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腿两条筋断了 信师信法两月痊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修炼大法前我患脉管炎、心绞痛等疾病,得法后按照师尊“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慢慢的这些病师父都给我去掉了,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显现。

二零一七年腊月二十九日那天,我去赶集,路上经过一个小坡,我慢慢往上走,突然“咔嚓”一声,腿当时就不能动了。我马上求师父:“师父救我!”心想,我有漏,也不配邪恶迫害,叫个出租车回家了。

随后家人强制把我送去医院,做了核磁共振。医生说我的右腿膝盖后边有两条筋断了,让我赶紧办理住院手续,打上石膏做手术,还要从我膝盖骨后边抽脓液,然后在床上静躺三个月。医生说得很严重,家人很为我着急。我没有动心,我说我不住院,医生说:“马上过年了,那就大年初一再来,先抓点药回去吃吧。”我心里跟师父说:我不是一般人,我是修炼的人,修炼人是没病的。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想通过这种形式让我放弃修炼,这是妄想!

到了大年初一,丈夫说:“走,上医院!”我说:“我不去!我就是信师信法!”丈夫急了,说:“你看看你,腿和脚都肿了,那肉连碰都不能碰,疼的这么厉害,在家不上医院看病,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气死我啊!”气的摔掉了手机。我一看这阵势,就说:“再过几天去行吗?”我想着先把这事缓下来,听我这么一说,他不发火了。

我给师父上香:“师父呀,我不住院、不打针、不吃药,我做错的地方一定能改,师父啊,您帮帮我吧!帮我闯过家人这一关吧!别让我腿疼了。”(因为丈夫总按我的腿看疼不疼)。随后,我学法、炼功,站不起来,腿盘不上,我就伸着腿比划,就不承认迫害。丈夫让两个孩子看着我,让我静躺。我看他们都睡着了,我就炼功。有一次丈夫進我屋,发现我在炼功,对孩子大喊:“让你们看着,咋不看着呢?你俩过来看看你妈坐在那比划呢!”我说:“你先消消气,别害怕,你来摸摸我的腿不疼了。”丈夫赶紧过来,对着我的腿,按按这儿,按按那儿,一边按一边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那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很快,到了初六。丈夫说:“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我十分不情愿,想着:我有万能的师父能帮助我化解一切。我说:“曾经的脉管炎花很多钱都没治好,不就是炼功炼好的吗?难道你们都忘了吗?”我眼含着热泪,望着迷中的丈夫。丈夫心疼的说:“我不是担心你吗?我平时出去干活挣钱,你生病了,谁管你啊?”他与我商量着说:“咱到医院去看一看,没事的话,抓点药就回家。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啊,行不行?”就这样我们去了医院。医生对着我的腿,按这儿按那儿的,问我疼不疼?我连着说了几个“不疼”,心里求师父加持。丈夫说,那就抓点上次说的药回家吧。大夫问丈夫,那药名叫什么?我心里求师父:“让他们想不起药名!”求师父加持,我不吃药!不吃药!就是不吃药!丈夫与孩子四目相视,就是想不起来药名,大夫说:“行了,别想了,先回家吧,有事再说!”

回家后,丈夫让我拄拐,我说:“不用,就是信师信法。”家人都瞅着我笑,说道:“拄拐又能怎么样呢?”我说:“我就不按常人的理做!”我不停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心里想的是:我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救呢,赶快好起来吧!一边求着师父加持我,让我最快的好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腿虽然没好利索,还一瘸一拐的,我就坐上公交车出去救人。上下车蛮费劲,我仍然坚持着,因为我就是为了救人而来的。

又过了一个多月,腿彻底好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显现,师父又一次帮我闯过了这一关!谢谢无量慈悲的师尊,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在做三件事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

这次我做到了,师父就给我拿掉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