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们是90后 我们都修炼(3)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接上文)

三、法轮大法使我们变的更好

修炼中,也有割舍人心时的痛楚。但只要按“真善忍”及时反思自己,那些坏事原来都是成就好事的契机。

1、去掉自卑心

沫沫以前害怕与人交流,大家都误解她冷漠,难以接近。得法后,沫沫意识到,畏惧和人交流是不对的。集体学法的时候,总能轮到她读这一段师父的讲法:“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1]是啊,不说话,怎么能给常人讲清真相呢?

沫沫找到了自己不喜欢说话的根源,那就是由于自己发音奇怪而怕被别人嘲笑的心和自卑心。她渐渐打开自己心扉,勇于和更多的人去沟通交流,在一次公司活动中,她还主动上台唱歌。

当然,沫沫也牢记师父说的:“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1]她从不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再生气也不说伤人的话,别人说给她的秘密从不外传。渐渐的,沫沫发现人们对她的看法改变了,和她的关系更近了。沫沫偶然听见同事在讨论法轮功,便主动的加入了这个话题,还邀请这位同事来自己家做客。临走时,同事拿走了《转法轮》的电子书,兴奋的说:“我保证,一定会把书看完的!”

2、“我敢炼功了”

小梦租住的宿舍有常人室友。为了安全起见,她学法去奶茶店,炼功去同修家。但有时会因没买奶茶,被店员驱逐;去同修家,也不方便天天去。她仔细的查找自己,不敢在屋里炼功,是怕室友看到不理解,自己会不安全。

小梦想,我是炼功人,怎能因为这颗怕心就一直不炼功呢?大法这么好,我怎么能害怕呢?那害怕的一定是一些不好的东西,小梦决定突破它。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她开始在宿舍炼功,炼完功,室友并没有对她有任何非议,而自己的那颗怕心却放下了。从此她天天在宿舍公开炼功,渐渐她也敢和其他人讲大法真相了。

3、病业中提高心性

小音和双胞胎妹妹都有藏毛窦(骶尾部臀间裂的软组织内一种慢性窦道或囊肿)的问题,妹妹做了手术,但缝合处留下大片疤痕,引流袋里吸出大量黑红脓脏物,术后还需要长时间插管引流预防感染。

有一天,小音的肿块也象妹妹一样破裂流脓了,她有些慌,脑袋一片空白。这时她学法,翻开就看到:“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1]

小音的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流,觉的心里很温暖。她知道这是考验,是师父在给她清理身体,在消业,放下了怕心。第二天,这个裂口就合上了。可过了一段时间后,小音又出现肿痛流脓的状态,流脓的裂口还换位置,结痂是黑褐色的,流出的脓水从黄褐色变成是带血的。妹妹看到了很担心,觉的小音迟早都要做手术,希望她别再拖了。小音说:“没事的,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不用担心。”

小音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是通过这种方式把坏东西排出来,一点一点消去业力,师父说:“那个修炼过程就是消业,就是吃苦。你不吃苦那业它消不下去,所以身体上的那个痛苦,它并不一定是坏事。”[2]果然,不长时间就又好了。妹妹摁了病患处,她也不疼。几天后,她感觉这个口子在慢慢愈合,也没之前黑了,小音心里很高兴。

可没几天,小音又开始肿痛、流脓、结痂,不过整个速度变快了。她意识到自己平常不愿看病患处是怕心,怕自己害怕,怕自己不坚定;看到黢黑一块太丑,是色心;见好起来又生起了欢喜心,执著“病”好的心。小音知道,这些不好的物质在一层层的暴露出来,等着被清除。去掉一些,就会感到自己的空间场干净一点。作为修炼人,吃点苦、遭点罪,就可以消业,黑色的业力也会转化成德,这是一举两得!师父不断的给予升华层次的机会,一定不能懈怠。

小音也更加体会到师父说的:“因为这功层次长的非常快,一个层次很短时间就过去了,你都没体察到,实际上病已经好了。后来的症状是我所讲过的“劫难”来了,你细细体察一下,和你原来的病状是不一样的。”[3]

小音把心放平稳,过一段时间就全好了,至今再没出现过。小音和妹妹同样的“病”,因为对待的方式不同,结果也是天差地别。妹妹看到了她的变化很折服,也走入了修炼。

4、放下“光环”,境随心转

成绩优秀的悠悠,原以为工作会很顺利。但入职后,却处处碰壁,身边同事们多是中年人,悠悠也很难融入。仿佛一下都不一样了,那段时间悠悠很苦闷。领导很严格,稍有不合心意的地方就大声批评指责,连其它部门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同事们常为悠悠鸣不平。悠悠记得师父说过:“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标准来要求你”[4]她没有和同事一同抱怨,感觉是自己没有做好,对不起领导。

悠悠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方案要的很急的时候,拿到家里做到半夜两、三点钟。但即便这样,还经常被领导全盘否定重做。有一次,领导在办公室里对她说:“你做的实在太差了,再这样下去,你去其它部门吧,我用不了你了。”悠悠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她向内找:以前,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不自觉的形成了通过努力能得来一切的观念。师父安排了这个环境,就是为了让自己认识到,有很多东西不是人能够决定了的。而且自己做好工作是有条件的,想得到别人的认可。

师父说:“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1]。悟到之后,悠悠努力的往下放自己的执著心。放不下的时候就抄法,一点一点的去那些顽固的东西。慢慢的,领导对她越来越好,也很少大声指责她了。午饭后,会喊她一起散步谈心。加班时,会拿饼干给她吃,耐心教她怎么改。真是境随心转啊!

5、“姐,你说的对”

麦子在一个初创学校负责课程研发。工作内容重,完成期限短。入职前,老板答应会安排三个人来做,但是入职后,让麦子自己做了全部的工作。麦子知道修炼人以苦为乐,那就好好干活吧。

她兢兢业业,把工作完成的很漂亮。平时也待人亲和,同事们背地里说她比老板更有带头人的风范。一次,开会的时候,老板为了压制麦子的风头,当着所有人的面无端的说:“麦子做的东西不行,其他人要引以为戒,本职工作一定要做好!”

麦子当时咬紧了牙,忍住没有反驳。但回家后,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哭着对小桃说:“我有一肚子的理由可以反驳她,但修炼人要忍,不能还嘴。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尽力为她解决困难,她凭什么对我这样?”小桃说:“从人的理上看,你可能没有错,但是我们是修炼人,要用咱们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你冷静下来,一定会知道这件事发生的原因。”

麦子平复了情绪,看到了师父的点悟:“稍微听到一点不中听的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个人执著就炸了,那个东西已经很顽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批评,哪怕做错了都不能被人说,这怎么能行啊?这哪是修炼人哪?”[4]“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4]

后来矛盾接连发生,麦子已经学会了真心的说:“姐,你说的对呀!”“这个问题我还没发现,多亏你指出来了!”“你能帮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真是太好了。”慢慢的,学校越办越好,学生越来越多,老板接连几次要让麦子做校长,接替她来管理学校。

6、能让爱情更稳固的是责任

燕子通过大法结缘,相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大海。两人总是为对方着想,基本没有吵架和拌嘴。

燕子刚认识大海时,总是担心他的学法情况,几乎每天都会问:“今天学法了吗?炼功了吗?”后来大海告诉燕子,如果他哪天没学法、没炼功,都不好意思跟燕子说话,觉的自己跟燕子差的很远。燕子悟到,虽然自己嘴上和行为上没有强制对方一定怎么样,可是心里的放不下和不信任已经传达到对方那里了,总觉的没有自己的提醒,对方就想不起来。

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5]。这一切都是有师父安排的,还担心什么呢?看到对方有问题,恰恰是自己在这方面有需要修的东西,不该有安排别人的心。燕子放下了心,大海反而比以前更加精進了。

燕子才修炼时做了双眼皮,心里虽然知道这是不好的行为,可是没有抵挡住想变漂亮的心。在和大海交往的过程中,燕子每当听到大海夸她眼睛大时,都想找个地缝钻進去,很羞愧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又担心告诉了大海,他会对自己有看法。那时候,心里真是煎熬呀。后来,燕子觉的恋爱双方不该有所隐瞒,就坦然的说了出来。大海不但没对她有看法,反而还安慰她。那一刻,燕子感受到了宽容和善的力量。

恋爱过程中,时常会有色欲心返出来。师父说:“尤其现在社会上什么性解放啊,这些黄色的东西在干扰着人。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们作为炼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1]

刚交往的时候,他俩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色心。后来他们明白,这些不好的执著心应该严肃直面它,不应包藏,就互相提醒鼓励,洁身自好。在大法的沐浴下,不断纯净自己。这时,他们发现能让爱情更稳固的不是情,而是超越于情的责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