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师尊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慈悲伟大的师尊把宇宙的根本大法传给了我们,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净化了我们的身体,用大法归正了我们生命的根本。用法理开启我们的智慧,慈悲保护着我们走过重重魔难。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向师尊说一声:“谢谢师尊!”

一、我是最幸运的人

我今年78岁,自幼体弱多病,50岁以后基本就是卧床度日了。生活上靠老伴照顾,一日三餐老伴把饭菜端到床边叫我吃我都感到难。我到处求医,医生都说:“你这个病不好医。”仅仅是风湿热这一种病,就折磨了我二十多年。这种病好多医生都没见过,一直误诊为重感冒,最后是一个老军医给确诊的。还有肾虚、肩周炎、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等。屡次复发的风湿热导致的心肌炎越来越严重。我在人生的路上苦苦挣扎,对治疗失去了信心,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1997年7月初的一天,我正在睡觉,一位亲戚叫醒了我,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翻开《转法轮》,一读《论语》,就知道这是一本救我的书。我读第一遍《转法轮》,师父就开始给我调理身体,连读了三遍《转法轮》后,原本不能弯曲,不能蹲下的右腿,不仅能弯曲,还能盘腿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第二天,我去找送我书的亲戚,向她学了五套功法。

从那以后,我有师父了。师父领我走在修炼的路上。

折磨了我几十年的各种病不翼而飞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师父教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为何而生。师父的法轮大法赐予我全新的生命。我从新站立起来了,我丢掉了老花眼镜,连5号字的小本《转法轮》都看得清楚。晚上睡的再晚,只要早上听见闹钟的铃声,哪怕睁不开眼睛,我都闭着眼爬起来,眯着眼洗脸,然后打开炼功音乐。那优美的炼功音乐,引人入圣境,让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特别是炼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入静后,就象师父说的:“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1]我感觉自己身体空空的,大大的,完全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炼完五套功法,什么困倦都没有了。

二、师父给我们铺好了路

今年初始,瘟疫降临。我老伴全身发冷,饮食减少。我也出现病业假相,全身发冷。我想在这一个月内背完第三十二遍《转法轮》。我每天坐在床上,披上被子,每天背法八、九个小时。早上打坐出现腿疼,但还是坚持炼完,可是没有去悟。

三天后,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位高高大大的人,但没看清楚脸,不知是谁,这人说:“你没有参加毕业考试。”我说:“那么多关,我都走过来了。现在这里封、那里堵的。”这人又说:“你没有去闯。”

我一下惊醒,回想刚才的梦,那么清晰、真切。这哪是梦啊?这不是师父在点悟我吗?我还对师父那么不敬,真是愧对师尊。我还有那么强的争斗心,在正法修炼中还讲条件吗?眼下这环境,瘟疫降临,众生都在生死关头,我怎么不去救他们呢?这环境不也是魔炼、提高自己的机会吗?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苦心,去参加毕业考试,向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当时,各街道、各路口全封了。每家一张通行证,只许两天出去一次,到后来每天出去一次。公交车停运了。第二天,我走到关卡,出示了通行证,没有查体温。我去了农贸市场,看到要查体温,我怕查到我体温不正常,把我隔离起来,我没敢進去。我就在外面街上讲真相,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发护身符,发《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劝退了几个人,发完资料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我反问自己:“为什么怕人查体温,你信师信法了吗?大法弟子没有病,还怕人查体温吗?”我自己都觉的可笑。从那以后,我去掉了怕人查体温的心。

我每次去做大法的事,出门前都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弟子要出门去做证实大法的事,请师尊给弟子下罩,不准任何生命干扰、阻挡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出门时边走边念:“万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发资料。那一天我走到关卡,把门的人不跟我要通行证了,只是查了体温,就让我过去了。我走到另一个社区的关卡,那里的人也没跟我要通行票,只查了体温。

我找到两位夫妻同修,我与他们切磋自己的梦。他们也讲了自己遇到的魔难,我们都认为应该走出去,救人。他家有摩托车,他用摩托车把我送到资料点。说也巧,资料点同修家那里没设关卡。我把自己的梦与资料点的同修也切磋后取了资料,又给A同修送去。A同修家也没有设关卡。我把自己的梦又与A同修切磋。

这样,我就与四个同修联系上了,有人做资料,有人讲真相、发资料了。从那以后我经过关卡的时候,都不跟我要通行证了,也不查体温了。可我老伴進出这些关卡一切手续一项不落全都要通过。我想起师父在梦中点悟的“你没有去闯”。其实,师父早已给我们铺垫好了,确实是自己被人心挡着,没去闯,正如师父所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3]。

我去找了一个上班的同修,他有私车。他看到我,非常高兴,我也和他说了我做的梦。以前,他没有休息日,今年每周有两天休息日。他决定利用星期天与我一起去其它镇上找同修。

第二天,我去资料点背了两包资料回家时,看见我家与公路隔着的两道铁栅栏错开了,等于开了一个“小门”。我刚好能过,就这样我不必通过关卡就把资料带回了家。星期天,我带着两包资料从铁栅栏的两个“小门”出去了。

后来,那两个“小门”都被封了。我深知这是师尊为了保护弟子的安全特意安排的,我说:“谢谢师尊!”

同修开车和我一起去了附近几个镇。神奇的是:有两个同修是县城一个资料点的,他们回老家农村修了一套房子。当我们到达同修家刚坐下不久,就来了一位同修B,B是来取资料的。我们切磋后,同修B把我们带到了他老家。在路上有一处公路被拦着,同修B是当地人,他下车去一说,就放行了。

同修B说:“我真没想到你们会找到我们这地方来。因为邻村有疫情,昨天这里的路边都有关卡,不准外人过来。今天那些人刚好没来,不然的话,他们不会让你们过来的。”我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该找的人都找的到,该去的地方都能去。师父安排着一切,任何生命都不能阻拦。”大家都笑了起来。我们一起切磋完了,同修B说马上回家去做资料。我把带去的每种资料都给了他一份。

我们走到最后一个镇,也是最远的一个镇。这个镇同修多,但多数是农村同修。他们有需要炼功音乐的,我就给他炼功音乐;需要播放器的、MP3的、U盘的、US卡的我就分别送给他们;有需要真相视频、真相音频的也给了他们。我把剩下的资料全给了他们,有什么困难尽量帮助解决。

我们每到一处,村口都没有关卡,同修也都在家,都没有任何阻拦。回来的路上,开车的同修说:“今天我的收获太大了。那些农村同修太使我感动了,特别是有些没上过学的同修,还能读师父的法,心性那么高,悟性又好,在坚持做三件事,真了不起。以后有需要送的,交给我就是了。”我对他说:“今天我们经历的事情,又证实了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垫好了路,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去闯。”

三、家人对我的支持

我家有四个孩子,一个高中毕业,三个读自考大专毕业,均在国企一家公司上班。1999年7·20以前,我家每月人均收入300元左右。“7·20”以后,我和老三(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我被停发退休金,老三被单位开除工作。我们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从那时起,我家老大、老二和老四主动支撑着这个家。

当时派出所所长说:“要让某某家三辈人不出头。”我听到这话后,心想:“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不会没吃、没穿、没钱用的。”当时很多亲友、同事、邻居和认识的人都瞧不起我们。我家老三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关押。我被非法判刑,两次非法劳教,还曾被非法关押过洗脑班与强迫住医院。因有一资料点被破坏,我被迫流离失所两年。

师父慈悲的看护着我们。在我和三儿子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老伴和三个儿子常来看望我。老二多次对我说:“我是您儿子,无论您走到哪一步,我都会照管您。”他每月除了给我买东西外,还给我钱,有一次一个月给了八百元。最后一个月他来看我,我说:“我要回家了,你别给我钱了。”他还是给了我五百元。现在我家每月人均收入4000多元。从我被迫害开始到现在,老二除了给我买衣服、吃的、生活用品以外,给我的现金超过十万元。

大孙子毕业于国外一所知名大学;小孙子与我同住,小孙子主要由我管。小孙子上小学一年级时,看到我读《转法轮》,他也要读,我就让他与我一起读,每天放学回家独自做完作业,等着我与他一起学法,总是他等着我,常常是他催我:“快点来学法呀!”每天早晚读一讲《转法轮》。这样一直坚持读了三年多,直到我被迫流离失所。

我教小孙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上课专心听讲,认真完成作业。小孙子考入市重点中学,读高中时,全班仅仅两个同学没入团,学校叫他入团,他说我不入团。现在小孙子就读于(中国)国内一所重点大学。我说小孙子主要由我管,其实八年多时间我不在家,没有管他,真正是师尊在管他。

现在我家的钱月月有余,年年有余。现在同事、亲友、邻居对我家都刮目相看。有不少人对我说:“你真有福气!”我说:“哪是我有福气啊!我要不修炼法轮功,早就没命了。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我的一切是师父赐予我的。”

师尊慈悲保护着我和我的一家人。

四、讲真相救众生

我们当地有两个做生意的人,明白真相后,每天使用真相币。我每次给他们换八百元或一千多元真相币,他们总是很高兴的说:“谢谢!”几年来,他两家不知用了多少万元的真相币。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即使疫情期间他们的生意都没有怎么受影响。他们家孩子的业务都很好。用真相币真是有福啊!

去年的一天,我乘公交车时给同座的人讲真相,那人高兴的做了“三退”。他识字不多,我送他一个护身符,叫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那人对别人说,他打工从五楼摔下来,就象有人托着他一样,轻轻落到地上,身体哪都没摔坏,只是手臂被窗框擦破了点皮。

这事人传人的传到了我这里。这真是明真相,得福报啊!

我有一个亲戚是位百岁老人,听了真相后很相信,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十几年。去年冬天,他突然昏死在院子里,什么都不知道了,家人送他去医院抢救,三天就痊愈回家了。我得知消息后去看望他,他说:“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我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只有这几个字是我记住了。我到一个地方看见一个人,那人说:‘谁叫你来的?你回去吧。’于是我就醒过来了。”

今年初春,我和老伴去亲戚家,老伴在院子里突然昏了过去,口吐白沫。我见状立即对着老伴耳朵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的大声喊着,我听见有人说:“快叫救护车。”有人端水揪痧。我只管自己大声喊。我心里非常清楚:师父就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大约三、四分钟后,老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说:“我听到你的喊声了,我好了,我没事了。”亲友们当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亲友们基本上都是原先做过三退的。那天我发了二十多份真相资料。

今年元月初,我乘车去一个同修那里。在车上,我给同坐的人讲真相做了三退,送给他真相资料。我下车后走了一半多路,看见路边有个亭子,亭子里坐满了人。我心想: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在那等我呢!我就走上去亲热的招呼大家。他们也亲热的招呼我進去坐。并腾出一个位置让我坐。我坐下后,对大家说:“我今天是下错了车,走路路过这里。遇见大家是缘份,是天意。”大家也说:“是的,是的。”

我站起来大声给大家讲真相,明白了真相后,有七个人用真名做了“三退”,另外三个人什么也没有加入过。我告诉大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得福报。并发给他们护身符,每个人都高兴的要了,并说谢谢!有一个人说:“我还要一个护身符,给我儿子。”我说:“你儿子相不相信真相呢?”那个人说:“我儿子相信,你再给我一个吧。”旁边的人也说:“他儿子相信,你多给他一个吧。”我就又给了他一个。

最后我告诉大家:“我包里有《九评共产党》,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有2020年台历,还有真相资料。”听我这么一说,大家都争着要,一下子就都拿完了。我向大家道别时,大家都连声说:“谢谢你,谢谢你。”我说:“是法轮大法师父教我这么做的,咱们都谢谢大法师父吧。”大家齐声说:“谢谢大法师父!”

我看到明白真相的世人那么高兴、喜悦,更加感到身为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之重。我要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