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在葡萄收获时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全家修炼大法 其乐融融

我很幸福,因为我们全家七人都修炼大法。外孙女五岁,外孙三岁,俩外孙多数时间住在我家里,也都是大法小弟子。小姐弟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快乐成长,格外懂事。

大女儿婆家住湖南,小的外孙今年五岁,以前都是我带着,去年,才到他妈妈那边去。可他很喜欢住我这里,常常跟妈妈说我要到奶奶家去。问他为什么?他说:奶奶家我有五个小弟弟,好玩极了。我家的一幅中堂画上,有五个天上娃娃,他常说是他的弟弟。我读《转法轮》时,他看见了,就跑过来,双手捧住《转法轮》,亲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好!我学完法后,他就提醒我说:奶奶,这是大法书,要放好。意思是不能随便放。他很爱背师父的诗词,能背十九首师父的《洪吟》诗词。

一天,丈夫(也是同修)骑三轮车带我去几十里外的乡镇上,买了防鸟雀的葡萄网,从堤上回来时,车一下翻在蓄洪区安全堤的堤坡上。丈夫没事,我却被扣在车厢里,左腿到处都是淤青色,但不觉的疼,也不出血,第二天就干活去了,一点也没误工。

第二天,是与同修一起给附近一家水厂拔草,突然一个东西顶住我的左肋部,当时非常痛,而且一拔草就更痛,勉强坚持了一天,第二天就没去了。

我开始以为是欢喜心引起的麻烦,就清除欢喜心,后来猛然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就对丈夫同修说,我们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迫害,丈夫也悟到是干扰,我们就一起齐发正念,很快就好了。

丈夫同修从去年年初到现在为止,一直打坐,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一小时不觉的疼,如果有时间,他完全可以加长打坐时间。

在卖葡萄中修去利益心

我住在湖北江汉平原一个乡村,除正常种田外,另外还种植一亩二分田的葡萄贴补生活。今年雨期特别长,雨下得特别大,葡萄比往年产量要少些,但比起别人家里来,要强很多,这都是师父的恩赐。

种植葡萄要防鸟雀,需要用一张大网网住所有葡萄树,别人家网住的鸟雀,都给杀死吃了,我们从来都是放飞了,放的时候,告诉它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今天被网在这里,虽然没有吃到东西,饿着肚子,但你们此生是来得救的,能听到大法的福音是最值得的,你们就高高兴兴地去吧。这样一说,鸟儿就鸣叫着高兴地飞走了。

二零一九年夏天,卖了一个多月的葡萄,我是选在国道的林荫下摆的葡萄摊点,和邻镇大型葡萄园的种植户们连在一起,那里路边摆着很多葡萄摊点。每天清早,丈夫帮我就送一三轮车葡萄,开车近二十多里路到达目地地,下货后,丈夫开车回家,我就开始卖。

来买葡萄的都是南北过往车辆的人,多是青年男女。我卖的是夏黑葡萄,是特别甜的一种葡萄。今年有一个奇特现象,就是每天清早出门时,我都是闷闷不乐的心情,一到目地地开始卖葡萄时,就感到很愉悦,这不是指我有了生意才高兴的,而是看到有众生来听真相而高兴。因为每当有人走到我的摊点前,我第一念就想:他(她)是来听真相的,总是带着满脸的喜悦迎送客人。只要是下车买葡萄的我都给送大法真相护身符,简短的讲真相劝三退,一般都接受。有几个高高兴兴地办了三退。

当然整个过程中也有很磨心的事。一天,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自我介绍说是我镇的妇女主任,我热情地让她挑选,可过秤后,她只肯付二元五毛一斤,我是卖三元一斤,因为这年价格并不好,二元五选最好的葡萄实在是卖不起的,但她只肯出这个价,我虽然心里苦,但也只好这样了。她总共买了四十多斤九十多元钱的。刚一回去,她听说别人的葡萄只二元钱一斤,她把葡萄放家里又来了,这次称了十多斤,只肯出二元钱一斤,尽管我几次解释说品种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她象没听见似的,付了二十多元钱走人。我感到人间冷漠,世态炎凉,心里一阵陈发酸,挣点苦力钱也这么不容易啊。

过了些天,突然一辆车停在我摊前,一个男子的声音朝我友好地打招呼:“哈喽!”我一看副驾驶位上坐着的女士就是那位妇女主任,不免就带了些先前的观念。我抢先说:今天的葡萄差些呢!她爽快地说:差些就差些啦,没事!我们这位(指她先生)在那头就要买,我说就到那个婆婆那里去买嘛,就把他给拉到你这里来了。我说:谢谢。称过后,没等我开口,她就自行按二元钱一斤付了钱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心里很感慨,作为修炼人是有师父看着的,不会让我们真正损失什么东西,真正要去掉的就是这颗肮脏的利益之心。感恩师父巧妙安排,让我明白了这些。

再去利益心

过了些天,一辆轿车停在我摊前,下来一个小伙子,染着灰白色的头发,纹了身,乍一看,我心里吓得直发怵。他先称了一包,二十一元钱,再又称了一包,二十三元钱。他跟我说:优惠点嘛!我说:给你加两串葡萄,二十五元钱,行吗?两串葡萄有两斤多,他连忙给我付钱,他说,我只有十五元现金了,我给您扫微信,他又从微信付了十元钱,我帮他把两大包葡萄抱上了车。他将车一启动,说了声:谢谢了。等他车启动时,我猛然想起:他还没付先称的二十一元钱,但车已开走了。我心里十分沮丧,想着自己怎么这么窝囊,还被这样的人给算计了,心里真是愤愤不平。

我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就连葡萄也没人来问津。我时不时的又自己劝自己,想这么多干啥?随他去吧!不就损失点钱吗?可刚想完,又翻出来了,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这才猛然想起我是修炼人哪!天底下哪有偶然的事情?说不定是我以前欠人家的呢,今天用这种形式还了,这不是大好事吗?欠债要还嘛,不然怎么跟师父回天国?刚这样一想,心就异常地平静了,感到格外舒心。

这时买葡萄的也来了,一个外乡镇的开车一百多里专程来我这里买葡萄,说我的葡萄最好吃了。将我摊上的葡萄全买完了还不够,又开车去我家里买了一些,共买了二百八十多元钱的葡萄。那天早早就收摊了,比平时还多卖了一些钱。

师父说:“庙里边修炼和在深山老林里修炼,是让你完全与常人社会隔绝,强制的让你失去常人中的这颗心,从物质利益上不让你得到,从而让你失。在常人中修炼的人不这样走,要求就在常人的这种生活状态当中怎样把它看淡,当然这很难,这也是我们这一法门最关键的东西。”[1]“我们在失的过程当中,我们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1]

我心里十分高兴,修炼真好,真能做到坦然而舍后,就只有收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