应恢复贺万吉的工作,可是,单位却没有这样做。贺万吉夫妻离开了家,走出去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三个月后被湟中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在湟中县看守所内,恶警对贺万吉、赵香忠进行了残酷的打骂,将贺万吉的腰、腿打得发紫,昏迷了一整天。

在看守所内遭受了恶警们的百般凌辱后,贺万吉夫妇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劳教所的时候,贺万吉被打得腿行走很困难。

贺万吉曾经投书明慧网说:“我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被湟中县公安局在被判劳教的办案过程中,个别不法警察对我和我的爱人赵香忠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打。在当天的下午,湟中县公安局田家寨派出所的警察,他们用手撕住我和我爱人赵香忠的胸前衣服和头发狠毒地用力往该派出所大门旁边的墙上撞,当时我就被他们撞得不省人事。在十八日的当天晚上,我被刑事拘留在湟中县公安局看守所时,又一次遭到看守所值班警察的毒打。他用拳头毒打我的头部和脸部还不罢休,又叫来好几个在看守所羁押的人员对我进行了轮番的毒打。我被当场打得昏迷了过去,等我醒过来时,我躺在看守所值班室门前的地上,我被他们毒打得头痛、头晕、腰疼、腿痛难忍,就连打饭也是一瘸一拐的。”

“在我被拘留期间,我向看守人员多次提出为我检查治疗被打伤残的要求,没有人给我答复解决检查治疗的问题。直到我被他们送往多巴劳教所,在入所前的体检中,我的身体的腰部、腿部多处还存有被他们打后留下的伤痕,从此之后我的身体留下了难以治愈的伤残,整天头痛、头晕、腰痛难忍,手脚麻木,已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我爱人赵香忠的左侧乳房也被打得出现了肿块。”

贺万吉、赵香忠被非法劳教后,西宁市公安局的人员先后到他们家非法搜查将近十余次。每次都是深夜来,将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在青海劳教所二大队(男队),贺万吉曾经被关了七天的禁闭,强迫写检查,增加了三个月的严管。

二、妻子被迫害致死

妻子赵香忠曾被劫持到青海女子劳教所共四次。第一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在讲清真相时被抓,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到残酷迫害,呈现严重病象,不到三个月被假释。

二零零二年中国新年期间,赵香忠第三次被恶警绑架到青海女子劳教所,在禁闭室里关了十五天,又因病被放。

在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之前,恶警用六辆警车包围贺万吉的家,贺万吉一家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其中有寄放在贺万吉家里的两个亲戚的小孩——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和一个两岁的女婴,也被关押达十几个小时之久。

赵香忠第四次被绑架到青海女子劳教所。赵香忠将背会的《正念》等师父新经文带到了劳教所,坚持信仰、抵制迫害,并教会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发正念。

赵香忠遭到严酷的迫害,被关押在禁闭室里,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几天后,赵香忠被放出来时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没有知觉,胸部以上疼痛难忍,水米难进,骨瘦如柴,已基本瘫痪在床,生命垂危。

赵香忠在劳教所内被恶警们折磨得快要瘫痪时,才送回了家里。赵香忠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离开了人世。

三、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七年、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十九时,青海省西宁市城东区和城北区两处,八月十八日二十时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八月十九日二十时青海省民和县,三地有线电视网络成功地插播了法轮大法真相电视片《见证》、《历史的审判》等内容。真相插播达半小时之久。

很多民众通过电视片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对此,中共江泽民集团极度恐慌并疯狂报复,限期破案,导致与此相关联的法轮功学员有至少十五人被绑架。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张荣娟、贺万吉、李崇峰、段小燕、任桦、李文明、徐峰、孙照海、魏俊仁、张京梅、焦丽丽、王玉霞、刘百源、张小萍、张宏刚。贺万吉被非法羁押在西宁市第一看守所。办案单位把法轮功学员转押到一栋楼房的七楼专门实施迫害,张荣娟被用砖头垫到腿弯处残酷折磨,最后连路都不能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贺万吉、张荣娟、李崇峰、段小燕被青海省西宁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张荣娟二十年,贺万吉十七年,李崇峰十五年,段小燕七年。在庭审大厅中,许多人看到张荣娟、贺万吉、李崇峰、段小燕有不同程度的被致伤的痕迹,李崇峰的一条腿明显受伤,走路一拐一拐的。西宁市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宁刑初字第一号,以所谓“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贺万吉十一年,又因所谓“破坏广播电视设施罪”,判九年,共有期徒刑十七年。

四位法轮功学员随即向青海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贺万吉上诉指出:法轮功是国家体育总局给予高度评价的一种教人修心向善、以真善忍为根本的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一九九二年和九三年的北京气功健康博览会上得到了高度的评价,并在一九九三年的北京气功健康博览会上得到了该次博览会的唯一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李洪志先生所著的《转法轮》一书是由中央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是中国乃至世界亿万人民群众最喜爱的书之一。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一书中要求一个修炼的人首先要做一个好人,比雷锋还要好的好人,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在实际工作中确实也做到了这一点。

贺万吉上诉说:我们法轮功学员面对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的诬蔑,处于政府某个人动用特别残酷的“国家机器”迫害的境地,我们投诉无门。请问,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都允许犯罪嫌疑人为自己辩护,也有律师在公正的氛围中为其辩护的权利;而在我们这样一个人民共和国,宣称“人民当家作主”,为什么却迫使几千万的做好人一心向善的民众陷入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法轮功学员依据中国宪法赋予的权利采取和平的方式讲法轮功真相,即便是采用电视插播形式,也是根据宪法和中国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的精神,为寻求向公众申诉和在公开公平透明的场合讲理而采取的正义行动。电视插播的内容完全是事实,讲的是真话。

贺万吉上诉指出: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危害社会安全、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是那些违反宪法制定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政府官员,是那些在办案过程中不讲法律、执法犯法、知法犯法、残酷毒打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是那些置民族大义、社会良知于不顾,为了自己官位迫害好人的天良泯灭的不法官员,是那些包庇纵容不法警察违法乱纪的官僚和贪官污吏,他们才是破坏社会稳定、践踏宪法、用谎言欺骗毒害群众的千古罪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青海省高级法院非法判决维持冤判。贺万吉先是被关押在东川监狱,后被转至青海省门源县浩门监狱。

二零零三年四月贺万吉的亲人去看他时,他还很健康。同年五月二十八日被监狱恶警不知用什么方法迫害致死后,送往青海西宁市的青海红十字医院,让贺万吉的儿子去领人,声称“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

贺万吉的亲人于五月二十八日去领人时,看到贺万吉遗体被冻在太平间的冰柜里,鼻子流着血,右臂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的地方象是被打了针。监狱的恶警为了掩盖暴行,还宣称要管家属要“治疗费”三万元,贺万吉的亲属坚决抵制:你们把好好的一个人都害死了,还向我们要钱,还有公理吗?!你们应该赔钱。最终在贺万吉亲属的一再要求下,心虚的监狱只支付了500元的安葬费。

四、母亲和弟弟被迫害、父亲悲愤离世

贺万吉一家在这几年里就因修炼法轮功,讲真话,做好人,被青海省610组织残酷迫害,经常被恶警非法抄家、被无缘无故掠夺钱财。母亲赵玉兰和弟弟贺万珠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讲真相而遭到非法关押等迫害。

母亲赵玉兰二零零一年因给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男子劳教所的儿子贺万吉送新经文,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省湟中县看守所四十天。

贺万吉的弟弟贺万珠, 二零零二年被西宁市610办公室的段志华(处长)、魏××(处长)、汪清平(科长)到他家非法抄家,抢走六千多元人民币。贺万珠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押在多巴镇的青海劳教所。在劳教所内,贺万珠在吃饭时,闻到汤里一股异常的气味,小心地尝了一小口,马上感到不对劲,意识到有毒!将汤倒掉,可是胸口已有些发闷,嘴发麻……

二零零三年迫害致死贺万吉后,为了掩盖罪行,阻止国内和国际上的调查,青海省公安厅厅长何再贵亲自部署把贺万吉在消防队工作的儿子调离西宁,去偏远的青海省海西州地区。随后,何再贵又命令有关部门将贺万吉的这个儿子强行“复员”失业。

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贺寿安在一系列的打击下,于二零零四年黄历正月初九带着满腔的悲愤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凌晨三点,湟中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的6名恶警(其中两名姓张,一名姓赵)无缘无故冲入赵玉兰老人的家,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赵玉兰老人对他们说:“你们深更半夜的在干什么?我们犯了什么错,我们做个好人值得你们这么紧张吗?!你们为什么白天不来,你们白天来让其他人也知道一下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深更半夜的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帮恶警无言以对,蛮横地给赵玉兰老人戴上手铐后塞进了警车。他们对待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就像对待年轻的穷凶极恶的暴徒那样。强拉着手铐硬拽着赵玉兰老人,她的双手被手铐弄破,双手全是血。在送往看守所的途中,赵玉兰老人在车上给他们讲道理。老人说:“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我们做个好人,就遭到你们无辜的迫害,你们的良心何在!”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了看守所后,赵玉兰老人看见被抓的还有他们一个村上的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一名恶警进来问赵玉兰老人,还炼不炼法轮功。赵玉兰老人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除非你们今天把我打死,否则我会一直修炼下去!”那名恶警恶狠狠的使劲踢了赵玉兰老人一脚。

赵玉兰老人与村里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内,被带到附近的麦地里去除草,被非法关押了15天,勒索每人150元钱后放了出来。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称所谓“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时年八十四岁的赵玉兰老人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其帮凶。赵玉兰老人说:“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修炼法轮功也因为想得到身体的健康与升华,然而却遭遇了这么多的迫害与折磨,我的经历也只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冰山一角,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少家庭被破裂,有多少亲人无法相聚。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我这个在大法中受益的农村老人,不但要为我自己,也要为我那些失去生命的亲人站出来控告江泽民,为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弟子申诉冤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名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罪恶。两高不但没有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利,反而,采取违法的手段将举报人的名单交给当地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610按两高提供的名单抓人、骚扰,对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非法的报复行为。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周彝, 81岁,大校军衔,因在明慧网登出诉江状,被非法判刑两年,罚款两万。辽宁省朝阳市多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双塔区法院非法判刑,其中姜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李国俊十一年,尹秀芝七年,吴金萍六年,宋志富六年。云南省建水县法轮功学员邓辉,被非法判刑六年,并勒索罚金六万元。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法轮功学员马俊萍,被非法判刑五年。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