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要精進

更新: 2020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自己还没有成家,经常和同修们去乡镇洪法,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每天都很快乐充实。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加上刚刚结婚,就放弃了修炼。但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在二零零五年又让同修把我叫回大法修炼中来。

夜发资料 师保护

回到大法修炼中后干扰很大:婆婆信基督教,听信了邪党谎言,对大法很排斥;丈夫也不太支持我修炼。但我知道自己在修炼上落下的太久太多,需要更多的学法和更严格要求自己。我坚持每周都参加集体学法。看到同修都很精進,都忙着讲真相救人,那时我白天上班,回家还要处理很多家务,我就拿些真相资料夜里自己骑自行车去附近的农村发。

有师父加持,走夜路我不害怕。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就出去发,有时回来时天都快亮了。

农村狗很多,刚开始出去时,有师父加持我,夜里农村很静,我就挨门挨户发放,狗不叫,有的村子也安了监控,我没把它当回事,一直很顺。出去的次数多了,有时也会听到狗叫,我就发正念。一次我刚走到一门口,向里面放一份资料,就听到里面有一只大狗在喘气,我说:别叫!它真的很乖没叫。以后狗再叫,我就不怕了。有时一只狗叫,全村的狗都叫,我就边发正念边发资料,快速离开。

村里都有了路灯。一次正从一个村的南头往北发资料,听到有几个人说着话朝我这边走来,因隔的太远,那边的路灯不亮,也看不清人,只见几个点燃的烟头向前晃动。我当时没想躲开,可正在这时路灯全灭了。我想,那几个人可能不善,我就离开了。

还有一次,我发完资料从村里出来,刚上大马路,一个骑摩托车的人从后面追上来,在我前面掉头停下。因那时已半夜,公路上没有人,我当时想,可能是盯上我了。但又一想,不能跑,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就发着正念向前走。到他跟前时,他问:“上某地怎么走?”我一指后面,他就走了。师父又保护我了,当时要跑的话,可能就被邪恶钻空子了,想想还真后怕。

那时我们住的是农家小院,夜里开门会弄出很响的动静,因此我出门往往会被婆婆发现,我走后她就把门从里边插上。我发完资料回来也不敢叫门,因为怕惊动四邻。门前就是大马路,我在门口等着叫人看见也不好,我就走开点,可走出不远,我又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得堂堂正正進去,你们必须给我开门。我就走回家门口,这时听到丈夫出来解小手,我一叫门他就把门打开了。他说你去发资料了?我说我的事你别管,他说我是问一下,就没再说别的。

二零一六年底,我们搬進了楼房,夜里去农村不方便了,就白天往居民楼里发,每次都爬好几栋楼,有时爬七、八栋。有了真相光盘后,我就面对面派发,也打真相电话,有时也和同修搭伴赶集讲真相劝“三退”。

圆容整体 证实法

这些年因讲真相被绑架、非法拘留过两次,诉江后又遭绑架、拘留,但都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走过来了。反思自己,主要是学法少,正念不强,有干事心,不太注意安全,让师父费心了。

我被迫害时,丈夫压力很大,他让我放弃修炼,我说让我放弃大法,还不如让我去死。就这样,二零一一年丈夫有了外遇,我没有和他吵,也没骂第三者,只是劝他要为儿子和老人着想。可他已鬼迷心窍不再回头,那第三者已怀孕,且已和她丈夫离婚了,他们已铁了心要在一起。丈夫提出净身出户,儿子归我,每月给儿子六百元生活费。我们心平气和的办了离婚手续。办完手续后他哭了。

婆婆、小姑子这些年和我生活在一起,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也明白了大法真相。丈夫有了外遇后,她们都站在我这边。得知我们离婚,婆婆哭了。我说:“妈,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不是儿媳了,我会给你当女儿。”我是这么说的,也这么做的。婆婆有什么事,我都会跑前跑后,每次有好吃的,我不吃也要给婆婆送去。婆婆开始不想认她现在的儿媳妇,在我的劝说下,她认了。但婆婆对于儿子和我离婚还是想不开,经常睡不着觉,两年后,病逝了。

这期间,我一直在医院伺候她,给她擦身子,换衣服。婆舅妈看后很感动,说:“你妈亏了有你照顾,可沾你的光了。”邻居和小区的人都夸我人好,我用言行让世人见证大法的美好。

和前夫离婚后,为了照顾孩子,我找了份保洁工作。干保洁虽不太干净,但干完活能休息,我可以利用休息时间学法。因我在家开了一朵小花,晚上我需要打印资料,没空学法。周日休息就参加小组学法。

学法点在小区内,在一位老年同修租的房子里。三年前,老年同修搬走了。我想同修们没有地方集体学法,形不成整体哪能行呢?于是让同修到我家来学法。当时我压力很大,还有怕心,因为我曾经被绑架三次,是在邪党黑名单里,我家又是资料点,人来多了,進進出出很不安全,又因我已离婚,同修中有几个是男的,和我年龄差不多,怕邻居见了说闲话,这些都让我犹豫。通过学法,发正念,我想身正不怕影子斜,有慈悲的师尊加持我怕什么?我做的是最正的,来我家的同修是最正的,我要放下一切人心圆容整体。就这样,我家的学法小组建立了。

我以前干的工作休班没有规律,学法那天有时可能加班,为了不耽误大家集体学法,我把钥匙给了一位老同修,让她早来开门,这样不管我在不在家,都不会耽误大家每周的集体学法、切磋。

一次我给师父敬香时想:“师父,大法弟子一切都是最好的,要有充分的时间做好三件事,经济要跟上,时间要有保证,工作要轻松,请师父帮忙安排个合适的工作吧。”不长时间,我就找到了一份轻松、干净、工资比以前高、令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虽还是保洁,但就我一个人给一公司打扫几个办公室。每月休息四天,都安排在周末。这样我每周就都可以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了。

从去年开始,我们几个同修决定充分利用好每周一天的休息时间,上午针对当地公检法司、610集体发正念,下午集体学法。

我现在每天工作两小时左右,有充足的时间在班上学法。有单独的休息室,有换衣服的橱子,我把大法书放一个柜子里,下班时就锁上。我一人比较清静,只要有时间就背《转法轮》。《各地讲法》、《精進要旨》、《洪吟》我也都拿班上学。晚上我会上明慧网浏览每日文章,并下载明慧广播,边打印小册子,边听同修的交流。

我买耗材一般是在中午,那时楼道口没人。这些年我很注意手机安全,一直用老年手机,从没用过微信、QQ。小姑子在外地,有时说:“嫂子,你怎么不用微信,安上微信咱俩说话不花钱。”我都搪塞过去。那时明慧网还没发《所有大法弟子须知》,我就是觉得用微信太耽误宝贵时间,不能唠常人的嗑。

我做讲真相的事从不带手机,回家后就习惯把手机放厨房抽屉里,再把厨房门关上。因说不定哪时有同修会来,为安全起见,干脆把手机放远点。

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很重视发正念,四个整点几乎不落,晚上的七、八、九三个整点也发。上午九点,下午三点,有时间就发。我认为既要学好法,也要发好正念,才能做好讲真相的事。

明慧网发出《通告》后,我们点的同修开始编辑真相信,加上了《通告》内容,给当地各派出所邮寄了一遍。还发给了很多单位的能知其姓名的人,让《通告》真相内容普及,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度。

我现在越来越认识到每周集体学法的重要,形成整体的重要,同修们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我给师尊上香,求师尊加持我们的学法点、资料点,直到法正人间,正法结束时。

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面对面讲真相还讲不好,尤其被绑架回来后,给身边人讲真相有顾虑。还有很多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不修口、色心、利益心等有待修去。我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尊回家。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个人体会,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