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念善行救更多众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

一、在派出所里做大法弟子

二零一四年二月份,我和同修去集市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因当时没和同修在一起)。过了一会警察又把另一同修带到派出所,我就给警察讲真相。

警察说:你们觉的好,就在家炼呗,出来干啥?我说在家炼,你能听到真相吗?警察拿着《九评》看,我说:你拿回家,让你的父母看看。他没吱声。

随后,他又拿个真相片子看,我说这片子上有神传文化的故事,你看看济公为啥抢媳妇。警察又说:人家济公是修佛的。我说:对呀,济公既然是修佛的,那他还要人间的七情六欲吗?济公看到这个村子,马上要被山砸倒,让老百姓赶快离开,可是老百姓没有一个相信的。济公背着媳妇跑出来,老百姓在后面追,当都跑出来的时候,那座山一下把整个村砸倒了。这时,老百姓才明白过来,真是神来救人来了,一个个都磕头作揖,感谢济公救命之恩。济公只救了一个村,法轮功是救全世界的人,那警察不说话了。

又来了一个警察,让我录口供,把我叫到另一个屋,说:嫂子,俺知道共产党坏,象俺这个所里,好人当不上官。刚说完,又来了一个警察(可能以前修过大法),他让我坐铁椅子。我说不坐,那是给犯人坐的,你作为一个警察,是管小偷小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人,大法弟子不在这范围之内。那个警察刚要拉我坐,我说,你别动手,我有人权。我一下就坐在一个靠墙边的椅子上。

警察说:那你就靠近点,俺问你话,你能听见。我说:我不聋不瞎。
警察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大法弟子
警察问:你以前的名字叫什么?
我说:以前的名字我不要了。
两个警察都笑了。
警察问:真相资料和真相币谁给的?
我说:不认识。(因我身上带了几十元真相币,过后才想起来,根本就不能回答他们)

警察让我去另一屋里按手印,我说:“我不能按,我不是犯人。”他说:“俺也没办法,”就出去了。一会又来了三个警察,一个是所长,说:“按住她。”意思是逼着我按,这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劲,一下子就把三个警察挣到一边去了。我也倒在地上,后脑勺在地上连碰了三下,当时就感觉碰地的声音就象打雷声,但一点也不痛。

接着,我又起来,手指着那个所长,用我全身的力气喊:“法轮大法好!”和正法口诀,其中一个警察说:“使劲喊,喊破屋顶。”这时他们都出去了。

过了一会,又進来一个警察,我就坐在地上,双盘打坐,发正念,大声念正法口诀,背《论语》,唱大法弟子的歌。

二、师父保护,正念闯出拘留所

这时已经下午天快黑了,那个所长要把我和同修送拘留所。到了院子里,我才知道,我们好几位同修和我女儿(同修)在营救我俩,我心里很感动,想到师父说:“群雄集结洪流中 阶层行业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1]。

这时我女儿奋力从派出所大门挤進来,跑到我跟前,那时我最担心的就是怕连累其他同修,因我手机被警察拿去了(有同修的号码),我告诉女儿回去快快告诉同修。这时,又过来好几个警察拉着我,塞到警车里。

在车里,我给一个年轻警察讲真相,他说:我知道,俺奶奶就炼功。这时,那个所长也上了车,叫年轻的警察给我戴上手铐。年轻的警察说:不用吧!我在车里不停的发正念。

到了拘留所,我还是给警察讲真相,他们说:先不说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你们吃饭没有?同修说:没有吃。他们说:给你们弄点吃的,吃完饭,你们先去休息。

我和同修不断发正念,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如果这里有来听真相的人,就让他赶快来听真相,如果没有,那我们就不能在这里,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

到了第二天,果然来了两个女警察,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说:你们知道你们师父有多少钱吗?当时我一下就来了正念,我指着她说:“你打住,大法师父没花我一分钱。”她又说:“没花你一分钱,你知道你师父在美国生活的如何如何好吗?”我又指着她说:“你打住,那是大法师父的威德,你知道大法师父救了多少生命吗?我的命就是大法师父给的。”

随后小年纪的警察问:“你这个大姨说的挺好,那北京自焚到底怎么回事呢?”我说:“你问的太好了,电视里那个王进东身上都烧糊了,可放在腿上的塑料瓶却完好无损。你们可以回家做个实验,把塑料瓶放在炉子边,看它化不化?那个叫刘春玲的,根本就不是烧死的,是一个武警用器物打死她的,你们可以看那个慢镜头。”那个年纪大的警察说:“不早了,你们休息吧,”两人笑着走了。

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我和同修出现了病业假相,警察给我们家人打了电话,让家人把我们接回家。下午我们就回家了。

三、在家庭魔难中提高

回到家,又是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关。丈夫下班回来,就气恨的说要跟我离婚,我没吱声,我知道在那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起好作用。他见我不说话,就说:“离不离?不离婚,我把屋烧了。”手指着骂我,说:“我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俺都不要你了,你还死皮赖脸的跟俺。”还问:“离不离?”我说不离。他更火了,又骂:世界上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我家是四合院,六间北屋,丈夫从中间打了隔墙,意思是分开住,又从南边开了个大门。那个时候,我真的觉的六神无主,到师父法像前看着师父,说:师父啊!我咋做才算对呢?话音刚落,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在这个魔难中,才真的感受到什么是剜心透骨。

丈夫有时在外面喝了酒回来,又是一顿打骂,还是非要离婚。一会哭一会笑说:俺求求你了,离了婚,才能过几天好日子。那时是冬天,他在院子里坐着,我怕他冷,我说:好,你先到屋里去,你说咋办咱咋办。话音刚落,他一下站起来,直冲我头,狠狠的打了一拳,当时我眼前感觉冒金花。随后骂着说:你还给我扛火。我这才觉的这不是他的真愿,是低灵烂鬼在操控着他说的这些不理智的话,是我没做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才给我和家人带来这些痛苦。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走大法师父安排的一切,绝不会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它不配。所以不管丈夫对我怎样,我都会时时刻刻善待他,因为他现在不明白我做的这一切,我想慢慢会明白的。

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一定的。以前我没工作,丈夫有时不高兴时,就骂我说:你不去挣钱谁养你?其实,我也明白他想什么,我不工作,整天出去讲真相,他怕再受迫害,我如果有了工作,就没有时间讲真相了。

在这段魔难中,过了很长时间,丈夫对我的打骂不知多少次了。我女儿说;妈,如果我爸爸非要和你离婚,那就离吧,咱俩一起生活。我给女儿说: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害人的,离婚了,咱们村的人对大法什么看法?

我丈夫脾气火暴,也不是真的反对我炼功,因为在我炼功前后,我的身体状况,言行举止,真的是判若两人,他都亲眼看到了。在我没工作之前,夏天,我婆婆烫了脚,不能自理,我给婆婆做了二十六天饭,连公公婆婆的衣服都洗了。

婆婆好了之后,我也上班了,我用自己的钱又给婆婆买了洗衣机。现在,公公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丈夫兄弟四个,每人一个星期轮流照顾。在照顾公婆方面,我是尽心尽力:公婆爱吃水饺,蒸包,我就给他们做,整个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婆婆都说:就是你打扫,别人都不管。我就笑笑。公婆吃什么喝什么,都是我自己掏钱,给公公洗脚,别人没有一个洗的,连丈夫都说:儿媳妇比儿都强。

四、结语

虽然都是些小事,可在常人眼里他们就能够感受到修炼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善的。可是在过关中,真的很难走过来,“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3],真象师父讲的:“风雨过后天即明”[4]。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看护下,弟子真的走过那段艰难的魔难,现在我家的环境宽松多了,以前我女儿是偷着在家学法炼功,现在我们娘俩在家一起学法炼功,晚上学法炼功,发了十二点正念再睡觉。

我告诫自己,不管在什么环境修炼,就是坚定一念:“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正法真的到了最后的最后,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里,用善念善行来救更多的众生。我现在只想坚定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师父在《转法轮》中最后一句话说:“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盼望的,也是我最大的心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解体〉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