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重返修炼路

更新: 2020年0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我是一名女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通过姑姑介绍开始学大法,当时我八岁,每天晚上,村里有好多人来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教功带,我充满好奇的和大家一起看、学。

妈妈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不会读《转法轮》,就让我和两个姐姐放了学轮番教她读。读着读着,自己也开始按着师父讲的“真,善,忍”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知不觉和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处的越来越好,学习成绩也提高到前三名,大人们也开始夸我比一般孩子懂事,但是当时自己特别贪玩,定力差,不能天天坚持学法、炼功,炼不了几天,就会偷懒,自己做的好时,师父又会借父母的嘴鼓励我。现在才体会到师父的良苦用心。

全家在大法中受益

在我记事时父亲就是那种又黑又黄又瘦的形象,还贫血,吃不下去饭,还有抽烟、喝酒、打麻将、小偷小摸等不良行为和习惯,和母亲经常打骂。学法不长时间,坏习惯没有了,身体变好了,脸色红润了,长了二、三十斤肉,现在近六十岁了,看起来象四十多岁,三十岁的小伙子都没有他干活利索。母亲看到父亲这么大变化,下定决心也要学法,不到十天,月子里落下的十几种毛病,偏头痛、腰痛、心口痛、胸闷憋气、胃炎、腿类风湿关节炎等等都好了,脾气也变温和了。

大姐四岁时在房顶上玩,不小心摔下来,耳朵听力就不好了,西医,中医都看不好,姥爷会针灸,也没能治好,和她说句话要重复三、两次,在给母亲读《转法轮》时,不知不觉大姐听力恢复了。

二姐从小贫血体质弱,说晕倒就晕倒,也是在给母亲读《转法轮》时,有一天,睡觉做了一个梦,梦到从脑中掉地上一个黑东西,“咚”的一声,从此身体好了。我从小有遗传性气管炎,一到冬天就经常咳嗽,有时咳得喘不上来气,通过学法、炼功也好了,至今二十三年了,一次也没犯过。

弟弟,六岁时从高高的墙上摔下来,只扭伤了脚,家人担心,想带他去医院,他说什么也不去,就要听讲法,没过几天,就又跑又跳了。

从父母开始学大法到我们长大成人,姐弟四个谁也没有吃过一粒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全家人每天都快乐的沐浴在大法中。

迷失在常人中

我在这样的学法环境中,呆了不到两年,因特殊情况,去了姥姥家上学。去姥姥家以后,离开集体学法环境,自己就开始懈怠了,看电视,听流行歌曲,执着考试成绩,在不知不觉中下滑着,不能自拔。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父母去北京证实法,自己正在上学没赶上,“七二零”父母在又去北京的路上被截回,接着又有好几次被当地公安分局骚扰,二零零零年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意举报,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四年,那时我从六年级刚升初中。

经常不学法,遇事就变成了常人,执着于对父母的亲情,心情不好时就偷偷抹眼泪。上课开小差,当时又是青春期,师父讲过有关去色心的问题,虽然没有做过出格的事,但也动过色心。初三开始住宿舍,给同学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班主任举报,公安分局三、四个警察把我带走,关了一整天。

他们轮番吓唬我,当时还不知道怎样给他们讲真相,善心不够,有点恨他们,也有点害怕,但是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学大法没有错,坚持不在“保证书”上签字。看我态度坚决,警察下午打电话把舅舅叫来,让他劝我放弃修炼,还说今天不签字就把我送看守所,舅舅吓得含着眼泪说:“你爸、妈都不在家,你可不能让我再着急,签了保证书,回到家自己偷偷学。”(只记得大概意思)嘴里说着自己没错不能签字,心里却动摇了,最后默许舅舅帮自己签了字,出来以后又发了声明。

初中毕业开始工作,四年以后结婚、生子,九年的婚姻生活让自己变的更常人化,执着一家人能过上好生活,名利心越来越重,亲情、友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让自己没有片刻安稳,真是“抓其情丝搅扰一生”[1]。

自己的身体状态也变成了常人,腰疼,眼睛迎风流泪,洗完头发头皮不能见风,每次来例假,胸都疼十几天,中间有两、三天还会出血,严重气血亏,说话闹心,后脑勺发麻,心脏骤停,每天感觉没力气,有时间就想躺着。两条腿沉的象灌了铅。

前几年,丈夫赌钱被人骗,做生意又赔钱,共欠下四、五十万的债,当时自己没站在大法修炼人的角度上解决问题,完全动了人心,自己放下两个孩子不管,出去开店,折腾想挣大钱,结果不到四年时间,钱没有挣到,又赔了四、五万房租,装修费也搭進去了。走投无路时,才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才想起师父,想起大法(中间师父多次梦中点化,父母同修多次劝说,也听不進去,看不了几天大法书,就又混同常人)。

重返修炼路

师尊无量慈悲,只要大家一颗修炼的心。捧起《转法轮》,无颜看师父的照片,悔恨、惭愧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次。九年时间,有多少众生因自己的不精進错失了被救度的机缘。静下心与父母同修交流,感到拉开的层次差之千里。师父看弟子还有一丝悔改之意,将书中的法理再一次展现给我,为弟子调理身体,开启智慧,感觉到在法理上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让自己有幸重返正法之路。

从年初到年末,随着自己修炼状态的改变,身体上、家庭中也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常人病态消失不见,走路轻飘飘的,有了一份不耽误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工作,虽然有些辛苦,自己却觉的非常坦然、踏实,名利心放淡了很多,自己在外面开店时欠的账还了一半,公婆帮着丈夫还了十几万,丈夫也开始正常工作,之前他以火暴脾气对我,说骂就骂,吵架时经常动手打我,现在的脾气象变了一个人,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善解了这一切。

前半年做了一个梦,梦中丈夫直接对我说欠他七条人命,只还了两条。大法弟子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婆婆由不认可大法,到现在也开始相信法轮大法好了,有时还会主动听师父讲法录音,用大法的法理引导孩子,有时候下班回来,两个孩子还给我讲他们按照“真善忍”做事的小故事,在家里也变懂事了。

之前听明慧广播《忆师恩》时,不能深切体会同修说的师父和大法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现在明白了,更体会到了师父给予弟子的都是最好的。那个充满好奇心、依赖父母同修、修炼没有坚持性的小弟子,现在终于走向成熟了。用尽人类语言也表达不了自己对师父的感激,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走正以后的路。

修炼是严肃的,慈悲与威严同在。最后以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

“大法弟子是有助师救众生责任下世的神,承担着救度下界众生的责任。你觉的我个人修不好没有关系,象历史上的修炼方式一样,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带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吗?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