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修炼中的漏 跳出情

更新: 2020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我修炼大法已有十多年了。十多年的修炼中,有欣慰,也有苦涩。以前觉的修炼容易,只要愿意放下自我,就没有问题,现在我才觉的修炼真的很难,如果放不下人骨子里形成的那些东西,是根本修炼不出来的。

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成为大法弟子,所以我不愿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想辜负自己大法弟子的神圣称谓,愿意在大法中修炼自己,归正自己,不辱使命,助师正法!

人生生世世都是在情中泡大的,它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它却象一张无形的网,把你包裹得紧紧的,还让你感觉到是很正常的。其实修炼人都知道,那是旧势力强加给人的,特别是修炼的人,当你还认识不到它是执著、还自以为是的时候,那就是旧势力下手加强你执著的时候。师父说:“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1]

师父讲的法理非常清晰,当人是可以这样的,可是对于修炼人来讲,就不能用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了。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排斥自己的儿孙情,只是对他们好,善待他们,还以为自己修得差不多呢。谁能料到情在不同的层次有它不同的表现形式,让人难以分辨。

我有两个很乖巧的小外孙,因为他们父母都比较忙,所以主要是他们的奶奶和爷爷带他们,奶奶带孙子很辛苦,虽然女婿担心我,不让我带外孙子,可我也要慈悲对待他们。为了处理好这个家关系,于是每到周末,我都要去女儿家帮帮忙,替换一下孩子的奶奶,因为我是修炼人,不能白吃、白住呀,所以会顺便买一些时蔬、肉类、水果、点心等,给他们做点好吃的。每次我去,两个外孙都很开心,晚上两个孩子都要求跟我一起睡觉,要我给他们讲故事,我也是借这个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故事,讲传统故事等等。

孩子的爷爷、奶奶都是脾气倔强的人,不相信大法,说:大法书是写得好,但是现在生活这么好,你们不该反对中共,还说我“忘本”。怎么跟他们讲都听不進去,还经常乱教孙子们,怕我给孩子们讲大法的事。我怕他们把孩子带偏,一着急,也就默许了孩子要跟我一起睡觉的要求。因为是孩子们自己的要求,当爷爷奶奶的也无可奈何,爷爷甚至还偷听我跟孙子之间的讲话,以为我要跟他们争孙子。

一段时间以后,矛盾来了,孩子的奶奶不高兴了,嘴里嚷道:“外婆一来,你们就不要我了,等外婆走了,我也不管你们了!”我对亲家母说:“我是觉的你们平时带孩子很辛苦,我来了是想让您俩多休息休息嘛。家务事我来做,没关系。我没有经常在孩子们身边,所以他们才会这样。”我一边安慰她,一边为自己开脱。

我心里想:你们不相信大法,你们也不能不让孙子不相信大法呀,他们也是我的外孙子,一周才跟我睡两个晚上,你们就不高兴了,这个家也有我的支撑啊!

后面的念头一出,我也感觉到自己不对劲,我是个修炼人,怎么能跟一个常人计较这种事情呢?小孙子是爷爷、奶奶最看重的孩子,因为他们不相信大法,我就把他们与孩子分割开?这不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

“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2]为了纠正这种做法,我就在俩孩子睡着后,再抱到他们的爷爷、奶奶的房间里。这俩人可高兴了,打那以后就再也不说什么了,也不担心我要跟他们争孙子了。

小家伙早上醒来就问我:“外婆,我不是跟你一起在睡觉吗?怎么醒来在婆婆床上?”(当地的习惯奶奶称“婆婆”,姥姥称“外婆”)我跟亲家母只是相对而笑。这件事平息之后,我也没有往下挖根。

不久,我发现孩子们开始粘我,争着要我,周末还盼着我早一点回去,不仅睡觉要争着跟我挨在一起睡,一个说:“我要跟外婆挨在一起睡!”另一个也说:“我也要跟外婆挨在一起睡!”互不相让,搞得我无法应对。而且外出坐车都争着想让我抱,不要婆婆抱,有时甚至都争得哭。女儿生气的骂到:“是个金宝吗?争什么争!”

我没有回答,还以为是修炼人带的场好,他们愿意跟我在一起。可是静下心来仔细找一找,发现是我错了,尽管我平时认为自己的情不重,可是因为他们相信大法,能听真相,根基也很好,还能双盘,我心里确实高兴,把外孙子们看重了。

修炼人讲看淡,我把他们看重了不就是情吗?而且还派生出了不平的心和欢喜心,再挖下去就是妒嫉心了。这个漏可不小啊!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我问自己:我是个修炼人,我能要人中这些肮脏的东西吗?回答是肯定的,不要!我想:我要是不放弃人中这些肮脏的东西,跳不出情的圈子,我可能真的修炼不了。因为情是修炼中的大忌,过去任何修炼是这样,大法修炼也是如此。他们的表现,其实就是我欢喜心招来的魔的干扰。我用大法法理对照自己,觉的自己很差劲,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生生世世为寻找这个法,吃了不少苦,现在我得到了,我一定要珍惜。”

一天晚上,大概十一点过吧,因为家庭琐事,我说了女儿几句,结果,她非常激动的走進我住的房间,用手指着我大声吼叫的说:“你一天就象工作人员上班刷卡一样,周末你就来了,周一你又走了,有事也找不到你。这个家,你要是不想来,你可以不来!”说完,气势汹汹的把孩子们从我身边拽走了,不准他们跟我一起睡觉。我被女儿突然出现的这个阵势和这番话搞懵了,我控制着自己难过的情绪没有动怒,心里反而平静下来了。

师父说:“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心想:这下好了,全都放下!都走吧,没有关系,我不需要这些!我开始思考问题:以前都是我说了算,女儿今天咋了,发这么大的火,是我哪里做错了?我说的话在理啊,她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火?难道是业力落在她那儿,让她难受了?是她在替我承受?想到这些,我在心里对女儿说:对不起,都是妈的错,是妈没做好,让你受罪了。

我想还是学法吧,我打开《转法轮》一看,哇,满篇书的字都是亮晶晶的,就象白金一样,再翻几页还是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是师父让我过了这么大的一个心性关。我眼里含着泪水,不停的谢过师父。我在心里鼓励自己,一定要突破这个难关,彻底放下对儿孙情的执著,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其实我在转变,女儿也变了,也许是后悔不该对我发那么大的火吧,她和女婿在我住的房间外面走来走去,可能是担心怕我半夜离开她家回自己的家。以前我脾气倔,可能会这样做。他们见我在学法,也就安心休息去了。

是彻底转变观念的时候了,我在心里想:儿孙只是跟我缘份很大的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我跟他们只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我对他们好,为他们着想,是慈悲他们,不是情。情是常人中最肮脏的东西,我不需要,我要把这个儿孙情彻底修去。我要修补好我修炼中的这个漏。

心性上的转变,身体也变的轻松多了。那天晚上我读《转法轮》,一直读到早上炼功时间,却一点困意也没有。

从那以后,孙子们也不再那么粘我了,晚上睡觉,该睡哪儿睡哪,早上起床之后还会对我示好,我告诉他们的真相,他们也会听,他们都说:“外婆是我们的朋友。”

因为我常常为亲家母一家着想,家务事都争着干,名利钱财都看淡,做到了明明白白的吃亏和明明白白的吃苦,这一切可能对他们有所触动,一次亲家母问我:“你不修炼,你能做到这样吗?”我说:“做不到。是大法教我做好人,遇事要为别人着想。”她没再吱声。

我想,你不相信大法,我按大法的要求自己先做好,让她自己去感受好了。最后她还是说我好,比她姊妹好,对我放心,有什么好吃的,也要等我回去后再吃,还想跟我生活在一起,说可以互相照应。

我是大法造就的粒子,说我好,不就是承认大法好吗?女儿、女婿虽然现在还有些担心,但不再反对我修炼了。我想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让这个家和乐融融。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