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着 修出慈悲

更新: 2020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修炼大法前,我是一个在单位不怕事的人。不是蛮不讲理,而是,特别认真,得理不饶人。但是同情弱者,好打抱不平。嘴巴也是能说道、会讲理的那种。反正那些想搞歪门邪道的人见到我都会发怵。

一、沐浴在佛光中的我

二零零九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同修A给我讲真相。开始就想反驳他,可是转念又一想,先听听他都说些什么,听完了再一一反驳他也不迟。听着听着,我居然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党造谣抹黑的那样。我一句话也没说,就那么静静的听。从来都没有的那么安静。后来经过多次接受真相后,我不仅做了“三退”,而且还愿意学法修炼。现在知道,这都是机缘注定,太幸运了!

我是住在单位宿舍,和A在同一个小区,平时比较方便见面。当时,由于没有书,他帮忙找了一本旧的《转法轮》,又要求我背诵《洪吟》。所以,就手抄。在A家看着他帮忙抄写《洪吟》、《洪吟二》的样子,真是很安静、祥和。一种久违了的状态;仿佛回到了古时候读书人的书房。心里想着:现在世人哪个还会这样安安静静的在家写字读书的,这个法我一定要好好学。

那时,我也学着A的方式讲真相、发资料。每天走很远的路也不觉的辛苦,总是乐呵呵的。心里那个高兴啊,不知不觉中便生出了欢喜心,就是知道不应该,也抑制不住。通过学法,慢慢的冷静下来了。

后来,又有两位老年同修过来一起学法。由于她们都是有常人家属的,家里不方便,所以,我就主动提出上我家学法(儿子住校,一周才回来两天)。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不断的清理房间,打扫卫生,腾挪地方,添置家当;把灯泡换的又亮又柔和;好让大家学法看的清楚。做这一切都是乐呵呵的发自内心的,这一坚持就是十年。本地许多同修都来我家学过法,那个场越来越纯净、祥和,木地板越来越光滑细腻(好几次学完法收拾坐垫时差点滑倒),应该也是随着修炼人的层次提高,能量场的被加强,也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结果吧,大家都觉的我付出的比较多。可是,我一点也不觉的自己有付出的感觉,反而有得到很多很多的受益的感觉。因为,这一切都是修大法,师父给予的,也不是给我的,而是给他的弟子们提供的修炼环境。我只是个守庙的小和尚而已。从二零一七年起家里家外优昙婆罗花不断的盛开,窗户玻璃上、纱窗上、衣架上、电视机屏幕上、买菜时辣椒上、买水果时枇杷上。整个家和我都沐浴在佛光中,非常慈悲、祥和。

非常奇特的是:儿子不相信,偏偏让他放长假回家时看见,电视机屏幕上整整齐齐的十一朵优昙婆罗花排列成正方形。辣椒上是一天我在市场买菜时,给一位卖菜的老人讲“三退保平安”。老人说没有入过党团队,我还是特别慈悲的、发自内心的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送给她一张护身符,老人非常感谢。离开后到卖辣椒摊位看别人选辣椒时偶然发现的(出了慈悲心)。枇杷是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买水果准备敬师父、并祝贺法轮大法日和师父生日的,老板娘让我自己挑,我说:你随便给我搂一斤就是了。就在她帮我搂第二下的时候,忽然发现一颗枇杷上长满了优昙婆罗花,激动的我赶紧谢谢师父慈悲,合十。(放下了利益心、挑剔心,修出了善)更奇异的是,因为担心枇杷糖分、水分多,容易变质,影响婆罗花,于是就请求师父将枇杷的水分、糖分收干吧。第二天,敬香时,奇迹就出现了:枇杷已经干枯到只剩皮包核的状态了,而且比正常时的核还要小一半。也就是,核内的水分也没有了。但是一簇婆罗花却亭亭玉立、完好无损。至今还在那里静静的开着。这是多么的神奇啊!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只有大法弟子才能体验到,什么是心想事成!佛光普照!弟子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合十。

二、在家庭矛盾中过关、提高

再说说我的娘家人。妹妹是我一开始讲真相的人,可是,由于修炼刚刚开始,我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她不但不接受,反而告诉父亲及全家人。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要我马上过去一趟。面对家人对我修大法的不理解,也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可是,全家人象开批斗会一样,根本不让我说话;一致认为我反党,什么邪党给你吃、给你喝、给你工作、给你分房子;跟文革时斗地主、资本家的场景一样,完全没有我说话的份儿。当时,就只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忍。但是,委屈的泪水犹如泉水般涌出。母亲,一言不发,只是做饭,也让我好好吃饭。反正红脸、白脸都有人唱。就是希望我放下大法修炼!我知道这是对弟子的考验,绝不放弃。回到自己家又和同修说了刚刚发生的事,委屈的泪水再一次哗哗的流,这是含泪而忍。没办法,当时的心性只有那么高。

事隔一年后,儿子也给我一次考验的机会。有一天晚上,儿子说我:你就只知道看你们的明慧网,所以只接受那些灌输、洗脑;你要是多看看其它的网站,就不会这样愚昧了。建议你多了解了解其它的说法,如何如何……当时那个人的爱面子心,使我很受伤害,又不能反驳,因为他是常人,我是修炼人;不可能和他计较。但是,也在想:是不是应该如他建议的那样多看看其它的东西,现在这样确实是只接受了大法。会不会最终上当受骗呢?这时师父的一段法立即打到我的脑子里:“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1]使我全身一震,这是在考验我呢,我是真修弟子,一定坚修大法不动摇!就是信师信法!(现在知道当时的不正确想法也是旧势力强加的,是假我,而非真我。应该彻底否定、清除。那时的层次有限,根本不懂这样做。)

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回家看望父母。听父亲说起香港大游行的事,完全是邪党的邪恶宣传、造谣抹黑。立即用我了解的真相告诉他是怎么怎么回事,一来二去的,老爷子冒火了,“呼”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我骂:什么反党、什么吃饱了没事干、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从此以后别回来了,这个家不欢迎你,你再不走我们就打110报警,还要和你脱离父女关系等等。他越说越气,那真是气的发抖啊(父亲是单位闻名的好脾气,一般不容易发火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掘了他祖坟?母亲一看老头子气成那样,也慌了,赶紧让我走,也不留我吃饭了。但是,不是好好说的,而是骂我没良心,不懂事,老头要是气出个好歹来一家人怎么办?我们两个都有高血压,你把我们气得血压升高了怎么办?你滚吧!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守住心性!解体旧势力的操控与迫害,不能让它制造家庭矛盾的安排得逞!旧势力企图操控我的家人对大法犯罪,同时又把修炼人往下拖;然后让家人犯病嫁祸于大法弟子,给大法抹黑。我的家人不会因此而血压升高,导致生命危险。这些不是师父的安排,弟子不要也不承认。

但此事因我而起,所以要向内找,要负责任。可是,殊不知我一言不发、纹丝不动发正念的状态,又被他们误解为有意与其对抗………老太太也气得发狂,举起右手就要打我,我劝她冷静一下,不要这样,但老人已经失控,再次举起右手,抡圆了胳膊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没等我回过神来,左边又是重重的一个耳光,再来一下,三个结结实实的耳光落在我的脸上。但是我心里没有一丝怨恨,清楚知道,这是他们背后有邪恶因素操控所致。而且当时想起一件事:一周前,我告诉母亲大法修炼人按照大法师父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当时她不相信,还说:“那我打你一下试试。”我说可以。她瞥了撇嘴,还是不信的样子。因为当时气氛很和谐,她也就是假打了一下。今天可能就是一个考验吧。我就是要用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慈悲,好好的在家人面前证实法。想到这里,心里为自己能做到如此境界的“忍”,完全不动心而感到高兴。但是,还是被撵出家门。因为不放心老人的状况,所以,被关在门外也没走,继续发正念;直到有人上楼才离开。

师父啊,弟子知道,今天能走过这一关,都是师父慈悲加持正念的结果。弟子心性提高了,在这样的关难中能做到心不动,还能想到对方(伤害我的人),还能想到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这是修去了为私、为我,修出了善和慈悲。

事到此时考验还没有结束,我沿着回家的路默默的走着,就象刚刚从战场下来一样,感到一阵疲惫,惋惜。惋惜家人的迷茫与固执。疲惫是刚刚经历的一场正邪大战!当经过同修家时,有一个念头:去她家坐一会儿,和她说说今天的事。转念又一想:不对。为什么想去说说,是什么心让我去,是求安慰的心。为什么需要安慰?是委屈吗?我没有。这些都是常人心,我是修炼人,没有这些心。那么又是旧势力弄来的假我!立即清除、灭尽!空间场顿时清亮了,刚才的疲惫感什么的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变的神清气爽了。

修炼的路上,各种过关、过难的事多的数不胜数,由于篇幅有限,仅交流到此。

感谢师父!感谢明慧网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这样一个交流机会,希望大家能在交流中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