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诊所员工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我今年五十六岁,家住四川一个小县城。一九九八年二月,我有幸得法,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修炼后我的身体得到全面净化,炼功不到半月,身体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大法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使我变的开朗、豁达;说话、做事首先考虑别人。

我的丈夫是一位厨师,我们结婚后,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餐馆,丈夫掌厨、我打杂,一家人过日子,就靠这小餐馆支撑。

二零一五年,在我家附近迁来一家私人口腔诊所,员工有十二人,诊所每天中午为员工提供工作餐。二零一六年底,诊所原来的炊事员因回家带孙子,辞职了,没有人做饭了。诊所的老板找到我,希望我给他的食堂搞起来。考虑到没有休息时间,自己的很多事情不好安排,我就推辞了。老板说:“我们是熟人、邻居,彼此都了解,就当我请你帮我的忙,先干一段时间,等我找到合适的人后你再走。这段时间你有事,找个人把工作顶起就行,你去办你的事。”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只好同意了。

我心想:“在哪儿都要做个好人,都要干好工作,在哪儿都要牢记大法弟子的使命,证实法、救度众生。”怀着这样的心态,第二天我就到诊所食堂上班去了。这一干,就是三年多了。现在,老板和员工都不愿让我走。

一、尽力为他人着想

我在做菜时,做到盐度、辣度、麻度适中,口味重的可以自己加。做饭有计划,不浪费粮食。同时我对买回的蔬菜充分利用、不浪费。鲜嫩的当天吃;将夹杂在烂菜叶中或附着在菜径上的很小的嫩芽我都把它一根一根的择出、洗净、保存,第二天用;我把菜的老叶子腌成咸菜,平时都是三菜一汤,荤素搭配,使员工吃到清洁、卫生、美味的饭菜。

根据口腔医疗工作的特点,食堂开饭是流水席。有的医生上午十一点半左右就要用餐,有的可能要中午一、两点钟才能吃到饭。后面来吃饭的可能饭菜都凉了,尤其是冬天,我都要分别给加热,让员工都能吃上热饭热菜。让员工在食堂就餐就象在家一样。

例如: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其他员工都吃完饭又上班了,可唐医生还没来吃饭,留下的菜饭都是冰冷的了。我到手术室去看,唐医生还在给一位患者镶牙,过一会儿,看到患者满意的从手术床上下来,唐医生给其开药,并履行医嘱,我赶紧就回到厨房把饭菜从新加热。唐医生来到食堂,对我说:“方阿姨,让您久等了。”我说:“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大法师父要求我们做事、想问题都要为别人着想,你为做好工作现在还没有吃饭,你辛苦了。”热腾腾的菜汤、饭菜呈现在眼前,唐医生有些动容,对我说:“方阿姨,我在外求学,然后上班,离开家十几年,第一次感受到久违的母爱。”

三年多来,我一直坚持最后用餐。如果有医生的家人有事来诊所,需要就餐,人少时我就把自己的那份给来客吃,我下班后回家吃;人多时我就回家端来饭菜,不让客人饿着肚子回去。

二零一八年九月的一天中午,饭菜都做好了,我走出食堂门,看有没有提前就餐的。出门一眼就看刘医生的姨娘、表姐和十二岁的侄儿三人来到诊所(刘医生的表姐我认识,半年前来过诊所,我给她讲了真相,她爽快的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我就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并问表姐:“你来诊所是看牙、还是有事?”她说:“家里有点事,要找表妹商量。”我看诊疗室,刘医生正在给患者补牙,我说:“你表妹正忙,现在没时间见你们,你们是在这里等她下班,还是下午再来?”刘医生的姐姐说下午还要赶回家,我们等她下班。

于是我就把他们带到食堂(这时食堂没人)坐下,让他们喝水,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表姐说:“我都退了,你们也退了吧。”很快侄子退了队。我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医生们陆陆续续下班進食堂,我马上把碗筷、饭菜端到食堂饭厅,跟第一个進来的医生说:“你们先吃,我耽搁一会儿就回来。”回过头来对刘的姐姐说:“刘医生下班后,你们就在这张桌子等我。”我快速从家里端来饭菜,让他们四人在一张桌吃饭,边吃边谈。刘医生说:“上次我表姐来诊所,您把饭给我姐吃,这次您又端来自家饭菜招待我们,您太好了。这次怎么说我都要给您的饭钱。”我说:“刘医生你这话就见外了,这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你们都知道,大法修炼者想问题、做事情都得替别人着想,你姐他们大老远的来你这里也不容易,总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回家嘛。”刘医生说:“你们太伟大了!”

二、“祝您和您的同修们努力修炼,早成正果!”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老板让我开完中午饭后在食堂等他,说有事找我。中午,老板提着两个大月饼、一箱又大又红的特级苹果来到食堂,对我说:“明天是中秋节,我要回家看望父母,和俩老一起过中秋,我给老人买了一些东西(他指着餐桌上放的月饼和苹果),也给您准备了一份,您把它带回去。”我推辞不要,老板说:“方阿姨,您不要急,您听我慢慢道来。”

我就静下来,仔细听老板讲。老板说:“您来诊所三年多了,我一直在默默的观察您,您是最值得我信赖、敬重的人。理由有四:

1、从您当炊事员以来,处处精打细算,从不浪费;时时为员工着想,用心做饭菜,让员工吃好吃饱;每餐您总是最后吃,把该自己吃的让给员工或客人;员工不论什么时候来吃饭,您总是不厌其烦的给加热,让员工吃上热饭热菜。

2、临时增加就餐人员,您总是把自己那一份饭菜拿出来给他们吃;增加两人以上的,您都是无声无息的回自己家端来饭菜,解决临时就餐问题,给您钱您都不要。别的炊事员总想把食堂的东西往家拿,而您却是把自家的东西不止一次的送往食堂,这是什么样的思想境界?!

3、三年来,您的这种高尚品德潜移默化的影响了诊所的员工,员工不再随意倒掉饭菜、浪费粮食;不再随意浪费医疗器具、物品;员工更加敬业,诊所的效益一年比一年好,员工的工资也在增加。现在医护人员月收入都是六千至一万元,年终还有年终奖,只有您最低。

4、过去受中共的宣传,我对法轮功有偏见。您的言行改变了我的观念。三年来,您始终如一的表现,完全证实了法轮功好。中共宣传是颠倒黑白。我以后再也不会随波逐流。您说,我这点心意您领不领?”

老板接着说:“中秋节是中华民族阖家团圆的日子,中秋佳节来临之际,祝愿您和您的同修们团团圆圆,努力修炼,早成正果!”

三、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

我和诊所的员工们相处已经三年多了,他们对我由认识到熟悉、再到信任、亲切,他们把我当成亲人。他们的思想、生活、工作、家庭关系、甚至交朋友谈恋爱等方面的事情都愿意和我谈。我就用在大法修炼中悟到的法理,用传统文化,让他们明白做人的道理,希望他们要真诚待人,真心对别人好,认真做事;要善待一切人,自己也会被别人善待;相信“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灵”,自觉约束自己;要有宽容心,发生矛盾,换位思考,多为对方考虑,矛盾就会化解;遇到问题,退一步海阔天空,问题就会圆满解决;淡泊名和利,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拿不走,不是你的也不争,顺其自然。我看到员工的变化非常大。

我利用一切机会给诊所员工及他们的家人、朋友讲真相,他们都明白了大法真相,还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们都非常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还受益于大法:

1、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实习生小张得福报

二零一七年六月,诊所来了一位刚从医科学校毕业的实习生小张,实习完后就面临就业的问题。从她的口中得知,小张的叔叔在他们村当邪党书记,希望她先回农村家里,她叔叔培养她入(邪)党,然后再去报考公务员,或者报考公立医疗机构,因为单位在录用时党员会优先。小张犹豫不定。我就跟她讲:“这个中共邪党千万不能入,它是魔鬼操控的恶魔,尽干坏事,人神共愤,天要灭它,你加入,就是它的一份子,和它一起被毁灭。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能成为它的陪葬品?”小张很惊讶:“真的吗?”我说:“千真万确!你不但不能入,你还必须退出已经加入了的共青团和少先队,才有美好的前程。”

小张明白后,决定谢绝叔叔的“好意”,并且自愿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同时我告诉她:相信并诚心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此后,小张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实习结束后,小张被该诊所聘为见习医生,留在该诊所见习。在此期间,小张仍然天天诚念九字真言,并抓紧时间复习业务书籍,不懂的虚心请教诊所的医师。二零一七年底,小张顺利通过执业医师考试,拿到了医师从业资格证,被老板正式录用,成为该口腔诊所的一名正式医生。

小张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对她说:“这是你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给你的福报。一辈子相信,一辈子都有幸福相伴。”小张表示:“我会一辈子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不定机缘成熟了,我会修炼法轮大法。”我说:“我等你这一天。”现在,小张工作勤奋,待人和蔼,业务熟练,成为诊所的业务骨干,工资月收入八、九千元。小张是幸运的,和她一起毕业的同学,一个报考公立医院,因院方条件苛刻被拒之门外;一个报考公务员连续三年没有入围。

2、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唐医生的哥哥严重鼻炎痊愈

唐医生的哥哥患鼻炎多年,经中西医治疗都没有治愈。天气变化、粉尘、花粉、感冒等都会引起鼻炎发作,发病的频次很高。鼻炎发作后,鼻腔很不舒服,老是不停发出“呼”、“呼”的声音,好象老把鼻涕往鼻腔内吸,尤其在与人交谈或吃饭时表现很不雅观,别人烦,自己也不好意思。她哥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情况就大为好转,偶尔复发,又继续诵念,症状又消失,后来连续诵念一段时间,就彻底好了,至今一年多没有犯过。

3、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牟医生的妈妈逢凶化吉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上午九点刚过,牟医生急急忙忙的跑到厨房来给我说:“方阿姨,我妈病了,我请假回家,把我妈接到县上看病,中午您就不要煮我的饭了。”我急忙问:“你妈得什么病?”她说:“家里打电话说昨晚就病了,病的比较重,叫我把她接到县医院看医生。”我马上跟她说:“你一定要记住救命的九字真言,让你妈妈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妈一定会很快好起来。”

下午一点多,我洗完碗筷、餐具,正在打扫厨房卫生,牟医生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手,我问她:“你怎么没有回家接你妈?”她非常激动的对我说:“九字真言真的太灵验了,我和妈妈诚心念诵半个多小时,我妈的病立刻就好了,而且没有后遗症。我和一个司机朋友吃了我妈亲自煮的中午饭,坐他的车回县城的。走时,妈妈一再嘱咐,一定要谢谢你们方阿姨。”我说:“不要谢我,是大法师父救了你妈妈的命,你们要谢谢大法师父! ”

随后牟医生讲述事情的经过:

我大概十点半钟到家,妈妈躺在床上不停的呻吟。我進屋问:“妈妈你哪里痛?”她指着小腹的右下侧说:“这里痛。”我用手轻轻的按一下她说的痛处,她就惊叫起来,痛处摸都摸不得,按着更痛。我初步断定是急性阑尾炎。我马上联系汽车,送县医院确诊治疗,可是熟悉的人都不在家。我家离公路还有近两华里路,而且是机耕道,汽车开不進来。如果人背她,小腹会被压着,更痛;妈妈走路困难,不能行走到公路。无奈,我只有请本队开微型车的中学同学帮忙送妈妈到县上,可他还在县上办事,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

我自言自语的说:“还要等一个多小时。”我突然想起方阿姨教给我的九字真言,何不让妈妈试一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看是否有效。于是我坐在床边,对妈妈说:我们诊所的方阿姨教我们在危难时诚念法轮功的九字真言就能转危为安,我们一起念诵吧。妈妈答应后,我把妈妈扶起来半躺半坐,背后用枕头支撑住,就和妈妈一起诚心诚意的、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念的时候,妈妈还偶尔夹杂一点呻吟,念着念着,每个字都念的有力、清晰,没有杂音。为静心念诵,我就把眼睛闭上,和妈妈一起念。

大约念了三十分钟,念着念着,妈妈就没有声音了,我担心妈妈是不是病情加重昏过去了,于是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妈妈,脸色正常,没有丝毫痛苦的感觉,摸她的脉搏正常,手在鼻子处呼吸均匀,原来妈妈睡着了。

我轻轻的叫醒妈妈,妈妈一骨碌坐起来,问:“我怎么大白天睡觉?”环视周围,看到我在她的身旁,一下子想起来了。我听到她的肠鸣声,然后她说要上厕所。从厕所出来,妈妈显的轻松、愉悦,病态一扫而光。妈妈高兴的对我说:“我的病好了、全好了,不用去医院了!肚子不疼了,怎么按(用手按小腹右下方)也不痛了,肚子空了,想吃饭了。”

于是,我和妈妈走進厨房马上生火做饭。我看表是上午十一点二十分。此时我的同学开着微型车赶到了我家,从车上跳下来,就叫着我的名字说:“快点收拾收拾,赶紧送你妈上医院吧! ”我从厨房出来对他说:“我妈妈的病好了,不用送了。”同学说:“你不是说你妈病的很重吗?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好的这么快?!”我就一五一十的,把前后经过给他讲了一遍,同学感到震惊,并说:“以前也有法轮功学员给我们讲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我只想这是他们美好的愿望而已,没想到是千真万确的。我要把这九字真言告诉我的师兄师弟们,让他们开车平安。”

同学和我们一起吃过午饭后,妈妈就催我回去上班了。同学执意要送我,直接把我送到诊所。

牟医生又说:“现在社会上都在谈论人类将有大劫难这个话题,如果发生劫难,可能就会象预言说的‘穷人一万留一千、富人一万留二三’,那简直太惨了。请问方阿姨,有什么方法能躲过劫难?”

我说:“劫难都是在人类道德极其败坏、业力相当大的情况下发生,上苍用‘劫难’这种方式惩罚人类,清除人中败类。中共的出现,把西方的幽灵带入东土,宣扬无神论。在无神论的毒害下,人们毫无道德可言,什么坏事都敢干。尤其是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彻底摧毁了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到这种时候上苍就会用战争、地震、瘟疫等方式惩罚人类。人类每次大劫难来临之前,神都安排了在危机中最后唤醒人类的机会,派出神的使者传达神的旨意,让好人躲过劫难。”

牟医生问:“现在神派使者来了吗?使者是什么样的?如何躲过劫难?”我回答:“使者早就来到人间,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只是他们是善良、慈悲的,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心为他人着想。凡是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都能受到神佛的护佑。”牟医生说:“我明白了,原来神的使者就在面前!”

四、团年饭

二零一九年新年,诊所吃团年饭,在餐馆定了餐,老板也通知了我一起聚餐。我说:“我是临时工,不是你们的正式员工(诊所以前的炊事员都没有参加员工吃团年饭),我就不去了。”老板说:“您不同,您就是正式员工,一定要来。”

由于这天不做饭,我就回家料理家务去了。要开饭的时候,老板又打电话叫我马上来餐馆,我说:“家里事情多,我不去了。”老板说:“您必须来!您不来,我们都不动筷子。”推脱不了,我只好去了。

来到餐馆的包间,大圆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员工们都到齐了,围着桌子坐下,正在唠嗑。圆桌的上方(我们本地称“上把位”,一般是长者或威望很高的人坐“上把位”)空着一把椅子。我刚走進包间,大伙都站起来表示欢迎。老板说:“上面那张椅子是给‘神’坐的。”我不明究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顺手从墙角处端了一张独凳,准备加在小张和牟医生中间,和他们坐在一起。

还没等我加凳子,小张和牟医生一人拽着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拉到“上把位”,要我坐。我说:“使不得,这是给神留的座位,我不能坐。”老板说:“这‘上把位’就是给您留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