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走向纯净

更新: 2020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姐妹三人,我和姐姐由奶奶抚养长大,到上小学时才回到父母身边。父亲脾气暴躁易怒,性格粗鲁,爱骂人,动手就打人,妈妈总是被他打。受环境影响,我很小的时候就比较懂事,也养成了我倔强、拔尖、爱面子、不让人说,争斗心强的性格。

一九九九年我在单位结识了三位炼法轮功的大姐,从而走入大法修炼中。可是修炼一个月就发生了“四二五”万人大上访的事,那时形势越来越紧张,周围同修有的被抓、有的不炼了,有的把书都交了。我学法晚,认识的同修不多,联系的同修越来越少了。

一、走过家庭魔难

知道我学法的人不多,外部环境干扰不大,但家里环境受到严重干扰,全家反对我修炼。因我家成份高,文革时把我们家弄的家破人亡,家族中几位祖辈都被迫害死了,所以爸妈非常害怕邪党。为了不让我学大法,在班时妈妈来单位看着我,上下班时丈夫来接送。我给他们讲大法好,不是电视报纸说的那样,他们说知道好,好也不许炼。有时把我气的直哭,怎么和他们说都不行,也讲不通,修炼环境被破坏了。那时孩子小,我还要上班,慢慢的就懈怠了。

二零零二年左右,我在街上碰到一位同修大姐,问我还炼大法吗?师父有新讲法要不要?我说要!学了师父的讲法,我全明白了。感谢师父的慈悲,没放弃我。知道师父的正法形势后,我下决心好好修炼,跟上正法進程,我每天有时间就认真学法。有两次我正在学法,丈夫回来了,我急忙把大法书收起来,第一次婆婆看见没说什么。但第二次丈夫回来我收书时,婆婆说:“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干嘛偷偷摸摸的呀。”我一听,立刻明白这是师父在用婆婆的嘴点我啊。我当时想,是呀,这法多好啊,我怕啥呀,干嘛不堂堂正正的学呢!我当时就对丈夫说:“我要学大法了”。丈夫表情严肃,但没说什么。

后来我想光学法不行,我也要像同修一样证实大法。我买来红纸和黄色颜料、毛笔。红纸裁成条,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完铺在地上、床上、沙发上,等着晾干。同修大姐说我写的好,就拿走出去张贴,让我继续写。有一天正写呢,丈夫提前下班回来了,我一下收拾不完啊,他一看火了,把他气的上来就抢,争抢中扯破了几张。丈夫善良、老实、稳重、心灵手巧、是个有涵养的人,结婚以来,他处处让着我,我们很少发生争执。他找我谈,让我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放弃修炼。我知道该过关了,就给他讲真相。他很固执,让我在大法和他之间做选择,我说如果非要做选择,我选大法,我知道大法是我生命的根。他表示对我很失望。

还有一次我学法被他看见,当时外面正在下大雨,他就在雨中站着,我怎么打电话他都不接。我想,考验又来了。放下对丈夫的情,我拿起书,认真的看法,不为所动,过一会他自己就回来了。那些天家庭气氛很紧张,他几次和我谈,我都表示坚持修炼。

有一天他说和我离婚,我平静的说:“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对你父母不够孝敬,我改;对你姐姐不够尊敬,我改;对家庭没尽到责任,我改;对孩子没教育好,我改;如果以上这些我做的都很好,只是单纯因为修大法和我离婚,那我马上签字,那是你善恶不分,黑白不分。”他听后马上走开了,以后再也没提离婚的事。

二、去掉利益之心

二零零三年我兑了一个柜台卖副食。后来又在其它商场扩展了柜台,生意挺好。有的顾客不买货也过来和我聊一会才走。熟悉后我就把大法真相讲给他们。丈夫得上班,帮不上什么忙,把我忙的团团转。经常饭都吃不上,法也学不上,孩子也没时间管,偷偷拿家里钱去网吧,因为不写作业,丈夫被老师找去批评了两回。由于法学不好,功炼不好,我的心情总是烦躁,爱发火。

到二零零七年,我决定把摊位整体兑出去,想歇一歇。丈夫开始不同意,我说服了丈夫,就着手外兑。有个同学来过我柜台几回,看到我生意很好,就说如果以后想外兑就给她。我站在她的角度,告诉她不适合兑这个摊位,还让她看了这两年的账本。她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兑这个摊位。谈好了价钱,我帮她拉货,教会她配方。在付兑金时,她少给我五千元,我知道她有这个钱,却非要打欠条,我也同意了。刚开始前两个月卖的还挺好,之后就不怎么好了。她打来电话说一些顾客就找我,看不见我就不买货。我告诉她对顾客要以诚相待,买不买货都要热情招呼,今天的看客,明天的买主。商品也要货真价实。确保商品口味不变,确保老顾客,招揽新顾客,我的顾客关系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生意不好有多方面原因,她没有找自己哪出现了问题,反而来指责我。还和同学同事说我骗她了,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会怎么看我!那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愤愤不平,怕丢面子的心都起来了。作为修炼人遇到这样的事能有偶然的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失与得的关系,我向内找后,发现了我有很强的利益心、怨恨心、面子心,争斗心,发生这事也是去各种心的时候呀,我对照法有啥心去啥心,归正自己吧。把心放下,心一坚定马上轻松,不那么累了。丈夫的意思,这买卖我们接过来接着做,本来他就不同意兑。我和同修们交流这个事,同修建议说,再接过来,会影响我修炼,时间都占用了,我觉的有道理,决定不接了。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觉的这件事应该有一个更妥善的处理。我问我自己,如果放在我面前两百万,说:你不修了,这钱就归你,你要什么?我心中毫不迟疑的回答,我要大法。然后我做出一个决定,退给她两万元钱,并把她欠我的五千元欠条,当她面撕毁了,我告诉她,我是大法弟子才这样做的,如果不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她很感动,没想到我会这样做。我的心里很坦然,也没有在别人面前说她不好。同学们知道这件事,都很佩服我,也有替我抱不平的说:“你赔钱找人家了,你挣钱多给人家钱吗?”还有的说我做的事,男人都做不到,是大胸怀。

给她钱这事我事先没有和丈夫说,后来他知道了非常生气。怎么能把辛苦挣来的钱白给她,咱又没骗她,是她自愿兑的柜台!丈夫要找她理论,被我拦下来。我说:“我们这摊干了几年了,干的挺顺利,挣了钱买了房子。假如我们兑过来就赔钱,我们什么心情啊!赔给她点钱就赔点钱吧,看她接我们的摊赔钱,我也会很难受。”丈夫后来没找她,但也生气了很长一段时间。

三、去掉争斗心,善待老人

婆婆在一次散步时摔了一跤,腰椎间盘脱出了。医生说年龄太大了,治不了,只能回家静养。二姑姐住在我家后楼,平时不上班,一看婆婆病倒需要人照顾,马上找个工作上班了。让三姑姐中午给婆婆送饭,三姑姐一看二姐不来,她也不来。大姑姐家困难,孩子上大学,她打工供孩子念书也来不了。丈夫说:你别上班了,回来伺候我妈吧。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她们一样,老人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那是多大的缘份啊,我不能不管老人。我辞掉工作,专门在家照顾她。

婆婆的病是神经性窜痛,坐不住,趴不住,还得跟在她背后满地走。累了坐一会再走,不停的折腾。晚上疼得她也不能睡觉,我总是安慰她、关心她、给她做可口的饭菜,怎么折腾,我都乐呵呵的。师父告诉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我告诉婆婆念:法轮大法好。我听师父讲法时,她也听。婆婆的病痛缓解了不少。丈夫看我尽心尽力的伺候婆婆很感动,说她姐姐都做不到。邻居有的知道我学大法,也夸我好。

有一天我在做早饭,十来分钟的时间,婆婆喊了我五、六次,我都乐呵呵的帮她,语气轻柔。孩子说:“妈你真行。”我说:“你妈是谁呀!”儿子赞许的笑了。

我也有做不好的时候。三姑姐多次到我家找茬,无理取闹。我一直有讨厌她的心,不爱搭理她。她一来就数落婆婆太折腾人,不要强。有一次说婆婆的话很难听,我一下就火了,和她干起来了,把她撵出去了,告诉她以后少来我家不欢迎你。其实这种事的发生是冲我的争斗心来的。烦她、讨厌她的心,还有爱面子心,嫌她大声吵骂丢人。

我发现那时我的争斗心象坚冰一样,很象一把把匕首,一把把双刃剑,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我知道那不是我,我不要它,那是邪党的毒瘤,我要根除它、瓦解它。现在我们每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心态平和,对丈夫的姐姐们再也没有当初的怨恨,也不再生气了。

四、去怕心参与诉江

二零一五年,一次去资料点,看到几位同修忙着写诉江状。有的同修在帮助整理,有的帮助填写邮寄单。我了解了一下应该怎样写,需要填写个人真实信息。

我回家后,一直在想我要不要写。被迫害过的同修写行,我没被迫害咋写呀?其实是有怕心,怕写完真实信息遭迫害。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中,“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1]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做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天象变化到这了,也就是师父正法形势到这了,我怎么能把自己藏起来?我要放下这个保护自我,后天形成的观念。师父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2]我感觉我空间场很干净,开始用心写诉状,写完请同修帮助我整理。同修看后说不纯善,有争斗心,帮助我修改了一下,我看后,觉的是很好。填写好个人信息,当时我很高兴,一点怕心没有,觉的这是我该做的。

诉状邮寄很顺利,也顺利收到回执,事后也没有害怕。有一天,一位社区书记看到我,问我是不是写上访信了,上面把名单给社区了。我笑着说是呀,并给她讲了真相,告诉她我们为什么写上访信。后来我帮她做了三退,就没有人再来找过我。

修炼大法前的我,自私、狂妄、说话总是高高在上、要尖、不宽容人、瞧不起别人、爱听好听话、得理不饶人,就像刺猬一样满身刺,这些东西都不符合大法,很多都是邪党文化,我要修掉这些东西,不要它。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修炼。当矛盾发生时首先向内找,找到自己有哪颗人心,认清那不是我,快去掉它,提高上来。师父讲:“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3]。

师父把我这满身业力的人,从红尘浊世中捞起、洗净,时时的看护,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言语难以表述,只有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才不愧对师尊。

谢谢师父,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