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五十五岁,在区街道工作。刚开始我是因为祛病走進大法的,因得法前身体不好,全身都是病,类风湿、心脏病、肾病、尿血、尿道炎、脑子病、头疼、头昏、有时突然就没有知觉了,上街走路首先看好路,有时突然犯病走路就得直走,不会拐弯,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煎熬。

修炼大法后在一个学法小组学法,一翻开《转法轮》里面的字变的很大,五光十色,字还会跳动,真神奇呀!我知道这不是一本寻常的书,每天都认真学法。到炼功点炼功,一闭眼就看到眼前一只大眼睛,学法明白是开天目,有时干家务也能听到另外空间的炼功音乐声音,非常美妙。这样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全身的病症状态都消失了,身体轻飘飘的美好极了!直到现在我已七十七岁了,身体照样如初!

一、我家的学法小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原来学法小组被破坏,同修没地方学法了,我和丈夫商量怎么办?就在咱们家吧?他同意了,我家的学法组就一直坚持到现在,亲朋好友邻居都知道我家的学法组,因为我都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做三退了。这个学法组在师父的保护下走到今天,环境一直不错。

我丈夫天天在外边打麻将,邻居们经常告诉要小心,又来抓法轮功了,后来他负担很重,在楼下无论是派出所或街道、社区来人要上楼查访或登记他都不让上楼,在外边他直接就签字迎回去了,有一次填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承诺卡,他为了不让上楼,看护我们,他也签了,我让他写了严正声明。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正当中共邪党搞什么三标-实,挨家挨户登记,那天我们学法组最后来学法的同修没拽门,门就没锁上。早上九点多钟我们正在学法,派出所警察开门就進走廊了,快要進屋时,警察喊了一声,屋里有人吗?我推门迎出去了,警察要進屋,我就笑哈哈的往后推他,不让他進屋,我说就我一个老太太在家,你有什么事就在外边说。这时同修们在屋里发正念,两个警察说要登记,为什么不让進屋,我们也不是坏人。我想为了这个学法小组和同修的安全,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進,交涉一会,警察就走了。大家都向内找,认为环境宽松了,削弱了安全意识,人多人杂,这个房门经常锁不上,就这么开着,有同修己提过多次了,没有引起重视、学法小组都坚持到今天,师父不知操了多少心啊!

二、破除病魔假相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的乳房突然疼痛,发热、晚上疼的睡不着觉,渐渐的越肿越大,红肿的吓人,疼痛难忍,连抬胳膊都疼。平时我忍着痛该干什么干什么,家人谁也不知道,我丈夫总不让我闲着,一会让我干这,一会让我干那,怠慢一点他都不高兴。我就让他看了,后来姑娘,儿子都知道了,说肿这样,这不是好事呀,赶紧上医院。姑娘说她联系找个好大夫检查,看是不是癌症啊?不能再耽误了,家人都害怕了。因为平时我家里里外外的事和活基本就是我一个人承担,还要做好三件事。我说:没事,我有师父管、有法在,用我们的办法就能好。但姑娘心里没底,托亲告友的劝我让我上医院,我不为之所动,坚决不去医院,一片药也不吃,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外出面对面讲真相-天也没耽误,发《九评》,发真相资料,几天后发现乳房不那么疼也不那么硬了,渐渐的消肿了,三个月后恢复正常了。我姑娘来看好到什么成度,看到正常了,她很惊讶,说:妈你真炼出金刚来了,你好好炼吧!现在我们全家都相信大法了!我七十七岁蹬高爬岭比年轻人还伶俐。

三、从高空摔下安然无恙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我丈夫养几盆花,让我给花换土,我把花盆从窗台上搬到地上,我要擦窗户旁墙上的黑灰。我家是顶楼,房架高三米三,我上到窗台又踩上凳子擦墙,我让我丈夫给我洗抹布,丈夫身体不好,还剩一点就擦完了,我一换手一下子扑空从窗台摔下来了,我是后背对着地面摔下来正好砸到蹲在地上洗抹布的丈夫身上,把丈夫砸倒,我的手正对着丈夫的脸,把他砸得脸青眼红,躺在地上大叫,花折盆飞,当时我俩都动不了了,我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过会我一看他躺在床上叫唤呢,也不动,我问他你怎么上的床?他说不知道,可能是师父给弄到床上的。这时我坐起来了,丈夫说你快给儿子打电话说你摔了不能动,让他回来。儿子回来了敲门,我一急站起来给儿子开门,看到一起来个同修,一看我给开的门就愣了,但我腿摔的走路一瘸一拐的,同修说快坐下来学法,发正念,找自己的执著。我一坐下来学法,就有感觉师父在给我治腿,学了一讲法腿就不怎么疼了。慈悲的师父又救了我们老夫妻!弟子拜谢师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